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故人叹(古代AU/玻璃渣/一发完)

关键词:故人不见

艾特主页君 @楼诚深夜60分

古代设定,非原剧。萧景琰仍然是帝王,略黑化,蔺晨为臣子。

有玻璃渣,请一定慎重食用!

诗句的朝代就别介意了……我大概乾坤大挪移了一下……

——————————————————————————————

国立,山川叠嶂,万千气象,却非昨日。

——题记

1.

风沙蔓延,砂石飞卷,城墙巍巍镇山河。

虽不及流血漂橹、白骨成堆,岭原的风吹过时,有满目的血红直冲上来,占据嗅觉和视觉全部。

蔺晨缓缓踱进一片巍峨之中,他看见大臣脸上有兴奋的光。有人在劝宝座上的人,应早日选址,立新都。至于俘虏和土地,统一收归国家管理。

这是他近几日耳边听的最多的话,除了这些,还有“蔺卿为陛下出谋划策,功不可没,应重赏。”云云。

他觉得后悔,觉得可笑。他头一次发现事情完全脱离了原有的方向,越来越偏。计划是他定的没错,

可他不知道人的野心是无底洞,没有填满的那一日。

宝座上的身影垂目,看见背光而来的白衣。惊鸿收归一处,飘然来到他面前,与他对视。

陛下,臣有些话想同陛下仔细说。

皇帝陛下挥退众臣,偌大的殿上只余黑白二色。龙袍与白衣,相隔一道阶梯。

2.

“萧景琰。”蔺晨开口,“两年前我于金陵遇见你,你说愿有朝一日「一剑霜寒十四州」,开疆拓土。自从通城拿下后,你在做什么?”

萧景琰终于从手上卷中抬头,留意到仰头望着他的那人。他放下书卷便匆匆下来到蔺晨面前,蔺晨望着他,很平静地往后退一大步。

萧景琰愣住,他亦有一瞬间失神。

“陛下,君臣有别。”

“也请陛下,听我讲完这些。”

蔺晨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字字清晰。

“十四州根本满足不了陛下,你想要的是「一剑霜寒四十州。」”蔺晨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注意萧景琰面色从惊讶到震惊,“陛下书房里的那张字条我看见了。”

“贪未必是坏事,这倒也没错。因为我知道陛下的野心根本就不在此,臣此次来,所求陛下三件事。”

“第一,善待原州百姓。减免赋税徭役,十之取三。”

“第二,达到目的之后,还望收手。”

“第三,”蔺晨忽然跪下来行大礼,“恳请陛下放我归去吧。”

语毕,接连叩首。

萧景琰几乎是又气又急地俯身下去,要拉蔺晨起来。蔺晨却铁了心要一直跪着,干脆低头盯着地面。萧景琰干脆撩起衣袍,也一同坐在地上。入冬的天气已是极冷,地上铺了厚厚的绒毯,他忽然间就有些失神了。

上一次与先生这般对坐长谈,是几时?

是在金陵才遇见的时候,还是在明华宅里煮酒畅谈的时候了?已经记不清楚了。

他觉着不对,似乎有什么将要归去。冥冥中却又有人同他讲,开疆拓土稳固山河才是大事。于是他走得越来越远。

“既然先生都知道了,那为何还来找寡人。”

“只求陛下能答应臣这三个条件。”

萧景琰猛然抬头,有光犀利地直视白衣。

“蔺晨!那些土地不能再被那般占领,我只是想收归聚集,还他们一方太平!”

他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些。

蔺晨仰头看梁上装饰的雕花,泪水仍然滚滚而下。

“臣早该算到这一天的。我从琅琊来,不是为朝堂搅弄诡谲风云的。恕臣没有能力,陛下。”

萧景琰苦笑,先是隐约几声,后来笑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蔺晨仔细看萧景琰的鬓角,已有斑白显露。他抓抓自己的头发,从发根开始也白了。

他忽然觉得释然,一切都安排妥当,一切都忽然轻松下来。

3.

萧景琰允了蔺晨的三个条件,御笔一挥便赐了道旨意下来。

蔺晨把明华宅卖了,反还赚了几十两。干脆雇个熟悉路的汉子收拾妥当行李,驾车晃悠悠地往定淮门出去。车内有些闷,他把窗子开了,听过往行客的讨论,听马蹄飞踏,听鸟鸣嘈杂。

这自由终于又属于他。

他不自觉地想到,萧景琰看完他书房刻意留下的书信会是什么反应。又想到那两汪黑水晶里的震惊不舍,还有浓得看不见底的伤悲。

萧景琰信的内容没看进去,只记得后头沾了朱砂写的四个草字:故人不见。

满心满意地打下江山,最后还是无用,要了还有用否?

4.

琅琊山虽产物丰富,蔬果不断,一应米面物品还是要靠人从山下镇子上买。必要的时候,蔺晨自己还得带着个背篓亲自上阵背面回来。

他带着背篓刚到镇子上,满耳都是皇帝体恤民情,减免赋税。亲下南州视察,春分甚至与民同耕。一片赞赏之声不绝于耳。

他把面都装进背篓,扯了个网兜买些难得见到的菜,拍拍手上沾的泥巴。

似乎这样就挺好的,也无法再见了。再也不见了。

-END-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