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12(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

前文传送门:09  10  11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有请慎入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12  奇袭

 

李熏然站在原地很久没说话。

他激动的时候有些不同,反倒会看上去冷静如平常。虽然没法做动手的活计,能让他在受伤的状态下尽到自己身为人民警察的一份责任已经相当知足。

从现在开始,他将暂时不是李熏然。

他是新闻综合的特约采访记者,任务是接近董豪,套出一切能用的信息。接收任务,完成任务,一击必杀。一旦失败他们也不再会有第二次机会,他们心里都洞悉着这些。

伪装着自己的身份,将黑暗尽全力拒之门外。这大概是李熏然二十二岁毕业从警以来,唯一能支撑着他在遇到各种艰难险阻时克服困难的最大动力。季白的兄长明诚传给了季白,季白又告诉了他。现在他再一次站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向前一步是黑暗,向后一步,也没有光。而魑魅魍魉都淹没在黑暗里伺机伸出手拖拽住过路人,堕入麻木无视的深渊。

他的前行一直如履薄冰。

可是那寂静里还有一个人坐着,一个小姑娘,安安静静的。跟那来药店的小姑娘一样的神态,头低垂着,安静而虔诚地祈祷——可惜天使折翼,背后深可见骨的伤仍旧在渗血。再后面,他再也看不见——牵着最听话的木偶上演一出最残忍的戏。

该结束了,该结束了。

李熏然摇摇头,思绪重新与现实接轨。“那我的工作证邀请函话筒摄像呢,不至于连装备都没有吧?”

“连着工作证一起办好了,我明天去拿。”凌远有意逗下小李同志,“就不好奇一下摄像师是谁?”

“啊?”

“我负责摄像。”

“胡闹,三哥到底在想什么!”李熏然忽然声音扬起来,“到时候现场要是有什么意外我根本照顾不到你这边!手臂伤没痊愈,我一个人我怎么到时候······到时候怎么保护你!”

于是声音又回落下去,卷毛头低得在桌面上落下一片阴影。李熏然双手捂着脸——他感觉刚才的世界又将他拉了回去,只是一瞬间。他紧接着就想起凌远的另外一个身份,特别调查员——一切必要出席协助及配合调查之情况,必须无条件服从。

“熏然,我相信季队的安排一定有他的考虑。都是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朋友,不会有事。我给你挑好了适合采访时候穿的宽松格子衫,要是动手了也活动得开。”

他按着李熏然的肩膀,声音坚定而有力地落在心上,宣誓那样。

“给我讲讲酒店的环境,好不好?”

长久,李熏然猛地搓了把脸,扯过凌远的平板打开图片。


董豪做事当真是宣扬到极致。不但包了Hilton最大的商务会议厅,酒水茶点全部升级成正宗英式,就连新街口的大楼外屏也包下两天广告,用来宣传公司业务合作。三层的小托盘上松塔三明治水果派一应俱全,李熏然作为特约采访记者持邀请函提前进场踩点,干脆蹭了一波茶点囫囵吞,美其名曰吃饱了待会好动手。

赵寒陈端一干刑警队里的作为普通与会人员,跟着门口来宾一个个风度翩翩地进来。一帮人上至老邢下至陈端一个个头油弄得锃亮,作为队里最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老邢应付这些场合果然很有一手,香水袖扣温莎结正装黑皮鞋一个不少。季白正装打领带,装着跟记者很熟络的样子蹭到李熏然身边。

“厨师都到位了,等下董豪讲完话了就是自由交流。记得慢慢享用。”

“所以今天就吃个精光么?”

“今天都是你喜欢吃的,主菜还有惊喜。”季白拍拍李熏然肩膀,走出两步向侍者要了杯香槟。回身朝着李熏然这边,遥遥举起。

庆祝我们······终于可以昂首反击。


李熏然开始按照背定的采访稿开始整个大厅游窜熟络,凌远扛着摄像机跟在后头,心下感叹这小崽子伪装的还真有两下子。很快有人引导他们到了指定采访区域,灯光调暗,主持人上台开始侃侃而谈。从十年前百豪第一家站点落户宁市到成为国际领先的物流集团,百豪与他的老板像是巨蟒一样,盘旋,吞噬,掠夺一切可供利用之资源。

要不是知道你老底,老子还真被你表面这一套给骗了。

李熏然抓着话筒撇嘴。余光瞥到凌远,连着打了两个哈欠。

嘿,看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无聊。

主持人慷慨陈述了半个小时,灯光忽然转向右手边的幕布后面。一个衣装精致的中年人——发胖,还谢顶,缓步上台走到发言位置前,台下所有人几乎是瞬间心里一紧。

等了半天的主菜,终于来了。

董豪的发言很简短,主持人又补上两句便宣布可以自由活动。同一瞬间李熏然和凌远就飞奔出去,拦下要去取酒的董豪。季白拿着高脚杯站在远处,朝着赵寒点点头。赵寒很快带着一个瘦小西装男消失在了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董先生您好,我是新闻综合的记者,想请您就百豪对宁市长久以来的帮助与发展谈一谈。听说您还是今年宁市的十佳企业家之一,能发表一下对此的感想吗?”

