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靖】乌兰巴托的夜(小段子/现代AU)

从前几天一直开始沉迷于这首歌,先是听了谭维维的现场版,后来又从《跨界歌王》上扒出了江珊、苗圃唱得版本,两版都各有味道,实难割舍。


私设:胡八一干完最后一票已经隐退,萧景琰是一位知名画家,来到草原上采风时遇见胡八一。轻微ooc,如您无法接受请慎重


原曲请戳链接


————————————————————————————————————————


1、


草原上的夜,星子总是分外清晰。


胡八一最爱的消遣不是抱着手机浏览新闻,也不是打网络游戏,而是躺在室外看星星。看每一点或明或暗的光,有些发蓝,有些发黄。当他仰望夜幕星河,心情总能不知不觉间平复下来。


心情平复下来的时候是利于思考一些事情的,也可以用来思念人,即使那人从这草原上已经离开了五年。他也习惯饭后捧着搪瓷缸子泡上铁观音,进行一场伟大而无声的交流思考。


凉风穿过空旷的草原,穿过成堆的芨芨草和牧野,有沙沙的响。这在夏天的夜里无疑是很好的享受——用涮羊肉代替草原是再蠢不过的行为。


他闭上眼,黑暗里有微笑的脸浮现出来,恍若在旁。


2.


彼时胡八一干完最后一票金盆洗手,躲草原上和王胖子过着逍遥日子。开心时能就着烤肉对瓶吹燕京啤酒,不开心时自己整俩炒菜坐坡上与万物共酌,日子过得如意且顺心。


直到遇见那个来采风的画家。


他以为那些画画的身上都脏的不行,嘴里叼着画笔,身上沾满了颜料和石膏粉之类的灰尘。但这个背着画箱的青年头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像是草原上夜里的凉风——干净而澄澈。


年轻人叫萧景琰,是大城市里一所大学的老师。这次来草原采风希望可以就近找个住的地方,他问他是否可以在这里借住几星期,房费照给。


他答应了,在如此圆润而干净的眼睛面前,恐怕谁都无法拒绝。


萧景琰有时很早就出去,登上旁边的山坡拍日出。看天边一点红从喷薄到初露,最后一举冲破地平线。黑暗虽长,终有光明可加期盼。胡八一有时起得早,就站山坡上去醒醒神。看见萧景琰朝着东方日出的方向笔直站立,庄严而肃穆。


每天日出日落还不都是一个样,只不过大城市里水泥盒子多了去了,城里人见得少。


胡八一是这么想的,他又盯了一会萧景琰,觉得无趣,准备回去煮奶茶。抬头时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同。


他望着太阳升起的那方,眼里水光粼粼,泪流不止。


3.


第一周到周末,萧景琰终于开始动笔。一画就到深夜里。


画的是油画,一草一木都栩栩如生。他看着像是俄罗斯那块的风格,写实的底子非常扎实。远方的马背坡,天上的云彩,竟然只要颜色的调和就能留在画布上。


萧景琰知道这个房主似乎对他画的东西很关注,倒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继续着自己的创作。直到胡八一在旁看了半天,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内心世界若能做到如此空旷,必定是很不容易的境界。”


4.


事情的轨道在不知不觉中就偏离所有人的预料。


胡八一虽然不精于此道,却能在万千陈杂中直击要害。两人开始探讨绘画,探讨用色,最后到其中灵魂所在。萧景琰本是严谨的学院派,却在金陵任教的几年里逐渐养出了一股来去如风的洒脱。


“如果我要给这幅画取个名字,胡先生可有好的建议?”


“一幅风景画要什么名字,不过你这画的是草丛波动,蓝天白云,《无声》。”


胡八一没看他,随手倒掉昨夜搪瓷缸里头的陈茶。


萧景琰盯着他,目光里头一回沉淀下不一样的东西。


5.


那晚萧景琰亲自下厨,做了不少金陵的菜式作为答谢。胡八一尤其爱那盐水鸭,对于吃惯了草原上牛羊肉的胃简直是甘霖。配上香醇的马奶酒竟然毫无冲突,连萧景琰都就着鸭腿,一杯接着一杯往下喝。


但萧景琰有些低估了马奶酒的后劲,醉倒在房间的床上沉沉睡去。


胡八一又自斟自饮了两杯,才发现旁边说话的人已经躺下睡着,却不自觉被那平和面容吸引过去。平时专心绘画是认真严肃,睡着了倒分外安静。正着看侧着看俯视着看……都是说不出地精致帅气。


怎么会有面容如此美丽的人?他想。


6.


萧景琰统共待了快一个月,终于要回金陵。


晚饭吃过之后,胡八一照常捧着搪瓷缸子出去看星星,却越看越看不下。把南边那几颗和这边,这边的连起来,勾勒出一个人的轮廓。他以为自己眼花,扭头再看,还是一样。


萧景琰收拾完行李出来,见胡八一躺在草地上,欲言又止。他看着躺在地上的胡八一,眼底的水光暗淡着。虽无白天太阳光那么耀眼,如果此时要是有人看到,一定会惊诧不已——那眼底分明酝酿着一片星河,就像草原夜里,天上的星。


胡八一第二天大早起来,隔壁王胖子呼噜声震天,却不见萧景琰身影。桌上留了字条,他没看,只是凝视着桌上放着的几张素描。


全部都是他,躺着的,笑的,严肃的,闭眼的,在讨论的时候,在厨房的时候……他从这些笔触里看见自己,看见了不可言说的东西。


不可言说的那些,像是这乌兰巴托的天上,无言的星。


虽沉默亿万载时间,却最了解每一个人的心境。


7.


胡八一像是旷野的风,一路南下直入金陵。


他四处打探金陵有没有一个叫萧景琰的美术老师,终于在大学城里问到了消息:萧老师带研究生去甘肃了,得过段时间才回来。


学院里的人问他要不要给萧老师捎句话。他顿了顿,提笔写了张字条给那年轻学生,嘱托他一定要亲自带到。


临上车时他满心期盼,而这满心期盼一直期盼了五年。


胡八一叹气,起身收了椅子往回走。夜里风凉,却隔着大老远听见胖子喊他。


有人给他来电话。


8.


胡八一和胖子一起搬去了金陵。


随身带的书里夹了一张画纸,上面什么也没有。只淡淡用铅笔涂了一层,隐约有上层留下的字迹。看的分明时,就辨认出来那写的是什么:


满张都是萧景琰和他的名字。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