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05 (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重口)

前文传送门:02 03 04

关注TAG斩暗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超长假期四天一更。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重口/亲生父亲多次强暴女儿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

05  真实

媒体新闻自有人出面处理,李熏然回到队里,头一件事就是把四个嫌疑人的资料又摆在一起。

他面前的是一团被揉乱的毛线,杂乱无章,四处分叉。追着一根拿出来的时候又分裂成更多条,没有一条是通畅的。处处端倪,无从下手,这时候难免是心烦。偏生手机不合时宜地也跳起来,李熏然看看备注,心情又雀跃。

“闲着没事,要不要给你送个晚饭过来?”

“大热天没胃口……”

在热得见鬼的蒸笼天里跑了半天,能有力气就算不错了。小李警官的胃虽然空虚,无奈没了进食的兴致。

“都快到警队了,也不出来迎接一下?”电话那头笑了下,“今天可有好东西。”

李熏然挣扎了一下,没起来。想全身一用劲儿尝试一下,干脆结结实实地坐到了地上。好巧不巧地看见凌远拎着两个保温桶,从楼梯上来。

看着面前的小卷毛几乎都快把头埋进保温桶,凌远没忍住“噗哧”一声,甚至还偷偷举了下手机。

李熏然解决了一份萝卜鸭翅汤显得心满意足,张嘴又忍不住开始跟凌远吐槽,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有保密协议。案子一天不破,难免人心惶恐。媒体舆论迎风而起,在这里待了二十八年,这么大的事怎么会落到宁市了?

他往窗外看一眼,天还亮着,却灰得很。

凌远认认真真听李熏然倒了半天苦水,无奈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收了保温桶去安慰两句。离开时也是一个人,静悄悄地。回头望一眼刑警队楼上,将彻夜的灯已经亮起来。

凌远刚坐进车里还没两分钟,车载电话接入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很久不见啊。”

“季队长怎会有空打电话给我?最近的案子警方应该够头疼的。”

“有空出去转转?”那头的声音低沉两分,极认真地又开口:“投饵垂钓,郊区农庄就很不错。你要红虫还是窝团?”

何为“鱼饵”何为“垂钓”,凌远一听就摸透彻,嘴上却让季白给他时间考虑了再答复。

他谨慎,以自身利益为先,沽名钓誉,总是由他去做很多事情,出面某些场合,认识某些人……

于是他厌倦,他恐惧,接着悄无声息地逃离。他刻意让自己卷进一张盛大的网,做一些违背本心的事情。以前还不明白这些所谓“意义”何在,现在似乎有了一点方向。

车刚好停在SOHO附近,最繁盛的活动,最鲜美的人物,最昂贵的首饰,还有最精致的美食都汇聚在这里。这一切太平静,却在正常轨道上——小情侣手牵手走过音乐喷泉,挎GUCCI包的女士施施然走进德基的旋转门后面,老人坐在路边乘凉,广场舞的音乐还是照常地响亮……

如果,他想,如果有一天这些习以为常的东西顷刻颠覆了会怎样?

电话没断,那头有鞋子拖沓,有人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听着像是李熏然的——尾音还挺长。

“考虑好了吗?”

面前的彩色开始远离他,光线消失了,声音消失了,那些精致地、美好地被人从橱柜里敲成粉碎,随意地丢弃在路边。回头的时候没有半点熟悉,没有任何痕迹证据能证明他还留存在这世上。

若直到灰色蔓延至脚边,才为时已晚。

“鱼要都喂饱了,再高超的技术也钓不上来。季队长这饵料可要有分寸。”

信号灯换个颜色,金融中心依旧如常繁华。

凌远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到药店里,绕过一排柜子转到仓库里的小门进去。那里不过两三个车库大小,却五脏俱全。笔记本电脑亮起来,邮箱里已经躺着附件。他是学医的,切过死人,取过各种奇奇怪怪的肿瘤肝脏,自认为有足够的勇气可以面对,却错的离谱。

尸体图片被放大,凌远开始皱着眉头看。

刀从胸锁乳突肌后段入,以弧形经过颈夹肌,冈下肌,背阔肌,从臀大肌出。刀片极其锋利,图上尸块无较多筋膜粘连。左右两边一样的处理拼接手法,外人看来是血腥残忍,在学医的看来能处理至此亦是一种独到艺术。

