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17

前文传送门:14  15  16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有请慎入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17  止杀

李熏然在焦灼的时候,庄恕打的电话带来一个更糟糕的消息。

“石薇被人带走了,我没事,但是家里东西一团糟,已经报警了你不用回来。”

季白低声跟那边说了几句,转身喊赵寒:“准备提前行动。”

陈端看着李熏然瞬间从灼灼燃烧的火焰瞬间黯淡下去,急得问老邢:“凌远走之前最后跟你说了什么?”

“三楼厕所堵了,卷纸空了。”

陈端在纸上写下数字“3”,一边安慰李熏然:“凌远说这句话是有含义的,师傅你千万别乱。”

“卷纸空了,纸空,空纸,控制。这个是指他被控制还是地点?”老邢习惯性地转笔,“码头控制室?整个保税仓那么大,哪个控制室?”

“保税仓分了一共五个区,”李熏然忽然出声,“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强调三楼,很大可能凌远被带去了三区的控制室。投影三区的平面图,我要看。”

凌远并未像电视里狗血桥段那样被套了头套带走,他才发现这根本就是唬人的——真正有钱根本不需要这么玩,就像这辆改装过的奔驰,全黑隔音挡板就足够让他隔绝外界。车载音响里在放李斯特的狂想曲,激昂的节奏,沸腾的血液。

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

他现在······绝对不能慌,也不能乱。

从刑警队出发后向西行驶约十五分钟,换向朝北行驶。以行车时间来估计他们将要去的地方应该是江边诸如码头出入口岸一类的地方。宁市不临海,目的地就只剩下保税区的码头。再加上最后短信里提到的三区,目的地已经清晰明了。

凌远摸黑将薄外套的领子理好,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后座上。现在最需要的只是安静等待,一如所有需要的时刻。

车速慢下来,缓缓驶入这个城市的最边缘。

季白亲自交接人员装备,传达一道道来自上面的指令。厅里来谈判专家,所有人都没想到是薄靳言。没带简瑶没带他最得力的助手,只拎着笔记本电脑站在所有人面前,很温和地看他们。眼神落到李熏然身上,更温和,更坚定。

李熏然一瞬间也安静下来。火星遇见氧气,迎风而起,复而燎原。

他们再一次并肩作战。

车终于停下来,有人从外面给他开门扶他出来。凌远本能地眯眼睛,重见光明的感觉实在是太好,至少比一个人闷着舒服。

各色各样的集装箱堆叠在一起,遮挡出一片投影。有些箱借助塔吊在运出港口,像是巨人的一堆小积木。而他们不过是散乱积木里的灰尘,风吹一阵也就没人记住了。

这是凌远看环太平洋的时候唯一留下的印象。

“宁市的这个港每天进出口货轮也不多,大概一千艘左右。基本都是小货轮,千吨万吨来的不多,虽然江水不比临海港口,水深不达标,但位置很重要。”

有人在他背后仔细地为他介绍,声音很温和很好听。

凌远不敢回头,他已经在心底确认了这熟知的声音来自于谁。更多也更荒谬的事实翻涌上来,而后那浪潮也的确翻涌着、嘶吼着,狂妄嚣叫着让他看清让他承认,让他堕进那深渊。

现在他只是跟着往建筑里走,踩在刀尖上,一步步亲自接近残忍的真相。还有那个小姑娘,还有李熏然,都不能放弃。

两人走进建筑,很快有人从阴暗里出来搜凌远身上,然后又退下。还没走到门口,凌远听见门里近乎癫狂的弹奏,而后渐渐平复。一个很儒雅戴着眼镜的身影站在门口朝他微笑,像是老友多年未见后的重逢。

那防盗门复又关上,再度归于沉寂。

李熏然和季白面对面擦拭配枪检查弹夹,他把子弹一颗颗倒出来又一颗颗装回去,犹豫了很久还是找了个皮质小包将特制的几十颗子弹装进去。人见不到,有个东西在身上心就是定的。

季白已经穿好防弹背心正在拎背包,示意李熏然给他搭把手。李熏然拎的动作做到一半停在半路,默默地掏出一个梅饼塞进嘴里。酸甜口感差点让他龇牙咧嘴面目狰狞,还是嚼两下吞了。

他看着觉得想笑:“又偷吃,给我也来一个。”

李熏然很认真地考虑了下,又很小心地从左胸口袋里掏出一个独立包装的梅饼递给季白,季白看着梅饼再看他的小师弟眼底,长叹一口气。

这心心念念的哟。

两人走出地下室,队里参与行动的人都排在门口。陈端顶着特大号头盔还有点挤,咧嘴跟李熏然示意。大家都在呢,不怕。

季白点头:“出发吧,突击队已经到位了。”

这建筑里并不破旧,Normcore在这里被发挥到极致。临窗那里加出一个小的阳台,很随意地放了一架贝森朵夫的钢琴,刚才的那位男士就是在那里进行弹奏的。

“凌先生,喝什么?”

