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想要去的地方(300粉点梗之一/一发完)

 灵感来自波斯诗人欧涅尔的一首小诗:


“要你一杯酒,一块面包,一卷诗 ,只要你在我的身旁,那原野也是天堂。”


涉及CP:谭宗明x赵启平


写给:维庸有九命 @维庸有九命 



希望你喜欢它!其实它很短······


————————————————————————————————————————




       谁说医生业余之时就不能做文青?


       小赵医生抓着手机瘫在沙发上,划拉掉一条推送消息。随手打开个人博客。迎面就是一行大字:


      #想要去的地方#话题征集开始!


       难得假期,想要去的地方太多了。去秋叶原海淘以前的老番漫画和手办,去郊区爬个山顺带再住个民俗,去SOHO新开的店铺淘德沃夏克的专辑碟······对于他来说都是诱惑不浅!奈何三天太短,出国肯定不行。约着老谭去爬爬山总应该可以?常年久坐办公室人群,缺乏锻炼。更重要的是那山跟佘山离得不远,风景却是实打实的好看。


       谭宗明恐怕也很久没有给自己放过一个假了。


       说办就办的赵启平微信上一条消息跟过去:周末有空否?一起去山里转转,住一晚民宿再回佘山?


       谭宗明几乎是秒回:当然,我来准备。


       赵启平扔下手机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翻箱倒柜地扯出一只登山包往里装衣服。只去一天,而且民宿还可以订双人餐。自己带个天文望远镜去,还能仰看满天星斗。清早推开窗不是钢筋水泥,闻到的不是双氧水和碘酒,听到的不是濒临时的痛哭。环抱群山,落雨之后泥土的味道和声声鸟鸣对于他们成了奢求。当再一次可以亲近的时候,就更弥足珍贵。


       周末赵启平屁颠颠地主动要求开车,XC 90经谭宗明亲手改装,跑在高速上简直让他 要哼一首民谣才算过瘾。车一路开到民宿,两人才背上行囊,徒步前进。


       夏天的燥刚离去,而这凉爽才将登场。两人穿行在繁茂树木中,还要不时低头让开树枝。阳光漏下来,和未散的水汽折射出美丽的线条。每一脚都踩在树叶、草堆和枯枝上,久违的贴近土地。赵启平想,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圣经里讲的一点也没错。


       谭宗明虽久坐办公室却也时常锻炼,步速与赵启平相比竟不相上下。可即使两人行进速度保持不掉,也才在正午时分到达溪边的露宿点。赵启平很娴熟地架上烤架,捡来树枝点着火,转头还在溪边打水煮汤,搞得谭宗明只能坐在旁边的折叠椅上干看着那忙碌身影。看了半天就看的仔细了,看那笔直的腿,圆润而翘的臀瓣,颀长地躯干。看熟练的动作,看他单膝跪在煮锅前的影子,镌刻在心。


       一脸痴汉样的谭宗明丝毫未意识到,自家爱人不仅已经笑的不行,手机里早已有黑历史躺着。赵启平不忍戳破他,盛了大半碗鲜汤出来吹一吹递到谭宗明手上。谭宗明低头喝一口,菌菇的鲜香,肉骨的浓厚,任何一个厨师都做不出这一分让人贪恋的温暖。他想到在新加坡街头吃的肉骨茶,入口醇厚,却难让他的胃再有丝毫波澜。


    “跟肉骨茶烧法差不多,只是我改了一些配料,再配着面包吃。”赵启平伸脚把远方的塑料袋够过来,抓了个全麦面包递给谭宗明。“人间美味。”


       谭宗明依着爱人的建议,小口饮汤,完了咬一口面包。肉香和鲜味缠绕在口腔里,实在是比他在任何一家中餐馆吃到的排骨鲜美得多。过于依赖调味料,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


       赵启平扯两只纸杯,斟了半杯红酒递给谭宗明。自己抓着纸杯跟他来个cheers。看他一改往日正装优雅用手抓着排骨,盒盒盒盒盒。


       谭宗明丢了骨头,伸手在那好看脸上摸一把。小赵医生赶紧一摸,一手油腻。去溪边洗脸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瞪一眼幸灾乐祸的人。一看还在笑,哈哈哈哈哈。


       除鸟鸣与溪水,唯开怀笑声破了当初静谧。


       谭宗明要午休,干脆扯了个吊床窝进去。赵启平靠着大树底下,从包里翻出本书来认真读。


    “什么书看的这么入迷?”


