【谭陈】【江苏卷】来来往往

本次联文之主题为2017高考作文。


本文为江苏卷(2017),作文题目为


车来车往,车的种类纷繁复杂,生活中已离不开车,车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和观念的转变,车代表了社会的发展。以此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预警


私设度度是吸血鬼 ,谭宗明是普通人类变成吸血鬼/ HE,不排除中途玻璃渣


本文字数及相关要求严格遵守2017年江苏省高考语文试卷相关规定,前言不计入正文字数


————————————————————————————


你时常能在香榭丽舍大街上见着装饰豪华的马车,那诱人的香气和可爱的人。——题记


陈亦度出行,从前是靠定制的马车。现在自不必说,有定制的奔驰载着他满上海地跑。看浦东耸立的高楼大厦,西装革履的、妆容精致的人在里面进进出出还要一边快速地讲电话——跟巴士底狱毫无差别,只是囚犯换个时间重新出现在现代化都市里。他们用水族馆代替海洋,用涮羊肉代替草原,然后在会议室里大谈所谓的“自由”“平等”。


那天他的奔驰碰了前面的保时捷。拍照,撤现场,交换联系方式,自有保险公司替他料理后续事务。临走时交换联系方式,两人不约而同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名片——竟然连个碰擦都能遇到下一季度的合作对象。


而这人却在他的轨迹里有了一点密不可分的交集。


谭宗明邀他一起商讨合作案,有意无意替他挡了潜在的漩涡,还一起去吃沪上最有名的馆子——从里弄到陆家嘴的高级餐厅,甚至为了一份正宗的配料,两人还一起绿皮火车坐硬座颠了三个小时跑到古镇去买。


回程的时候他拎着调料,坐在候车室的长椅上看安迪发来的报告书,陈亦度对着手机里不停地讲。抬头看见女孩子一个人拖着行李箱,看见妈妈去打开水泡面哄着孩子吃两口,枕着蛇皮袋的打工仔,看见很多人——神色匆忙者,疲惫者,欢喜者,面无表情者。


是芸芸众生。


陈亦度坐在火车的窗口,看着谭宗明的侧脸。想到巴黎那位可爱的人陪他耗尽了最美的十年,陨于战火。本来以为几十年之内,一切都黯淡着,他也只不过是这趟旅途中的过客。人世祈愿的天长地久,鬓染霜雪,他是没有的。忽然就觉得从蒸汽机车到高铁动车,永恒的生命不如轰轰烈烈几十年的飞速来的痛快。


谭宗明正式追他,以一种很凶猛的态势。像大白鲨追逐猎物——认真且不顾一切,完全地放纵开来。他回应回的更激烈,对着浦东的夜色换了一个长吻,开始新一轮地追逐契合。电光火石间他想起谭宗明在郊区俱乐部开法拉利,银色闪光一个甩尾漂移过弯,非常完美。


完美不可能永远完美,却在绝处逢生希望。


陈亦度端着高脚杯慢慢喝,坦白得很彻底。他以一种毅然决然地态度告诉谭宗明这件事,没想到谭宗明放下正在切割牛排的餐刀,抱他。


“是吸血鬼或是别的,什么都无所谓。”谭宗明下巴抵在那宽阔而有型的肩上,馥郁的果香从唇齿间吐露,字字铿锵,“能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遇见你,是注定的。”


“Je't aime,陈亦度。”


大多数人不能用意志影响现实,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能做到,但陈亦度不是,他的意志强大到让他真的寻溯到了答案。那晚他破天荒要求谭宗明写一个愿望,一笔一划的认真写。最后两人同时打开信封,相视一笑。


“愿长相厮守,到白头。”


来来往往,林林总总,终归心安一处。



【后话】


甲子年数后,有人曾见挺拔身影英俊如初——还以为是花了眼哪。


评论(1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