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07 (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重口)

前文传送门:040506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超长假期四天一更。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重口/亲生父亲多次强暴女儿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

07  深入与挣扎

“你好呀,石薇。”

“凌远哥哥,”话筒那头先是一阵吸气,接着才有人说话,“你明天会在药店里吗?”

凌远记得这声音。

“我每天都在的呀。”凌远忍住笑,“是要来买药吗?”

“我明天下午放学过来。我在上小提琴课。”小姑娘似乎在喝饮料,凌远听见吸管猛力吸气的声音——李熏然大口吸珍珠奶茶就是这样的。他又不由自主地想到小卷毛抱着大塑料杯躺在椅子上,偶尔看他一眼就盒盒盒盒盒。

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爽朗的笑声了。

“不好好上课,还有时间打电话。明天是一个人过来吗?”凌远忍不住逗这小姑娘。

而这小姑娘显然不买他的账,直截了当地说:“爸爸跟我一起来。好奇怪呀,爸爸白天在家还让我按时吃药。最近晚上还经常出去,说第二天才回来。让我早上跟楼下的哥哥一起去学校。 ”

“你爸爸让你吃什么药?”凌远觉得奇怪,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按道理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怎么还需要坚持吃药?她并非药罐子,金钗之年的美好时光正是健康活泼的时候。她远未到需要药片的年纪。

“我上次来买的药,爸爸还让我继续吃。”

凌远就算是再懵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会有父亲会让孩子连续服用这种药物如此长的时间,除非是有问题。

不是除非,是一定有问题。有一瞬间他很想直接质问这位父亲,后来才发觉根本不可行,太愚蠢。

“药片又不是糖片,不好吃呀。”

那头的小姑娘打哈欠,“爸爸每天都盯着我吃,我悄悄换掉药片,还威胁我······不让我上学。”

“你随时可以用手机吗?”

“反正成绩好,老师顶多看见说两句而已。又不会真的没收······凌远哥哥?你还在吗?”

“石薇能记牢我和上次那个哥哥的手机号码吗?”凌远顿了顿,“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打给我们。”

“聊天也可以吗?”小姑娘轻声笑,“同桌跟我说最近有一本很好看的小说,里头的两个哥哥特别帅···嘻嘻······”

“不要上课时间玩手机就好,有空随时都可以找我。”凌远忍不住笑,这才多大的孩子啊?就开始看这些?他十二岁的时候还和众多小孩子一样,成天就是做做题,看看四大名著,读读那些晦涩难懂的词语,然后憧憬着未来。

现在牵牵小手都会被说是谈恋爱,小孩子的年龄做着大人都小心翼翼的事情。大概是心态不一样了。

凌远又随口扯了两句,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李熏然的号码。

“远哥,还没睡啊。”李熏然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很是没精打采,“有事儿?”

“上回来我店里买短效避孕药的那个小姑娘,她父亲还让她继续服用。而且他父亲的作息和出入时间都有问题······”

“三哥明天让我跟他一起去跟一条线索,我要是能回得来就去你那里一趟。你到时开录音,想办法多套些话出来。啊~”小卷毛大大地打个哈欠,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只剩下忙音。

第二天李熏然上班,一身整齐的休闲装,领口挂着墨镜,啫喱抓了头发,洒了大吉岭水。走路到门口差点被保安拦下来。急得李熏然掏警官证,没用。正好季白的车停在门口——皮夹克牛仔裤,嘴里叼着香烟,整个一社会小开。

真他妈人模狗样······啊不对真挺帅的。

李熏然表情复杂。

“被老明拦门口了?”

“说我穿的像小开,完了愣是不让我进去。这不你让我……”李熏然非常郁闷。

季白大笑,一脚油门飞驰出去。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一向冷清的高级专柜前今天居然来了不少人,甚至还能听见很大的争执声。李熏然三两下窜到柜台前,发现裴旻舒正和一个胖子努力沟通,急得一头汗。

“怎么回事儿?”季白墨镜一摘,很随意地往柜子那儿一靠。周围人挨个儿刻入脑海。

“季先生,恐怕您今天要失望。”裴旻舒一脸歉意地说了前因后果,“您看……”

“大老板都看中了,我就是再有心想要也没这个胆。走吧。”季白很不屑地笑,“咱们又不会一头栽死在他家。”

“哥,你最喜欢的一只被那个胖子买走了!”李熏然干脆跟着季白一起演戏,一边狠瞪一眼那胖子。胖子回以冷笑,顺带比个中指。

“季先生,如果您还有看中的款式,我可以试着跟总部申请一下特殊折……”

“折个屁,你他妈的什么破玩意儿,也敢……”

“我觉得,裴先生有权利决定手表的售卖权。”季白相当淡定地往原地站直了一抬头,跟那胖子眼神接触,王者气势磅礴喷涌。“还轮不到你这个东西在这儿对销售经理指手画脚。”

“你他妈今天不吃点教训,还真不知道老子是谁了?”胖子指着季白干脆骂开,“老子看得上他家的表是他家荣幸,什么吊东西。”

季白戳戳李熏然,“知道这东西是谁不?”

