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季】我受够了!(一发完/短)

今日关键词:职业病

艾特主页君 @楼诚深夜60分

爆笑,请千万不要吃任何东西或者喝水。
喷出来不怪我!!!怪老庄!
日常吸胸外一把刀~

1.

庄恕是胸外的一把刀,他非常喜欢刷手用消毒液的味道。每次一到家,闻着身上残留的消毒液味儿就觉得莫名安心。

完了还要喷惯用的祖玛龙香水,闻着清爽的皂荚味儿终于安下心来。

谁会喜欢在家里还是一股消毒水味儿?!

大概只有庄医生爱这个干净纯粹的味道,连香水都是。

季白是个刑警,大狮子在西南威风凛凛战绩斐然,却没有人知道他最讨厌宅在家里。周末有空,不是拉着庄恕去健身房做力量训练就是出去跑步——三公里起步。在队里也时时拉着李熏然对打,直到师兄弟俩一齐累得瘫在地上。

庄恕心里苦,有人知道他想补个觉吗?没有。

于是开完两点钟夜台的庄恕,六点钟被季白拉出去晨跑。五百米都不到,庄恕已经找了个长椅坐下来打瞌睡,也不管铁扶手上已经落了一层薄霜。

于是有一天,庄恕在家里做大扫除,用消毒液把家里上上下下地刷了一遍。搞得季白前脚刚踏进门,后脚直接退出去猛地打喷嚏。

“庄恕!你到底在家干什么了……阿嚏!!”

大狮子很不高兴。

2.

季白难得的休假了,采购打扫做饭忙的不亦乐乎。趁着庄医生不在,还陪着李熏然出去吃了个烤冷面和香酥鸡柳。回到家美美地洗个热水澡,用ipad打会游戏,然后把自己裹进松软的蚕丝被里。

庄恕本来小夜班,十二点交接完本来就能回家了。奈何六床等待手术的老大爷突然情况恶化,不得已只能提前上台。

于是开完夜台的庄恕到家已是三点,陪着他到家的只有寥寥几点路灯,一闪一闪地有些可怖。

庄恕轻手轻脚地冲了个澡换了个衣服,关灯走进卧室。季白侧身朝着窗户睡得正香,百叶窗透过的光投在爱人脸上,宁谧而安详。

季白睡梦中朦朦胧胧地翻了个身,发现床边似乎不太对劲。下意识地就做出了反应——起身,擒拿,抬腿一踹,然后再次倒回床上。

咕咚一声,大白馒头光荣落地。

裹着被子倒在地上的庄恕捂着脸,至今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3.

季白睡得很不错,起来时神清气爽。发现庄恕拿着个冰袋捂着右边脸,有些躲躲闪闪。

“没事吧?”

“没事,没事,半夜磕着了……”庄恕难得的躲闪。

“切,你在家休息吧。我出去跑步了。”

庄恕很淡定地去换了个冰袋,目送着人离开,无力地摊在沙发上。

等会还怎么上班呢?



-完-



陈绍聪:老庄,脸咋还肿了?要不让杨羽给你拿个冰袋敷一下?

陆晨曦:哎呦你这觉怎么睡的哈哈哈,怎么脸还青了……

楚珺:庄老师的脸怎么了【掏出本子画图中】

扬帆:庄医生的脸,不要紧吧【淡定喝茶】

庄恕:MMP!

评论(1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