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11(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

前文传送门:08  09  10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
6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11  突如其来

“裴先生为什么会拨打我的号码?”凌远的态度很平和,像他钟爱的那些性质稳定的化学物质。

“既然挑明了话题,那咱们就不绕弯子。是有一位警官在你旁边吗?”

凌远和李熏然对视,李熏然示意他,继续。

“是的。”凌远回答,“你可以直接跟他说话。”

“不,我跟你说就行。”裴旻舒顿了下,“徐露和葛思思的事情,或许可以从董豪身上入手。”

“为什么?”

“官与商,点到为止。想必季警官那里应该已经有结果了。”

电话那头一阵猛烈地咳嗽声,然后是很快地语速,“保护好那个小姑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查他父亲······董豪不足为惧,把他揪出来,或许会有有用的东西。”

李熏然还想再问,电话已经挂断,很长的“嘀——”声在两人的心上带过很长的痕迹。

他把录音整理出来传给季白,然后抱着鲨鱼吸管杯开始喝水——谨遵医嘱,要多补充水分,像水牛一样,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多可爱的声音。

裴旻舒挂了电话,按下手边打印机的按钮,一张张照片按照RGB的事先排列将图像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打印机带来的热度散尽,吐出压好膜的彩色照。顶头那一张,是季白和李熏然站在柜台面前,而最底下一张是受伤的李熏然躺在第一医院,旁边站着凌远。他看着两个男人的状态,眼睛里已经说明了一切。

虽然,也许,他们自己还都未意识到。

凌远一大早开车就带着李熏然到队里开会,小徒弟三四天没见师傅,一看见裹着纱布的胳膊就红了眼睛。忍了半天还是把文件袋塞到手里,转身去倒水。两人刚在一堆来去匆匆的忙碌人之中站定,季白就跟一阵风一样汹涌地卷进队里,风尘仆仆的人眼底下一圈黑,丢给李熏然U盘就先出去过烟瘾。

“啧,就没几个是好人。”李熏然翘着脚翻U盘里的东西,“收礼受贿吃喝嫖赌抽,除了毒我觉得他都能捞一手。”

“所以说胖子不是没有理由的。”凌远很一本正经。

“远哥,你这算是冷笑话吗盒盒盒盒盒。”李熏然关掉文档打开一张图片,“我了个去,三哥,三哥!”

李熏然跑出去喊季白,只剩下凌远愣在原地。他像是着了魔一样盯着显示器上的图片,一张张地翻过去仔细看。机械性窒息,颈动脉破裂,脾脏破裂,变形而扭曲的人体——以前在他的眼里看来这些线条是美的,人体是大自然最精妙绝伦的艺术品,现在他却只想反胃。

季白和李熏然一同进来,两人都看见了凌远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呈现出一种很微妙的状态。所有感情走马灯一样的在脸上掠过了一遍,最后终结时却是两滴眼泪——他仰着头,似乎想像吞咽那些药片一样把所有不安的情绪吞下去,而后他还是一贯的无懈可击。李熏然懂这种感觉,懂了大学的整整四年。然后凌远终于低下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纸巾点了点眼角。

“我们······什么时候能动手。”

凌远问这句话,以一种非常生涩的语调,语调生涩到他几乎认不出自己。

“还不行,”季白摇头,“我们还需要一个契机。”

“有了。”凌远举起三个烫银的卡纸信封,“,五天之后,该反击了季队。”

季白对于那三个信封猜了个八九,他很讶异以凌远相对单调的社交圈,居然能接触到某些他本不该知道也不相关的领域。他让李熏然去通知专案组成员马上开会,然后毫不客气地拆了信封掏出一张……芯片卡。

“没想到设计得还挺有创意。”凌远转着手里的烫金卡片,“听说自助餐不错,很好吃。”

“想吃多少都没问题,反正有人埋单。”季白拿着卡片耸耸肩,“别让我穿西装动手就行,我心疼衣服。”

“又不是不能智取啊,三哥。”李熏然拍拍季白肩膀,低声在耳边说了几个字。他把手上的咖啡递给凌远,“只有速溶的,你将就下。”

凌远低头喝了一口,深褐色几乎都变成了卡其色。这小孩儿是给他加了多少炼奶进去?

李熏然活动活动拳头,咔吧咔吧地响。丝毫没注意到凌远哭笑不得的眼神和短暂的难以言说。但季白看得懂,他竟然有一瞬间看不透凌远到底在想什么——虽说他也算是个“过来人”。或许这个案子真的是一个非常适合撮合的机会,也说不定,一切都还是未知的。

年轻小孩儿毕竟是年轻小孩儿,伤口恢复的速度以可见的速度持续增长。凌远给他在家换药,刀伤那一条已经结出淡粉红的痂来——他也克制自己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些旧的伤了。李熏然很是手痒,因为在家凌远连晾衣服都跟他抢下来了,私藏的哑铃没收了,菜也给他买好了,饭也差点就喂到嘴边。米虫的慵懒生活除了那些他喜欢吃的东西一样都碰不了,舒适到能怀疑这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回到家就能有热水、热饭、热笑脸——微笑的凌远算吗?

李熏然抱着凌远新做出来的水果酸奶豆,嘎吱嘎吱地在嘴里一阵儿猛嚼。

不管怎么说凌远这么费心费力地照顾他,从心底地都想等伤好了请他吃一顿饭。对了,还有第一医院的那个赵医生,他俩已经能把宁市的美食整一张地图画出来再打个分了都。小众点评常年居高位的评论一定少不了那个ID叫“吃遍天下的平平”的,干脆一起叫上凑一桌,靠谱。李熏然算盘打得很圆满。

想到周末的酒会,李熏然还是头疼。太紧的西装他没法穿,万一真要动手了还得顾及伤口根本放不开。光靠三哥肯定没法掌控全场,他把所有防尘袋全部从衣柜里扔到大床上,翻来覆去的找了半天发现没一件他现在能穿的。太正式了就太窄,休闲的款式,人家没把他直接拦在外面就算好了。于是他垂头丧气地晃出卧室,整个人都摊在椅子上抱怨:“远哥,酒会我没有能穿的衣服。”

“不用。”凌远低头在平板上飞快地打字,“你不用穿那么正式。”

“啊?那我都得跟着三哥一起行动······哎你在看什么?”

凌远放下平板,“多出来一个采访记者,又无所谓。”

“远哥你能一次把话说完吗!”李熏然终于暴走。

“把你伪装一下塞进去,季队的主意。”凌远递过平板,

“从现在开始,你是宁市新闻综合频道特约采访记者。你的任务是,近距离接触到董豪并采访他,和季白内外夹击带走董豪。套一切能用的信息,满意吗?”




【未完待续】

李熏然:满意啊,我都开心的不行了【撸袖子准备揍人】

新年快乐~2018第一更,进度加速中!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