流畅的线条,饱满的体积感——像米隆的雕塑。

大二时他系解课上的很好,研究人体和那些神秘的元素更是为数不多的爱好。屏幕上的图片一张张翻过去,资料也在一杯杯咖啡里摸个大概。如果凶手层层布局、心思缜密至此,警方这次是真的有大麻烦。

坐了太久起身明显就头晕,黑白散去间恍惚看到了那小孩儿今天的吃相——头都埋进保温桶里,嘴角有颗可爱的葱花,他没说。

帮那小孩儿,也是帮自己。

季白在准备布一张网。

李熏然嚼完早饭刚到队里,一张Visa贵宾卡扔在他面前。

“换身衣服,然后跟我去VC逛逛,帮我挑一块手表。”

在VC的专柜前转了三圈,李熏然终于借着挑手表跟季白杠上了。

“跟你说皮带容易变色,你喜欢运动还偏要买这个!”

“可我就是喜欢这个款式。”季白很悠哉地翘起腿,晃着手里还剩个底儿的一次性纸杯。转身又仰头望着柜员勾动嘴角,“我不希望看了三十分钟就得到这个结果,让我跟你们负责人谈。”

柜员没想到季白还是个玩手表的行家。一个电话唤来了负责人,然后盯一眼坐在柜台前的帅哥,悄无声息的借口去添水开溜。李熏然抬头看一眼从后面走来的西装男人,戴着眼镜,容貌还算不错。走近了有淡淡的松木调香味,绅士且稳重。

“您好先生,新出的这款三眼的属于高级定制,听销售顾问说您非常希望换表带?”

“对,我需要金属表带。不过如果是托尔比朗,我还可以再看。”

“先生真是好眼光,”西装男顺手扶眼镜,从胸前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季白,“下星期托尔比朗系列会有三只表从瑞士直接到我们专柜,您可以提前打电话跟我联系,我发款式图给您。”

季白很随意地让名片在手指间转个圈,黑底卡纸,烫金的。

“那裴先生,我们下周见。”

他把名片丢给李熏然,李熏然赶紧装好名片小跑着跟上去。两人从旁边屈臣氏兜了一个圈子,从正门绕出去。宁城的天气又开始犯病,来时的阳光普照已经被低沉雷声取代。季白扣着安全带在副驾驶上打盹,冷不丁冒一句话:

“这个裴旻舒还真有意思。”

“不如你先说?”李熏然抬脚把球还给季白,车停在红灯前。

“他的名片质地厚实,不是一般纸质。采用了特殊的熏香工艺来进行处理,长时间接触名片手上会有残留香味。黑底烫金彰显身份地位,看他表面就是一典型事业成功的精英男。”

李熏然猛力嗅两下,觉得这味道还挺好闻。

“跟他身上的木质香基本一模一样,不会是檀道吧?”

“警校什么时候还教辨认香水了?”

季白摇头笑,没想到李熏然很认真的扭头过去看他。

“真的很像蒂普提克的檀道,稳重而不失内涵,很多成功人士都钟爱此款。或许我们下次可以旁敲侧击一下,说不定有收获。”

“刘健康的财务波动继续跟,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了,有没有人忍不住······绿灯了。”

后半句话只能自己吞了,李熏然撇嘴。发动车子缓慢离去。本以为只是下一阵就会停的阵雨,却没想到开在半路便越来越大,到队里一刻钟的路程硬是耗去半小时。刚踏进大门赵寒便过来,说是人都在会议室到齐了,马上开会。他抱着笔记本电脑刚踏进会议室,抬头看见凌远一身衬衫休闲裤坐在左手边的一个位置,正低头翻着材料。听到门口有动静,便抬头望。

李熏然似乎对上一潭深水,深邃且无波澜。

先是震惊,再是诧异。他熟知这波澜的出现代表了什么,他想劝阻,可是已经来不及。有些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于是他右手握拳放在胸口,朝凌远比了个动作。凌远会意,朝着他点了点头。

————————————————————————————————————————

明薰:我错了,我应该好好学习努力写文的······

凌远:【面无表情】

李熏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卷宗】

明薰:看来案子比我重要(委屈)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