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背过手(一发完/脑洞产出)

BGM:薛之谦《背过手》


无奈的请背过手,

风劝云别走,海将河推走,

爱上就别低头,

共勉。




明诚是被笔电持续不断的信息提示给闹醒的。


他登入邮箱,是一封繁体的邮件。内容足够令他惊喜——他被录取了。


少年在椅子上转一圈,忘记手里还捧着的咖啡杯,一片褐色便飞旋出去。他赶紧挪开椅子,噔噔噔地跑去阳台拿拖把。


明楼一大早被楼下叮叮哐哐的动静给闹腾醒了——他一向是浅眠的,这会一闹腾,睡意便全部没了。下楼发现少年正拿个拖把噔噔噔地往房间跑,地上一大片咖啡泼撒的痕迹。被子也不能幸免,虽然只是沾染一个角,也得及时清洗。


“怎么这么不小心。”明楼一边把床单被罩换下来,一边去拿咖啡杯。


“今天早上看了一点东西,情绪有些激动了……大哥你放着,我我我自己来。”


少年从明楼手上抱过床单被罩,顺势要合上屏幕,被明楼拦住。邮箱的界面还未退出,通知书的内容完完整整地展现在他面前。去台湾交换一个学期,期间学分互认,奖学金全额,还有报到日期……


明楼很平静地合上电脑,抱着床单被罩去阳台开洗衣机。他难得地想抽烟,但大姐对他抽烟是明令禁止,外交应酬都是难得过个瘾。于是他从书房最下的抽屉里把纸盒拿出来,取出里头的一包烟。从低沉的甩水声开始到结束,下去了快有小半包。


阿诚收拾完咖啡渍,站在原地。他看着电脑屏幕待机,很平静地站着,站在一片明媚光芒里——迟早大哥还是要知道的。


只是这个时刻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一些。


明楼把烟头灭了埋进花盆,很缓慢地走向背着他站在房间里的少年,迎着光却背对着他。他像一个审判者,居高临下看面前这个眼神波澜不惊的少年。


“什么通知书。”


“是台湾方面发给我的,我被录入了国际金融专业,一学期的交换生,学分互认……”


“为什么。”


“大哥?”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明楼很温和地笑,他忽然觉得有雪原的凛冽寒风吹过来,全身冷。

阿诚愣住。他的大哥,他的兄长,眼底一瞬间有化不开的哀伤翻涌奔腾,如潮汐般再散去。


“大哥,当时距离最后递交材料只有一个星期了,我实在是赶得紧……哎!”


明楼拥抱明诚,少年柔软的发落在下巴落在颈窝,柔软而舒适。青年人的身材正好,修长的线条,柔软的皮肤,隐藏的力量。


“又不是不让你去,为什么不同我说说呢?你选的学校很对,进去之后还要跟一位好的导师。我打电话给黄先生,让他给你安排……”


明楼放开胸前的少年,给他理好衬衫的领口。然后温柔地笑笑,“阿诚,你真的长大了。”


“大哥……”


“赴台东西带的多,带我那只28寸的外交官,不行就多花点行李票再带个箱子。随身一个背包,够了。去储藏室拿出来通通风,好久没用了。”


“这就去。”阿诚点点头,小跑着下楼去储藏室。


当然遭殃的还是明楼。


明楼前脚知道,明镜后脚就跟着收到消息。她几乎是又感动,又生气。明大教授一回来就被召唤进了小祠堂,一顿数落完了还要千叮咛万嘱咐一番。吩咐阿香去买维生素C,她亲自订机票,查天气,收拾衣服和一切必要之行李物件。


阿香做好晚饭,明楼明诚却迟迟未出现。


明楼明诚在黑暗里,并排而立。窗外一片黑暗寂静,路灯在寂静中隐约有些动静,难得有车流声出现在沪上的郊区。


“黄先生回复我,会帮你安排最合适的导师。我明天到学校协助你办些手续,这样速度快些。”


“谢谢大哥。”明诚侧头看一眼明楼,光芒埋没进眼镜片背后的深邃,埋没进上海的黑夜里。“我有些好奇,为什么不是挽留?”


“开弓没有回头箭。”明楼转过身,侧光在他脸上雕凿出线条。“向前走,别回头。”


两人对视,盒盒盒盒盒地在阳台上笑开,然后下楼边挨着数落边共同享用一锅香菇炖鸡。


明诚结了课程提前赴台,明楼明镜亲自送去机场。两个箱子一个背包沉甸甸地,他跟大姐拥抱,跟大哥拥抱,终于办完登机慢慢往安检里过去。然后在安检门口停住。


少年回头看大姐,已经眼角有了雾气。大哥伫立原地,眼神直视,很平静也很平和。他却看出了一点心被刀割走的感觉,它的名字叫不舍。


他从前敬仰明楼,就是因为他的眼睛里包容了整个世界,现在整个世界里多了一个挥之不去的身影,他们互相存在,互相包容,自由且游离。是他终于放手,反正那些背负都没有了,少年终于也是要出去的。


明楼看着阿诚,用口型说:别回头。


阿诚很用力地看一眼大哥,然后头也不回地步入安检。后面排队的人涌上来,少年便随着熙熙攘攘地人群汇入长河,渐渐看不清。明镜很不舍,转身还叮嘱明楼隔两天就微信打个视频电话过去,明楼一一应允。


飞机冲入云霄,明诚在椅子上坐不踏实。亏得随身背包里有一本笔记本和速写钢笔,便一次次地在纸上写下三个字:别回头。


在关键的时刻回头犹豫,有些时候就只能无奈的背过手。他无法犹豫,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只能自己坚持着走下去。


于是他把写满字的纸攥在手心,关掉阅读灯,靠着椅背进入梦里。


梦里,轻舟斑驳;梦里,有远方。




【END】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