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06 (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重口)

前文传送门:03 04 05

 


 

直接关注TAG:斩暗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超长假期四天一更。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重口/亲生父亲多次强暴女儿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

       06  迷离

       李熏然没想到凌远会搅进来,还是以特别顾问的身份。

        以这个身份进驻到某个案子中,不是上面来了专家,就是身份非同寻常。

        他跟凌远自从大学认识来才六年,今天居然会在时间中的种种因素导向下共同工作——只是身份不同。不同的也只是身份,责任却分外沉重。

        陈端介绍完了现有案件的基本情况,扬声道:“从之前几宗时间较为久远的开始,到现在最近的一起总共发生了六起。受害人中四位为年轻女性,年龄分布在20到30之间。另外两位则是未成年少女,一名16岁,一名14岁。”

       “很随机的年龄分布,单从年龄数据上看无法显示出凶手选择作案对象的规律。作案动机明确,专挑容貌姣好的女性下手。”季白用笔点点桌面,视线看向坐在对面的凌远,“凌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谈不上发现,一点有趣的东西倒是有。”凌远切了几张幻灯片,都是受害人切过的尸体,摆得整齐有序。但越是平整的体块分割,越让在场干了多年的老刑侦感到棘手。没人会喜欢敌暗我明的感觉,那是暗处的一双眼,无时无刻的注视和搅弄。而警方的焦头烂额,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品一杯红酒那样清闲自在。

        理智还是魔鬼?这是一个问题。

        凌远极认真的听完发言,开口道:“首先,嫌疑人医学知识非常丰富,分解完尸体还分类摆放,这一点就远非普通人所及。第二,受害女性全部遭受过性侵犯,且在犯罪现场留存相同的玫瑰印记。这个标志是否对于嫌疑人有特殊意义?”

       “可玫瑰花商家也经常使用,范围太大了,我们跟本没法查。”后头有一人也举手发言。一个玫瑰花标记就足够让他们头痛很长一阵子,如果不缩小范围或者是寻找到切入方向,就会导致警方非常头疼。凶手又继续逍遥法外,开始新一轮的恶性循环。

       “不过,”李熏然用激光笔圈投影上的玫瑰印记,“比较每一个印记都能发现,玫瑰绘画精致,说明凶手对图案熟悉且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这一过程。现在无论是书籍封面,文字描写还是商品包装,都是我们的重点切入对象。”

       “李警官不妨可以先从相似度较高的图片筛查下,或许这样好入手些。”

        凌远抓着图片低头看,边冒出一大串话来。

        李熏然再低头看他,似乎正抓着个黑笔在纸上涂画着。季白倒对于凌远的思路不置可否,给众人分派下去任务之后就宣布散会。

        其余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凌远仍旧低着头在纸上不断地画。李熏然凑过去一看,纸上画的全是玫瑰花。学医出身,做笔记、做实验时常要画些人体结构图。血管的位置,肝脏的构造,容不得半点差错。笔尖在纸上游走间,一朵与那图案基本相同的花跃然纸上。

       “远哥,你都画了一整张纸了,什么情况?”

        李熏然发现,自己是没有一点所谓的“艺术细胞”的。

        他看凌远画每一朵玫瑰,从生涩到熟练,最后栩栩如生。自己也抓着笔坐下来,一点一点歪歪扭扭地画。画到一半就投降。

        凌远看那小孩儿画的困难,忍不住笑。便起身去握他的手,跟他一起画。

        那小孩儿手有点冰凉,温暖包覆上去,两端逐渐交融平和。手指也修长的,握起来舒服。他便抓着笔一点一点耐心地在纸上游走。李熏然一开始是不习惯这么近的距离的,后来看凌远画得很投入,也认认真真的在纸上画。

        画了一两朵,李熏然放下笔。开口同他说:“这不会是红玫瑰。”

       “为什么不是?”凌远很自然地松开他,抬头看。

       “这不是热恋也不是爱情呀。”

        李熏然往沙发椅里寻个舒服姿势,忽然开口问凌远:“从第一起案件开始,到现在一共多少起?”