    “友谊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在于: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赵启平细声读了一句。


       谭宗明翻个身,很艰难地从吊床上探身出去看那本书。“但「我爱他,是因为他像爱情本身应有的样子」。”


    “王尔德告诉你爱情本身应有的是什么样子?”


    “你的样子。”谭宗明回以微笑。


       赵启平又盒盒盒盒盒,回头勾住谭宗明颈部,沉沦进松木的沉稳优雅中。唇舌狠烈地交锋,近距离对峙,双方都张牙舞爪难掩锋芒。


       吊床吱吱呀呀地晃。


       

       一小时后谭宗明准点醒。听见赵启平还在翻手上的书,还是中午的光亮,恍然却不知已是几时。偶尔来小住一段时间,实在享受。入秋虽然天气舒爽,天黑却也早。两人即时折返,返回民宿时也已经完全黑下来。门口路灯只能照亮一小片,隐约见个台阶罢了。



       老板戴副金丝眼镜,见面就让他们上阁楼。晚饭的菜很快就有人送上来。谭宗明对着一坨和鸡蛋搁一起黑乎乎的东西看了半天,挖了半勺往嘴里送,也没吃出个所以然。问老板,老板答曰:地皮菜炒鸡蛋。


       地皮菜是啥,下过雨之后土里冒的,一片一片跟泡发的木耳挺像。


       赵启平用筷子夹了另外一样菜给谭宗明,示意他尝尝。花椒爆香,菜籽油清炒,清炒苕尖吃的谭大鳄全身舒畅。溪水里现捞的鱼剔骨,剁碎了做丸子。连着冬笋和其他食材一起做个大菜,赵启平都只顾着低头吃。完了谭宗明用土灶锅巴泡汤嚼一碗,彻底告别减肥大业。


       人间难得几回尝。


    “平平,得问你个事。”谭宗明抓着块水果往后靠,“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多了。我要去秋叶原淘手办,还想去非洲大草原看狮子,浦东新开了一家火锅也想去吃。”赵启平划拉糖水里的芋圆,“天下之大何处都好去,但我想去你心里。”


    “我也是。”



       赵启平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完了卷进被子里看书。看了没多久,大鳄凑近小赵医生。头发还湿漉漉的,有柑橘和青草的清爽味儿。他把书放在床头柜上,抓条毛巾对着大头一顿揉,揉完了捧着那张脸吻下去。


       谭宗明回答,顺势宣告主权一路向下。吻掉锁骨上的水珠,驻足于乳首,却并不满足于此。他懂这身体的每一寸,于是便向下覆上那灼热挺立的地方。赵启平昂起身体回应他,追逐和共同是他想要的。


       于是衣物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全部甩到了地上,也不知是谁先撕开的银色包装,丢了拖鞋搅乱了被子。


       乱了才好办点爱做的事儿。



       小赵医生第二天醒来,桌上已经放好早餐。西洋的肚子中国的胃,一杯温热橙汁先咕咚一大口,完了大嚼培根和水煮蔬菜。最后一个火腿蛋三明治送下肚,完美。


       谭宗明坐在露台上喝茶,边划拉着平板上的协议书。转眼功夫已经喝了第三泡。


       有风从露台上吹进来,静谧恍若隔世。


       小赵医生忽然觉得这就是他想去的地方。


       不是远方,也不是风雨兼程,只要有你在身边的地方,哪里都去得。



      -END-



       史上最简短后续:


       赵启平(抓着手机一脸兴奋):老谭!我中奖了!5000元旅游基金啊!


       谭宗明(平静):这次我们去日本吧。


       赵启平(懵):啊?


       谭宗明(很平静地打开一个订单):世界这么大,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