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烙印(甜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所选题目:你离开后,我越来越像你。


预警:私设有,微量虐,现代AU


cp:明楼x明诚


去国外的明诚让我想到外科里的扬子轩······那股对研究调查的认真劲儿挺像的。


————————————————————————————————————————



       早晨七点,明楼准时被闹钟叫醒。


       窗帘拉开,外面阳光霎时迎面而来。他闭上眼睛,这是一个难得的清晨,也是金融风暴结束过后头一个平静的早晨。


       洁面泡沫的薄荷味让他稍清醒些,鬓角有碎发散下来——才将睡醒,还没来得及用发蜡梳齐整。他起身去洗漱间,很自然地抓起旁边地电动牙刷伸进嘴里。这振动的声音似乎很久都没有过了——以前他都是习惯用普通牙刷,自从阿诚给他带回来这只欧乐B。


       明楼趿拉着拖鞋进厨房热牛奶,抓了两片面包插进面包机。热锅,倒油,煎鸡蛋,磨咖啡,另一边切菜配料忙着搞沙拉。面包片弹出来,鸡蛋赶紧用铲子去翻个面,回身又抓个玻璃碗把沙拉倒进去。然后挨个端到桌子上。


       “本台消息,昨日金陵某路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


       明楼换台,央视的财经报道。他撕开一包Taikoo白砂糖倒进咖啡,用金属勺子慢慢搅,碰撞的叮当声清脆且悦耳。


       “昨日上指以3271.51点成交,深指10552.96点成交,纳斯达克指数6293.03……”


       赶在阳光浓烈之前解决早饭,明楼坐到书桌前。秋意渐浓,高温却一直久踞不去。各家空调外机照旧呼呼响,单出去泡个茶的功夫都还能一身汗出来。台风“天鸽”要来,说是气温要降。


       明楼笑自己想得太多,开电脑先习惯性看邮箱。几封广告,几封垃圾邮件,没有那小孩儿来的信。他把桌上写废的信纸通通送进碎纸机,一阵轰隆隆地响。往美国去物品,就算是信件也万分难。明楼跑楼下顺丰问,两瓶老干妈寄过去邮费都快三百,干脆放弃。小孩儿西洋肚子中国胃,还特别爱吃辣,三餐都牛奶面包再好怕也要腻歪。于是还是忍痛寄了一次老干妈和火锅底料,家乡的味儿。


       家里昨天没去买菜,公寓里只有一把芹菜和一大块豆腐干。颠锅掌勺炒个芹菜香干,一锅饭连带了晚上的份儿,完事儿抹布仔仔细细地收拾灶台,泡茶坐到阳台上。


       明楼举杯,放下。看着自己的手发愣。身体抢在大脑信号发出之前,做出了一系列平时从未做过的动作。平日他饭后喜欢站着看半刻书或者午间新闻,然后睡一小时。可这些动作虽少有,仿若已经做过千百次,早已镌刻于心。


       他低头看玻璃杯,明前的头一波尖儿嫩绿可人。映出金边眼镜的边缘,映出两个人的面。


       明诚独自前往美国进行调研,要接触到第一手的数据。他的渴求在蓬勃生长,他渴望接触到数据,渴望一切知识与真相——这在国内遥不可及。


       明楼忽然害怕,少年终于远游。


       那晚他们激烈争执,鹿眼里泪花隐约。他忽而心酸,毕竟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小孩儿,放手总是不舍得,可他们总归要走自己的路。


       他亲自给阿诚打点行李,办签证,送阿诚去机场,联系地方的老友照顾一二。看着青年的颀长身躯淹没在海关后面,直至大洋彼端。


       初开始还有小孩儿的气息残留,他可以依偎这味道慢慢入眠。后来连气息都满足不了,他必须拥着什么,不然便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明楼扔了惯用的古龙水,跑到专柜买了阿诚爱的蒂普提克。闻着熟悉的檀木味道,终于睡得踏实些。