董豪看着面前灰格子衬衫带着大框架眼镜的青年记者,带着兴奋与渴望的干劲,恍然间竟然时间如梭。

有些东西,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后悔的余地,他还有吗?

“谈不上多少贡献,我生长在这里,能尽一份力看着宁市走在全国发展速度前列,也是我的一大愿望。至于十佳企业家的称号承蒙大家支持与厚爱,百豪一直坚持创立时就树下的'踏实做事,认真做人'的理念·······”

李熏然刚想切下一个问题,背后的荧幕忽然亮了起来。接着一张张照片飞速展示,最后一声重响定格下来:撒谎

台下气氛瞬时炸开。

董豪正欲转身,屏幕上又开始播放一段视频。有人将三只银色密码箱推到办公桌上,两人握手道别。紧跟着的还有很多难以入目的画面,虽然打码屏蔽,床上肥硕的身躯和熟悉的声音完完全全地暴露了一切。撕裂的衣服,女人的喘息和娇声求饶,甚至是未成年的女孩子……

场面顿时骚动起来,有人已经在高呼“骗人”。

董豪推开李熏然转身就准备往后台走,台下两个服务员顿时摔了餐盘抓餐刀直奔董豪。李熏然一看情况不对,手上话筒已经抡起来砸向一个人面部,同时飞起一脚挡下了另外一个人的餐刀。斜角里同时又冲上来一个人,冲着李熏然来的!

凌远才将发现,后头又冲出来一个黑影将刚才那人按在了地上。他一看是赵寒,毫不犹豫地掏出口袋里的针筒对准还在原地发愣的董豪一插,推进器一推到底。

陈端撞开一个人跳上台,两人抬着董豪往指定地点撤过去。凌远把人交到老邢手上,陈端从腰间掏出个黑色小罐子塞给他,“去帮我师父,悠着点用。”

凌远点头,估计了下喷雾的有效范围,趁着人还未完全散尽摸过去。李熏然手臂伤只好了一点,这会一打起来早就撕扯开了。可他仍旧拼尽全力一拳砸到对方脸上,然后跳开到旁边——因为他看见了凌远手里的罐子。

凌远趁着被李熏然揍懵的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对准他猛地一阵喷——哎我去,好像用力有点猛了!!

白雾很缓慢的扩散开来,中央空调风向却是朝着赵寒那边的。赵寒猝不及防地被呛到,结结实实地挨了对面一拳。完了对面那人也呛进去一口,两个人双双倒地。凌远给刚才那人照顾了一遍催泪喷雾,赶紧联系季白来领人。

“季队正在清场,我跟凌远搭把手。”

老邢从场外跑进来,二话不说就准备抬人。忽然旁边“噗通”一声响,李熏然猛地跪到地上。

“大爷的……”

凌远来不及多安慰一脸痛苦表情的李熏然,和老邢抬上已经昏迷的那人就往外去。李熏然挣扎了半天终于勉强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季白已经在楼下侯着,一看李熏然的胳膊直皱眉头。

“你带熏然去处理下伤口,处理完一起来队里。”季白边掏纸巾给满脸泪水的赵寒,边朝对讲机里下达命令,“各小组回巢。”

凌远很小心地扶着李熏然的左臂,不用看他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干脆问前台借了一把剪刀剪开衣服,剪到一半才发现不太对——伤口渗出液还有点多,得去医院。

赵启平见到凌远又扶着小卷毛跑来急诊,摇头。

“李熏然你这是又跑哪里打架去的啦?”

“你怎么废话这么多,给他清创处理。”

赵启平乖乖消毒戴手套,“陈绍聪,两个清创包给我。”

远处另外一颗卷毛头答应了一声,小跑着拿着东西过来,一瞅就瞪眼,“哎呀妈,这咋整成这样了。”

赵启平不答,小心翼翼先消毒了周边,然后挑开衣服碎片。凌远去接电话,赵启平看那海苔眉毛都快挤到一起了,“说真的,再不好好养着真要影响肌肉组织了。”

“我这样子,怎么好好养。”李熏然叹口气,“庄恕应该告诉过你我是做什么的。”

赵启平看看可爱的卷毛头脸上一脸认真肃穆,点点头。

“你忍着点。”

刑警队一帮人回来,所有人都开始进入高速运转状态。两个被催泪喷雾弄得够呛的行凶者单独扔进了两个审讯室,董豪被带到另外一间单独的审讯室里躺着。

季白抱着材料站在走廊中央,威风凛凛的。

李熏然处理完伤口,一路催着凌远加速回了刑警队。陈端大老远就朝他们跑过来,“季队等你们呢赶紧的!”

难得大热天能有如此清凉的雨,李熏然是很不愿意进去开始工作的。他眯着眼睛站在门口做个两个深呼吸,转身看见凌远抱着文件夹在等他。眼神里不曾变的,是坚定,即使自己也身处漩涡。

他们…沉默地行走在刀山之中。


【未完待续】


 

这一章题目是一个铭文的名字你们信吗……昨天才卖了

 

【小剧场轻松一下】:

【李熏然不想跟你说话左手同时伸出去抓了一个水果挞,右手往嘴里塞了一大口三明治】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