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16

前文传送门:13  14  15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有请慎入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16  破晓


季白带着一行人风风火火地出去,队里又安静下来。

李局长看看儿子再看看凌远,笑得很苦涩也很无奈:“你不该牵扯进来的。”

凌远很平静:“由不得我。那个小姑娘走进我店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这个准备了。这不仅是为了宁市为了熏然,也为了······我自己。”

李局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庄恕很难得有两天轮休,跟石薇的关系相当融洽。两个人一起坐在地上看电影,用英语探讨剧情和人物。人虽然在家里,英语口语倒是突飞猛进。甚至隐隐约约有了纯正美音的趋势。他做菜的时候,石薇就靠在门边抱着庄恕的平板打游戏,顺便闲聊几句。

“Owen,你妈妈还在吗?”

“她很早就不在了,”庄恕很温和地看着她,边把切好的洋葱拢到一边,“被人陷害的,所以……我非常理解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

石薇点头:“我知道我爸对我妈,对我在做什么。可是我现在不能崩,这不是时候。我在忍着。”

“你现在要想的不是这些,”庄恕戴着手套从冰箱里端出几个玻璃瓶,“咱们做的布丁可以吃了,帮我把热好的枫糖浆加进去。”

季白在看守所的工夫,李熏然已经捡重要的跟李局讲了一遍。两个人商量商量着,说的有些专业术语就不是凌远听得懂的范畴了。最后李局长起身去打电话,小李警官长舒一口气瘫在椅子上:“你也真是心大啊居然一个人就去了。”

凌远很淡定地拉开李熏然的抽屉:“要什么零食?”

“提拉米苏吧。”李熏然无奈地叹气:“上面要是不批准我们的行动那也没有办法,虽然这是在铤而走险,却也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

“他……究竟是什么人?”

李熏然很不解:“远哥你说谁?”

“裴旻舒。”凌远下意识地双手交叉前倾,“你们当时查了石明的婚姻状况,她夫人跟这位裴先生……”

凌远下意识地看李熏然,李熏然也看着他,摇头:“没有找到任何信息,裴旻舒的号码……我再打是空号。”

“他如果真的想要帮我们,这个份上已经够多了。”李熏然摇头,目光落在写着英文的纸片上。“董豪在看守所还不到48小时,所里已经出了问题。再快点,再快点就好了。”

凌远忽然有一种疯狂到极点的想法,就是全心全意地相信裴旻舒带给他们的线索。他发现所有人,包括自己,已经站在无法回头的路上。

一路狂奔会是更好的选择还是万劫不复,他也不知道。

车里的挡板升起,裴旻舒手撑着头,手上拿着一张照片——看上去就会认为优雅又知性的女人,只是借着灯光才能看清那照片是黑白的。要忘掉一个人实在太难,完全忘掉一个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将照片贴身收起来,手指按一按,微微地凸起。

今夜适合饮一杯酒,敬自己,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黎明。


三个疲惫的人天刚亮的时候终于回来了,赵寒眼框明晃晃地挂着两个大黑圈。季白捡重要的跟凌远和李熏然说了,摇摇晃晃地往宿舍走。

李熏然赶紧掏手机:“恕哥,季队昨晚处理突发状况熬了个通宵你赶紧做点吃的接他回家睡一觉。”

人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的,那些颤栗和恐惧在不经意的时候就会降临。李熏然端着豆浆瘫在沙发上,整夜没睡的头脑运转速度快了两个度不止。他没敢问季白上级是否批准了行动或是对下一步行动的指示,他在等,很耐心地等一道命令。

他甚至在想如果上级不批准,他也要给自己,给卷进这件事的所有人一个机会。哪怕结果还是万劫不复。

狙击手占领制高点。

所有行动人员分三组,两组参与行动,一组留守。

找到嫌疑人,视情况实施击毙或抓捕。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他知道渴求以及真正的自己,他生来就注定是要守护这里的。

只是谁居左,谁又居右?

隔音耳罩挂上,李熏然举枪瞄准,扣动扳机。

凌远摘下耳罩:“八环。”

“不行,力量没恢复上来影响稳定性。这要在警校老师得往死里头骂。”李熏然戴上隔音耳罩,“继续。”

“放松,”凌远轻拍李熏然后背,“绷这么紧打的时候就没力气了,把瞄准点修正一下。”

London的味道弥漫在室内空间里,李熏然才发现这不是凌远夏天惯用的冷水,清澈温和。换了香水的凌远与他之间如隔云雾,更沉稳,更优雅,也更捉摸不透。

李熏然咬牙,举枪上膛,射击,中靶。

五发子弹先后呼啸射出,连他自己也感觉到枪管的热度和轻微的后座力。

凌远检靶:“四发十环,一发九环。”

“远哥…凌远,”李熏然给枪退膛,“这香水着实不适合你。”

“啊?”

“那些香料啊,前中后调啊讲讲就算了。关键是要跟气质相辅相成。我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感觉你让我抱一下好不好?”