       明楼头一次后悔放走了小孩儿。


       交易所的大数据分析初步有了个结果,明楼盯着红绿两条线彼此起伏纠缠。金融危机刚过去不久,百废俱兴。无论是市场还是他,都需要重新振奋与崛起。市场需要资金流通,他需要那个现在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这是他一切动力的源泉。


       K线看了一整个上午,任谁都觉得眼睛有些吃不消。明楼转身去厨房烧水,加泡一杯菊花,望着外面耀眼的阳光眯缝着眼。金陵难得的好天气终于让人觉得秋高气爽,很久没有感觉过从自然来的风,一切怡人且舒心。


       有人按门铃,明楼初开始没听见。


       那清脆的声音很有耐心,一声接着一声响起。他摘了眼镜揉揉眼睛,起身去开门。


       明楼怀疑自己的眼睛。


       门外的青年对他微笑,大哥,我回来了。


       他很自觉地把阿诚的两个箱子拎进来,卸下那只Tumi的大背包就拉开使劲儿翻。护照和登机牌,一只香水小样,两包在机场免税店买的小食。阿诚洗手洗脸,看见明楼正对着巧克力出神,便走过来给他拆包装。


       跟小孩找东西一样的动作,一刻都不停。阿诚也不恼背包乱七八糟,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


      “你还知道我喜欢吃花生夹心的。”明楼把脆皮并着威化夹层咬的嘎嘣响,一边探过身勾住细长脖颈分享甜蜜的味道。巧克力是甜的,阿诚也是甜的。


      “我哪敢忘记大哥喜欢吃什么,”阿诚环顾四周,看到书房桌上的茶杯有些意外,“大哥饭后怎也开始喝绿茶?”


       “跟谁学谁嘛。”


       明楼摘下眼镜,茶水的热气熏腾出一片白雾。露出多日阴霾过后的一抹阳光。


       虽未道破,阿诚却也知道这习惯十有八九是跟自己学的。他在国外做两年研究,私下里也眼神平静面带微笑。同行的朋友有见过明楼的,说他像极了明先生。再捧着两本经济学课本,简直是一模一样的神态。


       于是他更拼命地做研究,分析,汇总,然后抢最早一班的机票回来。离开美利坚才发现走得匆忙,给大哥的东西只带了三两样,干脆买一包巧克力一包麦丽素,都是他爱吃的。


       阿诚到家顾不得休息,开始赶着张罗晚餐。他系上围裙走进厨房,冰箱里有牛排有蔬菜,再一看整盒的鸡蛋……过期的。


      “大哥你为什么不吃鸡蛋。”阿诚举着一整盒还未拆封的鸡蛋艰难地笑。


      “鸡蛋黄不好吃……是我忘记吃。”


       明楼很义正言辞,一看圆润鹿眼里洞察一切的眼神,举手投降。


       阿诚无奈地盒盒盒盒,催明楼下去买鸡蛋,再补点配菜。明楼走之前还不忘往嘴里再塞一块巧克力,嗯,很甜呀。


       鸡蛋买回来,阿诚还在做菠萝派,牛排在锅里滋啦啦地响。明楼从背后搂住青年,头就靠在颈窝边儿。背心传来有力的跳动,檀道和檀道随着热度纠缠在一起,虽殊途也同归。


      “怎么也这样处理牛排了?”


       明楼蹭够了颈窝,看那人熟练地处理牛排,跟他同样的手法。他在桌前开一支红酒,倒进高脚杯。阿诚把前菜端来,坐在他旁边笑。


      “当然是跟谁学谁嘛。”明楼露出一个招牌一字笑。


       阿诚又想盒盒盒盒,还是忍着来了个一字笑,然后碰杯对饮。大概跟谁学谁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而且真的再自然不过了。


       就这样在平淡的时间中,把彼此都如同烙印一样刻进心里,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也最美好的事情。



—END—


评论(38)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