       “六起。”凌远收拾桌上的纸张材料,转头看见李熏然忽然皱眉头,觉得不太对。“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怎么会是顺利呢?”李熏然窝在椅子里,伸手把平板往凌远那儿推推。“他还想表达什么?”

        凌远凑过去看平板,是玫瑰的花语和代表含义。他忽然看到了百度百科里明白地注释。

    【6朵切花“红玫瑰”:顺利】

        凌远从警局参加完会议出来,开车回家。药店今天生意不错,有个老板订了一百个家庭药箱,说一周后来提货。小店员打电话给他说一切顺遂,让他可以不用来,他来打理就好。

        他微信上回一句:没什么事就早点下班,有空请你吃饭。

        到家时天色已经昏沉,凌远拎着包往单元门里走。走到自家楼下,旁边单元里灯亮,走出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姑娘,瘦瘦小小的。有个中年模样的男人从单元门出来开车门。邻里之间客套两句对于他来说是不太容易的,他拎着包跟男人打招呼:送女儿上课啊?

        男人转头看他,笑着点头:是啊,您下班了?

        凌远也微笑,然后转身进单元门,满脑子都是那个背着包一言不发的小姑娘。怎么会眼熟呢?他转身坐电梯上楼,光控系统在他一进去的瞬间点亮了整间屋子。

        台前灯火熠耀,暖黄的光打下来,像那小孩儿嘴角的笑,手中的温凉。

        要是一直都能看到该多好,凌远不自觉地笑,缱绻了自己都毫无察觉的温柔。

        警方紧锣密鼓地查案子,李熏然收到VC裴先生的邮件,附件里是款式图。跑去拿给正在翻图片的季白看:你挑一挑款式?季白随手一点。李熏然把长条往下拉拉,看看价格,也很不错,顺带着感叹他哥的眼光真不赖。

       “三哥,裴旻舒这边怎么说?”

       “放点出去试试反应,上钩就动手。”季白把烟头丢在地上碾灭了,转过身看李熏然一眼,似笑非笑,“有话快说,我他妈今天还想快点下班。”

       “我在想这个嫌疑人的作案次数,是否跟玫瑰的对应花语有关系。”

        李熏然理了下思绪,把自己的想法完完整整地跟季白说了一遍。季白点点头,转身拎着平板电脑就要往外走。

       “三…三哥你去哪儿!”

        李熏然跟着冲到门口,看见门口的SUV窗户摇下来大半,戴着墨镜的庄恕坐在驾驶位笑着跟他招招手。

        气的小警官当晚发一条朋友圈:拒绝狗粮。

       石薇看见凌远,她约摸认得那人是谁,同时也顺带着回忆起另外一个哥哥的样貌。但对于父亲本能的恐惧,很快她就将闪烁的眼神换成了死气深沉。

        今天父亲难得开车送她去上长笛课,却说自己可能今晚没法接她回家,会有人送她。还准备了点心放在书包里。老师说今天要教她的曲子,她其实早就练得滚瓜烂熟。重复学习同一样东西,是对时间和资源的最无效浪费。

        父亲那时准点下班回来,辅导她作业,很严肃地同她说这些。可是现在父亲不说她了,却更忙,自己就那么被遗忘在散成尘埃的时间中。

        她打算偷溜出去,一节课两个半小时,长得很。

        凌远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查资料,忽然接到电话。是个有些陌生的声音。

        他放下笔记本电脑,将手机举在耳边,听到那个熟悉而轻快的声音。

——————————————————————————————————————————

【朋友圈后续】

            李熏然:拒绝狗粮!

            点赞:庄恕,季白,简瑶,凌远等4人觉得很赞

            评论:庄恕:没事啊然然,你会吃到更多的🤗

            季白:值班时间玩手机,下个月奖金是不是不要了🌚

            凌远: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简瑶:hhhhhh心疼你啊熏然😂😂😂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