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进行时(甜/一发完)

迟到的贺文~

 @奔跑的蓝汐 祝我们汐哥新婚快乐~今天您最美!!!

我还期待拆了礼物的反应233333



两个大总裁,还都是有钱人。在世人看来他们结婚的时候一定是轰轰烈烈,排场极尽奢华浪漫,却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没见公开宣布,人倒先闹起了失踪。

于是安迪和曹钟发现自家Boss没来上班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打了电话给对方。

“谭总今天来上班了吗?”

“没有啊,他的办公室桌上只有一张纸条,哦我的天。”

电话那头嘈杂了一小阵,接着安迪的声音又再次传来。“曹先生,谭总飞维也纳了,两周后回来。”

“那看来是一起出去了。”曹钟抓着陈亦度桌上的一张纸条,很深沉的叹气。

把两大公司内部搅得一团糟的两人不但浑然不知,还刚登上航班。

谭宗明接过陈亦度的背包,先把靠窗的位置让给陈亦度,自己则坐到爱人旁边,还不忘伸手过去贴心地为那人扣上安全带。

“十三个小时,不先睡一会?”

“不了,”陈亦度低头在IPad上画东西,“我得把这西装的设计稿在飞机上赶完,然后直接发给Bruce,这样我们第三天就能去拿衣服。”

“我们的婚服。”陈亦度很是郑重地补上一句。

谭宗明见根本劝不住自家爱人这架势,只得先让他保存了图纸关机——空姐的广播提示已经播过三遍了。

等广播里的提示音再一次提示机上旅客可以使用电子设备的时候,陈亦度赶紧拿出平板开机赶工。先是改下肩膀和纽扣,又觉得这花纹不太适合谭宗明,干脆全删除了重新来。他不怎么看见谭宗明打领结,这次带的领带也没有合他设计的,干脆几笔又在旁边舔了一条黑色镶白边领带。一切确定稳妥了,赶紧把图纸打包发过去。

陈亦度放下平板,云在下方,而他们真正地在蓝天和白云之间。很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属于两个人的,他和谭宗明的。

左手边的谭宗明已然睡熟,跟小孩子一样胡乱裹了条毯子——都快要垂到地上了。他把阅读灯关掉,把自己的毯子从胸前环过去。谭宗明熟睡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安详平和,叫人忍不住要画他一张速写——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陈亦度收好平板,低声问空姐又要了一条毯子。他把自己也裹好,戴上耳塞,闭上眼。

飞机落地是五点钟,刚睡醒又觉得困的一个点。两人下了飞机直奔酒店就七点了,只能先用早餐来慰藉一下长途飞行后的胃。

谭宗明去取咖啡和红茶,陈亦度去等煎蛋,他记得谭宗明热爱全熟,而他喜欢七分熟。然后取烤番茄、面包和蔬菜,两人端着盘子回到座位上,很自然地从对方手里取走食物。

“你最近瘦了。”

陈亦度很自然地切了一块煎蛋送进口,“哪里瘦了?”

“脸,你一瘦就瘦脸。”谭宗明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这咖啡不错,等下我问问他们用的什么豆。”

“等下买两包走。回头佘山那边放一包,晟煊留一包。”

“还是亦度最了解我。”谭宗明用叉子叉起一片培根送到对面人嘴边,“张嘴,再吃一块。”

两个星期的旅行虽说是说走就走,行程却也安排的十分紧凑。下午一点便要赶到金色大厅去听一场室内乐演奏,谭宗明拜托朋友弄到的票。他知道陈亦度喜欢古典,尤其是巴赫跟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机会难得。

开场是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熟悉的前奏响起时,陈亦度几乎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似乎认出了台上指挥的身影是那位他景仰许久地国际大师,没想到今日居然得以聆听。

前奏曲结束,指挥向全场示意。接下来的萨拉班德舞曲更是让他沉浸了所有的情感,他几乎激动到要站起来。旁边熟悉的手握住他,轻轻地拍着。

一场音乐会从下午几乎听到了晚上。两人从金色大厅出来的时候,天居然开始下雨。两人合撑一把伞本身就小得可怜,谭宗明本想打车回去,却被陈亦度叫住。

“谭宗明。”

陈亦度扔下伞,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小盒子,是两枚定制的指环。

“戴上它。”

“现在?”谭宗明挑眉。

“Just now .”

他看一眼陈亦度,又看了一眼雨雾中的金色大厅,在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将指环戴在陈亦度的左手上,然后取出另外一枚带在自己手上。他把盒子贴身收好,近前一步搂住陈亦度,低头覆上爱人的温柔。

“我爱你,陈亦度。”

他们诞生于晨昏之间,千难万阻亦无法相隔。既然此刻遇见,便是终生。




【END】

评论(8)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