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我有独特的煮面技巧(现代AU/一发完)

此处 @冰川大枣 我来投喂了!!!

答应你的粮和狗粮一起来嘻嘻嘻~

地标全数瞎写,不能怪我。而且头一次写这对,还请多指教ヽ(`▭´)ノ💫






最近金陵的面条,真是愈发地难吃。

李相夷心里很是烦闷,他发现从百年老字号里的阳春面,到他平日摊上惯吃的那十元一碗的素鸡面,都觉得变了味。平日里汤汁饱满的素鸡,不但大小缩水了一圈,还有些硬邦邦。虽说吃着不像隔夜的,却总让人觉着心里失望。

他闷闷地扔下筷子,连面汤都懒得再多喝两口。大学老师上课教着至少比高中轻松,下课了再拎个快递——天猫超市买的各类面条,从全球顶级top10到寿桃银丝面。

于是他扛着一大纸壳箱子上楼的时候,笛飞声恰巧套着围裙,一手拎着锅铲出现在家门口——当真是相顾无言了。

“今日吃什么?”

笛飞声左手一个锅铲,右手执一双长筷,闻言正好端了个海碗放桌子上,“你买的面条。”

李相夷抬头看见一手锅铲一手长筷,身上还套着不合身围裙的笛飞声,差点没笑的背过去。熊本熊配冰山脸,怎么看大抵都是“绝配”。

还别说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两个人抱着大海碗,一时间都只听得见吸溜面条的声音。他吃东西极是仔细,汤都喝的干干净净。擦干净嘴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笛飞声正饮下最后一口汤。见李莲花盯着他看,紧张地放下碗。

“可是我做的口味不好吃?”

“你是怎么做的这么好吃的……”李相夷内心装满了绝望,“我爱吃面,你是知道的。可是我爱吃不代表我做得好……”

“这个不难。”

“啊?”

今天吹的什么风……远离庖厨的笛先生竟也要亲自传授其中秘密?

于是晚上的时候,两个大男人蹲在厨房里,对着暖黄的灯光与锅子里蒸腾的热气捯饬。李相夷架上锅就要倒热水,被笛飞声一把拦下。

“不可。”

“为何?”

煮面条不就跟泡面差不多嘛,开水一泡一闷就完事儿了。

却见笛飞声抓起菜刀,左手按住几根小葱飞快地切了,右手开了装着荤油地盒子用力一挖。锅里花生油热了,葱花飞进锅里,荤油以巧劲甩进汤碗。

小葱切以细末,拍蒜泥,同进油锅爆香。捞出入碗备用。待汤热,先倒入碗中一部分,然后下面条。待面条软热浮起,捞出入碗。

笛飞声做面条做得行云流水,正如他的剑一样。虽流畅却如冰泉冷瑟,难近且孤高。可在厨房里盯着蒸腾的热气时,却忽然一切都融化了,融进秦淮河的绵延春水。

李相夷学得极快,再有热气蒸腾时,便是同样的味道飘散出来。汤下暗藏两只荷包蛋,皆是全熟的——笛飞声不爱吃溏心蛋。

“可学会了?”笛飞声坐下便要开吃。

“怪事……明明是一样的方法,做出来味道却有欠缺。这其中又如何解释?”李相夷盯着自己碗里,又盯着笛飞声那碗,不禁出声。

笛飞声望着旁边歪头思考的那人,沉默半晌,端起自己的碗吸了一大口汤。完了拽开凳子,倾身,低头。

气息骤近,唇瓣触碰。

唇缘轻擦,温热渐渡,暖香缓慢交融。

“技巧如何?”

自始至终,李相夷并未闭上双眼。

“汤鲜味美,甘醇独特。”

距离接近,彼此映入瞳孔。而后相视一笑。

面不过是普普通通银丝面,汤也不过是普通鲜汤,这人怕才是最独到的技巧罢。


【番外】

方多病和施文绝,有一回下课了跟着回来蹭饭。

李相夷要亲自下厨,被笛飞声一把拦下,完了瘫着脸给某人打下手,瘫着脸看方多病扒拉面条,瘫着脸送方大公子和施同学出了门去。

吓得两人以后宁可点外卖,也绝不来蹭饭!吃完饭出一身冷汗这叫个什么话!!

笛飞声:作者废话着实太多,该如何?

李相夷:【明月沉西海】实在是便宜了,你随意吧。我也懒得出手(微笑)。

评论(1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