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多cp】琅琊坝子(短/一发完/吃火锅脑洞)

本篇涉及cp及人物:庄季/凌李/胡靖

一帮吃货们的小故事,无虐,请不要半夜食用!饿死概不负责!!

 @蓝色咪咪cat 你要的萧景琰喝啤酒来了

————————————————————————————————————————

1.

        李熏然和赵启平,是上海不折不扣的美食双地图。凡经他俩之手在某点评上点评过的美食,短时间内就在上海餐饮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前阵子赵启平下班途径外滩一商业广场,发现一家装潢别致的火锅店。一看名字,嗬,还挺新颖——【琅琊坝子】。

        真是够新颖,够别致。

        赵启平于是赶紧抓拍了两张,发朋友圈一条:沪上XX区新开火锅店,有没有人走起?

        瞬间虏获一帮吃货好友的响应。

2.

        李熏然干脆动用一天年假,赵启平换了值班,凌远一心不让这个小祖宗单独出去,干脆甩班给了李睿。庄恕本来来不了,结果愣是被季白给从第一医院拎出来。

        至于谭大佬,直接订好了包间备好了酒水果汁,等着他的一帮兄弟朋友到来。李熏然,胡八一和赵启平包揽点菜重任,什么爽脆点什么。几只铅笔哗哗哗地勾了,加些蔬菜汇总一下就算是完工,不多时就有服务员流水般地送菜上来。

        赵启平和李熏然出去打蘸料。十二个碟子一字儿排开,蒜泥打底,一人一勺腐乳汁儿往上一盖,赵启平左手葱花右手香菜,哗哗哗往里挨个加。

        吃辣的,花椒油小米辣;不吃辣的,蒜泥香菜葱花……

        李熏然抓抓头,很细心地根据口味挑酱。

        远哥胃不好,给他主要加了蒜泥和香菜,再加点香油……

        完事儿一个大盘子汇总,胡八一出来给他俩搭把手,一趟端进去。

        红白鸳鸯锅的热气冒起来的时候,举杯畅饮。下锅菜蔬还带着红油放进碟里,混合着多种香料的感官刺激一触即发。

        这就是火锅,最纯粹的火辣和香麻,不吃不快。

3.

        萧景琰是头一次吃火锅。捞一片这个嚼嚼,抢一片那个尝尝。这会刚从锅里捞了两个虾滑吃的正开心,转头看见李熏然刚夹了一片娃娃菜,红油香气扑鼻。一看锅里还有,赶紧捞一片沾了蒜泥就往嘴里送。

       “啊辣辣辣辣辣辣辣辣……”

       “啊…水…给我水……”

       萧景琰没想到红油口味竟然如此之辣,不但嘴里没了感觉,而且从口里到胃仿佛都有烈火灼烧。虽然鼻尖面上不断沁出汗珠,吃得却着实味道极好。

       于是殿下赶紧戳戳一旁满头冒汗的胡八一问他有没有水。

        胡八一正埋头扒羊肉卷,不假思索地随手抓了个盛满黄色带气泡液体的罐子递给萧景琰。萧景琰被辣的竟也忘看杯内所装液体,仰头一口气喝干。微苦的清爽味道很有效地缓解了辣味,可是整个人却不太对。

        头一次喝啤酒的殿下猛地坐直了身体,抓着杯子瞪圆了圆润鹿眼,很小声地打了一个嗝。

        胡八一转头看到喝干了的百威啤酒的萧景琰,瞪着圆圆的眼睛,还不断小声地打着酒嗝,简直要大笑出声。

4.

     “老庄,你吃黄喉吗?”季白夹了一片狭长物体,很认真地问庄恕。

      "不吃。”庄恕想也没想就一口回绝,丸子蔬菜肉片这些他吃是没问题的,怎么他家三儿老是喜欢吃这些奇怪的东西?

       “切,亏你还中国人。”季白沾了醋送进口中细细品味,黄喉的爽脆瞬间充斥满各个感官。他从锅里涮了涮一些长条物体递给庄恕,挑眉道:“敢不敢吃?”

       一旁的赵启平正巧抬头看到,眼睛瞪得贼大。

        庄恕没看出来个所以然,更没看到季白忍不住的笑和赵启平有异的神色。心想季白应该不会骗他,便接过来送入口中。味觉细胞刚接触到的一瞬间,庄恕很没形象地一口吐了。

       “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这么腥,是不是坏了。”

       “鱼腥草,好吃着呢。”李熏然瞥一眼正在不断灌果汁的庄恕,摇摇头。

        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还吐掉,真浪费,浪费啊。

        庄恕很平静地放下餐具,一条微信发给季白:

        昨天刚晒了被子。

        收到的是季白遮掩不住的挑衅和偷笑。

评论(3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