“这不是个东西啊哥,这是个胖子。”李警官回答的很认真,周围人一听,全都哈哈哈哈哈。

裴旻舒在柜台后头捂着肚子几乎笑趴下。

胖子还真不是个君子,一步跨上来直接往季白脸上招呼拳头,右手从口袋里就要摸家伙。季白已经往后退一步,夺械,扣腕,抬腿绕到膝盖窝后头狠给一脚,直接整得那一大坨肉撅着屁股跪在地上嚎。

“兄弟,该减肥了。”李熏然假模假样地打电话报警,边在旁边冷笑,“裴经理,我们恐怕得改天再来,今天的场面恐怕很令人失望。”

裴旻舒点点头,看着季白的背影若有所思。

胖子被五花大绑送回刑警队,季白一上车就抛了个小玩意儿给李熏然——是个加长改造过的U盘,能当小刀使。这玩意要是招呼在人胳膊上,伤不着筋骨也拉一条大口子。

“三哥,我得去一趟远哥那里。等会我在中山北路下来,你回去提取U盘数据,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

季白点头,一脚油门踩下去。

李熏然几乎是狂奔到凌远的药店门口,看见凌远在柜台后面上货,被门口玩具“欢迎光临”地声音吓一跳。店里两个药剂师在后头给大爷大妈代煎中药,弄得一股难闻且发酸的味道,呛得警察同志猛地一个喷嚏。凌远赶紧拆一个口罩递给卷毛警察。

“唉呀妈呀咱能出去说话不?”

李熏然坐在隔壁皇茶的铺子里,抱着个大杯芝士乌龙奶盖一阵猛吸。凌远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往李熏然那里推。一个编过号的录音躺在列表里,十一分四十七秒。他从口袋里接了蓝牙耳机,很有些慎重地按下了播放。

他听见凌远的声音,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嘈杂的纸张翻找声······警官刚要开口问,自己的手机跳起来。

“远哥,第七起。”

凌远看李熏然迅速跳上一辆出租车,回过神来看杯底剩下的奶霜。

李熏然非常庆幸自己没吃啥东西——反正吃了也浪费。陈端和赵寒都快撑不住,俩人呕了半天干脆一起去询问报案人情况。季白戴着手套蹲在地上看尸体,往复来回仔仔细细。

“大面积尸斑,右手发现时紧握厕所栏杆,尸僵严重。炎热天气加上环境潮湿,得等法医回去验尸。”李熏然蹲到季白旁边翻报告,“致命伤哪儿啊?”

“机械性窒息,回去得提取胃容物确认具体时间。父亲听了消息直接高血压进医院了,母亲带回去了。你半路去凌远那做什么?”

“一个很有趣的小姑娘。”李熏然还在回想那段录音,录音让他忽然有些不安。七起案件,七朵的花语,是游戏还是正酣时候?刚想到问题,一个毛栗子敲在李熏然头上。

“出现场你都能发呆,想什么东西。”

“凌远今天给我听了一段录音。”李熏然大概把情况告诉季白,“我觉得不太对劲儿啊…得亏我把录音转过来了……谁给我发的邮件?”

李熏然点开自己的私人邮箱,是一个陌生地址发来的附件。他看一眼季白,季白也在看他,难得的严肃。

两个人再想起来这事已经是深夜,季白问李熏然要了录音之后就一直在反复听。李熏然抱着咖啡,盯着玫瑰花的花语来回琢磨。他并不觉得这是偶然,但一时摸不透的被动瞬时让人陷入困境。

“凭什么觉得这个小姑娘有问题。”

“我知道一段录音可能没法说服你,但你有没有听到小姑娘说的名字。”李熏然把一个文件夹拍在季白面前,一个面相和蔼的中年人,“远哥查到的,除了两次地铁逃票,没有别的不良信用记录。”

“亲生女儿才十二岁却长期服用短效避孕药。”

录音变成外放,一阵纸张翻找的嘈杂过后,两人清晰地听到最后一句话:

“哥哥,你画的这个玫瑰花,爸爸最近经常买。”

———————————————————————————————————————

明薰:宁市刑警队演戏二人组,就属季白和李熏然……

季白:你他妈不快点写文想干什么?

李熏然:咦,三哥,这意思是我俩浑身都是戏?

明薰: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俩挺能演啊不不不不季队你把枪放下别别别李熏然你把手铐放下来!

明薰卒。

有人能教教我乐乎排版吗······网页跟手机有差异啊糟心得很QWQ

这个案子越来越有趣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