“美式,什么都不要加。”凌远拿起被随意扔在桌上的线装书,“1890London……还是首印本。”

“四年前我去利兹,在一家旧书屋里高价买下来的。”石明把咖啡端到桌上,正视凌远,“我抑制不了对那些文字的依恋和掌控,纸张的触感能给我温暖,这就像是……”

“无法自拔的喜欢或爱。”凌远补充。

石明终于笑:“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这之前我们可以聊聊别的……去跟底下确认好,提前三小时出港。”

他把平板电脑推到凌远面前,沉睡的孩子,心电监护仪和各种各样的管子从外界延伸入体内,进行源源不断的输送。

凌远还在想怎么将变动的消息传递出去,石明捧着杯子开始笑:“我们还是谈谈这个孩子好了,更有趣一点。”

“没什么有趣的,对于你来说她也是一枚棋子而已。倒是咖啡这么好,不喝浪费了。”

凌远很自然地端起杯子,苦涩与醇香翻涌上来,思绪清明。

本质上他们殊途同归。

“在一个医疗资源相当匮乏的社会里选择动手不是最佳选择,你可能需要委屈一下。”

“记得给我加个垫子,芝华士……实在不适合我。”

凌远很随意地往沙发上靠过去,任凭那很暖的睡意席卷过来。

苯巴比妥,主用于焦虑、失眠、睡眠时间短早醒患者,30毫克至100毫克间酌情给药,晚间一次顿服,有助于催眠。

几小时的监控调度里,他们找到了唯一一辆开进这里的黑色奔驰。李熏然逼着自己嚼发干的面包,一边盯着监控里的动向。季白在外头跟技术科的人商议派无人机进去看看,再决定是智取还是强攻。

陈端的头脑万年难得的灵活一回,他问了几个玩这些的朋友,回答是一般不来这里也进不来,有电子围栏的可能性很小。他自告奋勇要跟赵寒等天黑了摸到控制室附近看看情况,李熏然点头同意。

“师傅说好了啊,结束了请我吃盐水鸭。”

“小混球,这时候还想着吃。”老邢一巴掌呼他头上,“确认装备去,半小时以后出发。”

“你就别打击他了,忙完了师傅带你吃鸡。”

李熏然难得地开个玩笑。

无人机的录像遣返回来,给正准备出发的先遣队一记沉重打击。除了靠近控制室的地方有持枪护卫来回穿梭巡视,一些道路上还布下了路障。离控制室不远的码头附近灯火通明,装卸作业紧锣密鼓地继续。

“我们出发。”季白打开夜视仪,“这里靠你了。”

李熏然点头,拍拍师哥的肩膀,目送着熟悉的身影没入沉沉夜色。

凌远揉揉脸,终于醒转过来。他发现这卧室里除了两张行军床和那些设备外再无别的东西,一张床上躺着自己,另外一边他再次见到那个可爱的孩子——他尽量让自己这么认为,眼睛却始终不能欺骗自己。他摸到床边拔掉那些没入体内的针头,触到胳膊上的置留针。

“你来了。”

“是我,别动。”凌远侧着身让光线照进来,小心翼翼地将衣袖放下回归原样。

“自己的错误为什么要迁怒到我们身上,”石薇靠着床头,她在笑,凌远看来却像是可怖的从地狱来的魔鬼。她背对着凌远套上衣服,开始穿鞋,缓缓地走到小窗子前,“仇恨的转移没有用的,可笑啊······”

她转过来看着凌远,“但愿我们今天能活着出去。”

“为什么这么讲?”

“那些箱子里全都换成炸药了,全都是。毁尸灭迹很容易,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不是我爸。”

凌远一瞬间觉得全身都凉透了。石薇却忽然对着凌远开始掀开上衣,最后露出一块绑在后背上造型幼稚的通话手表。她小心翼翼地取下来捧在手里,是至高无上的宝藏,唯一的希望。

“求你一定要抓到他,求求你。”

凌远摸到侧面的按钮按下去开机,一点光亮闪烁在小房间里。他按下紧急电话,然后将手表放在两个人中间。

十几秒能有多长?人一秒钟平均可以说出两个字,做出十种以上的动作,蹦出几个念头,更可能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改变一个城市一群人,甚至就是自己。

“您好,请问您遇到什么问题了?”

电话声音还未落,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江边。凌远和石薇双双被震趴在地上,脑海中噪声轰鸣。

他冲到窗边扒着看。火光叫嚣着冲上天空,并不温暖,也并不明亮。

暖色调也可以觉着很冷,真的。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