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痛感延迟论(玻璃渣慎入/一发完)

Warning:玻璃渣/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写完了这篇/有虐慎入/结尾自己猜

痛感是会延迟的,对吗?

季白还记得他蹲在儿童区哄那个即将上台接受肺移植的小姑娘时问的。

“会痛的,忍过去就都好了。”

这是他给出的回答。

小姑娘似乎很开心,隔着面罩跟季白一个飞吻后被推进了手术室。听庄恕说后来的恢复很不错,排异反应很小,也能下地走路了……

季白是被气浪掀飞出去的,刚要有所动作却只能呛出一口血沫。他感觉不到疼,只是发现子弹射入身体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喉头咕噜两声,言语全混沌在涌出的血沫里。这时候大脑还是清醒的,思想也在运转,他看见李熏然朝他爬过来,攥住他的手。拉着他,扯着他,往一处废墟后面拖。

他眼睁睁地看着又一次小型爆炸发生了。李熏然摔倒在地上,刚要爬起来,一块钢板飞出来贴着后背过去。而他被李熏然一脚踹得滚进废墟里——虽然杂乱,临时看来足够安全。

安静的世界似乎将他抛弃了,李熏然趴在地上朝他大吼,却什么都听不见。这时候思维足够清晰,思考很多东西都快速很多。之前案情的疑点,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还要……思考一个人。

他一身白大褂,常拿手术刀一柄。是那个医院,市里,乃至全球都闻名的专家。

不工作的时候他喜欢宅在家做饭,季白去买菜,买什么回来就做什么。再普通的食材也能给他弄得花样翻新天天不重复,休假一周愣是把季白喂胖了两斤。恍惚间他以为自己还在出任务之前,庄恕简单做了两菜一汤,两人面对面坐着吃。他从砂锅里盛正热的汤,又将那人最爱吃的菜往面前推。顺带吐槽庄恕汤里盐又多了,庄恕一脸难以置信地舀了一勺亲自品尝才觉自己中计,隔着桌子也要伸过来吻一个。

嬉闹过后才是现实,他们也必须要面对现实。从这种不舍纠缠中脱身得越快,就越是能在复杂环境下拥有绝对的应变力。季白现在很安全,他想摸出手机请求支援,发现手边只有一个炸得黑焦的外壳,主板都不知道何时飞了。李熏然硬撑着从不远处爬起来蠕动着朝他来,十指抠在地上,抠在泥土里废墟里,不用想得血肉模糊焦黑一片。

他从季白身上摸索一阵,甩手一个信号弹送上天。

天昏地暗,视野的焦点再也无法对上,一切都隐隐绰绰,恍若魍魉游荡。

伴随着胸腔里一阵炸裂般的疼痛,季白猛地吐出一口血,堕入黑暗里。

他终于觉得自己能歇一歇了,周身轻松地感觉是少有的体验。有人似乎在叫他,还看见无穷尽的黑影游走在他身侧,沉默着,尾随着,摆脱不掉。他没忘记最后的痛感,大概是前几次爆炸引燃码头上的一些货品,又引起了二次爆炸。可是为什么直到最后,到现在,也没感觉到痛?

他仿佛能看见血浆注入受损的身体,药水从血管里流动向全身各处,试图唤醒沉睡的身体——以及沉睡的灵魂。

这里不是最终应该待的地方,他听见有人跟他这么说——耳边的低语,持续不断地唤着他,的确不是,他还要回去见一个人。

季白昏迷了五天才终于有了潜意识反应,他似乎闻到了庄恕身上的蓝风铃香水味。棉签蘸温水给他擦拭嘴唇,身体,监护换药,不忙时必定亲力亲为。他读《嫌疑人x的献身》,读《哈姆雷特》,金庸古龙,都是他爱的片段。

第七天,季白终于醒转过来。痛,全身都痛,没有一处不在痛。庄恕给他上了镇痛泵,嘱托实在忍不住了,按一下。他忍了十八个小时三分钟,颤抖着按到底。庄恕抓着他空出来的一只手,贴在他心脏的位置。他察觉到凉意——他在哈尔滨是见过冰窖的,外表虽然温热,内里已是极寒。

“你要是自己没坚持过来,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还有你,不怕。”他用一根手指戳了半天平板,写下五个字。

季白知道这一次的手术不是庄恕主刀,陆晨曦顶下了庄恕,他不知道那时的庄恕握着自己珍藏的一套手术刀,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三个小时才站上去做一助。他也没看见庄恕之前抖得不成样子的双手。

一院双刃亲自出马,结果自然圆满。季白一个月以后被推出了医院回家养伤,庄恕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做饭,各种季白现在能吃的适合吃的轮番上阵,保证天天花样不重复。更是在每天严肃地申请胁迫下喝一碗碗又苦又难喝的中药,熬药的罐子都愣是给他熬坏一个。

父亲早逝,母亲含冤死去,过早的独立让庄恕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痛和流泪,更没体会过心如刀绞的感觉。他忽然觉得心头痛,有种奇异的热流环绕上来,渐渐将他带回正常的温度。他甚至握住季白的手靠在心脏的位置,季白微笑着说,是热的。

虽然痛着,却甘之如饴地痛。这注定让人成长,甚至是更加坚定,携手同行。

积蓄全身所有的力气只是想睁开眼睛再看看你,回到你身边,哪怕只一眼,心亦甘,情亦愿。

只有这句话季白没说。

【END】

基本是处于一个癫狂的状态下写出了这篇,边敲字边喝红酒是不是只有我这么干??

写出来舒服多了。

评论(1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