小卷毛一个箭步冲过来,抱住凌远浑身上下闻一闻:“还是冷水和罗意威的味道适合你。”

凌远暗忖着要不是一早上起来没找着冷水的瓶子他就喷那个了,一边颇有点尴尬地搂着李熏然。右手轻轻地沿着脊背的线条安抚着,像他在医院里看见的妈妈哄小孩那样,一下又一下。

“市里才来的消息,行动批下来了。”

李熏然凑在凌远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跟他说:“上头亲自挑的队员,猜猜?”

凌远很老实的回答:“反正不会有我。”

“错了。”李熏然依旧保持着拥抱的状态,“你跟医疗组在后方,不用进入码头的区域。说实话远哥我真的很开心,却也很害怕。”

“队友在身边我能心无旁骛,但你不是。你是我……”

“李熏然,回去开……”

练习场的门忽然被打开。

两人还来不及分开,赵寒已经抱着文件夹走过来。一看果断转体一百八十度。

光靠狗粮他这个月饭钱能不能省一笔出来?

刑警队里帅哥多,受妹子欢迎的多,真正能成的实在少。不稳定的工作时间,未知的危险,使得他们重案组八个爷们儿除了季白通通打光棍。上一任队长跟老婆闹离婚,整个系统里都传的沸沸扬扬。他还记得那很有气质的女人站门口把离婚协议书拍在门上,孩子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爸爸!

老邢不算,老邢的夫人是在一次行动中牺牲的。

一个曾经的医生加一个刑警,谁都挺能理解谁。

季白没回家休息,庄恕送了饭之后一直在跟他交流这几天石薇的情况。小孩子接触不到机密信息,但是试着跟他交流了不少对于母亲的记忆。

“父母吵架,冤枉和破碎的童年让她已经对家庭的概念模糊。尤其是长时间侵害,一旦这堵墙崩塌下来,心理干预必须马上跟进,不然这个孩子就毁了。”庄恕抬头看见凌远和李熏然一齐走过来,“我得回去了。”

打了个照面的功夫,所有人又回归自己的轨道。凌远跟着李熏然走到楼上会议室门口,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他低头看屏幕,一个未知的号码。

犹豫的时候铃声已经停下,一条短信跟着过来:“一个人来三区的控制室。”

“远哥,就差你了。”陈端在里面喊。

手机上又是一条短信:“手上不要不老实,你在三楼会议室。”

里面再次有人催他进去。

他犹豫了片刻,“给我两分钟解释一下。”

“熏然,店里出了一点事情需要我亲自过去处理,很快回来。”

李熏然低头看材料:“行你开车慢点儿啊。”

边下楼的同时凌远一条短信发过去:“上个厕所。”

“半分钟。外面黑色奔驰在等你。”

半分钟能尿完提裤子再跑到队门口,不是有问题就是那啥,糊弄谁啊。

凌远假装划拉手机下楼,老邢站在楼下抓紧时间过个瘾,看见凌远招呼:“来一根?”

“别,三楼马桶堵了卷纸也空了,一股子味道。我出去透透气。”凌远摇摇头,“等会叫李熏然不要带我午饭了,晚饭也不用。”

才刚出门,街对面果然有一辆奔驰缓缓掉头停在他面前。

“关机,手机丢进旁边垃圾车。”

最后指示么,凌远笑了。

他面对着车窗关机,从卡槽里取出芯片丢进垃圾桶。打开车门,上车,黑色的游鱼无声地融入车流中。

世界陷入黑暗。

老邢最后一个进的会议室,一身的烟味:“三楼厕所不昨天才清过吗没堵啊?卷纸也有。”

“马上说行动部署了你扯什么皮。”季白打开投影,“凌远呢?”

李熏然开电脑,放幻灯片:“他说店里有事,回去处理一趟。我还让他开车慢点……”

几人对视一眼。

“等等。”季白起身去打内线电话,“查一下监控,看刚才有没有一辆香槟色别克开出队里,车牌3KU84。”

“没有啊,咱队里除了姓凌的那个没人开别克。还在车位里。”另外一头的声音非常肯定,“哎,刚还看到他走出去。”

“有没有看到去了哪里?”李熏然追问。

“没有。”

李熏然打开高德地图定位了队里和药店的距离,四点八公里。他盯着地图,又看了看几个打出去却显示无人接听的电话,缓慢地抬头看周围所有人。一瞬间所有的信息如海浪,翻涌着,呼啸着拍打过来。


山呼海啸,风声与呜咽,哭声,嘶吼,他独自站在道路上。这里陌生得他已经不认识,虽然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

他还有半句话没说完,他伤口的药也还没换,他熟悉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还要每天一大早叫凌远起床,去药店对面的早点摊吃现磨豆浆……

李熏然张口,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无尽的缄默。

怎么这么冷。




【未完待续】



完结倒计时!正文还有三到四章!!

下一更只会更玻璃渣······我大概要疯了。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