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无证驾驶(HE/不好笑不要钱)

 @楼诚深夜60分   很久不来投稿了,真的是因为太忙碌。

今日主题:翻车


一个无证驾驶的蔺晨和一个交警琰琰的故事,让我先找找无证驾驶怎么罚。。。



蔺晨来了金陵的第一件事就是捯饬一辆车,代步用的。

他受够了每天挤着三号线过江,挤得午饭的榛子酥都是压烂的。等到了金陵大学门口,他还得巴巴地买一份鸡鸣汤包跑进去,前后左右都没瞧着有人,狼吞虎咽地解决早饭。

不然你想让他使着轻功飞到教室门口,外带着一身汤包香味去上课?不可能。

蔺晨拎了半只盐水鸭,转着车钥匙开始哼小曲儿。他让自家兄弟的朋友搞来的车,还不要钱,真的划算。想想他拄着文明杖把车钥匙交给自己的时候,嘿还跟割了他肉似的?!

这车虽然小了点,却也够新颖,够别致。车主竟然还是个甲壳虫乐队的死忠粉,CD一转起来,心情立刻就好的要飞上云霄去。

广州路的法桐树稀疏地点些阳光,点在车顶点在路上,点在刚好温暖的风里。蔺晨一脚油门轰下去,黑色Polo汇入不见头尾的车流中。阳光是暖的,车子也挺新的,鸭子是水西门的,人生美好还缺一壶酒。

他超了两个车拐弯驶入中山南路,抬头看一眼站在转盘中心的雕塑,是个相当伟大的人。当年历史课,他的论文开题都是跟这位先生有关的。

“现在是五点四十分,欢迎您继续收听开心方向盘,我是……”

蔺晨打方向,加速准备出转盘,视野里忽然有个穿着反光背心的高大青年示意他靠边停下来。他乖乖减速,靠边停车,把窗子摇下来。

“您好,请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

“啥?”

蔺晨不是没听清,他是觉得一堆晒得跟黑炭一样的外勤交警之间,怎么还有个这么好看的?不只是眉眼,他还能从眉眼里看出一点悠长而温润的味道。

“我是九大队的萧景琰,”那年轻人亮了一圈证件,很认真地盯着蔺晨看,“请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

蔺晨很一本正经地胳膊撑在方向盘上,“这是啥?”

萧景琰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听错,很耐心地又问了一遍甚至还在系统里查了车牌,才发现面前这个眼神四处飘忽还时不时盯着他看一会的男人是真的不知道。

“很抱歉先生,我怀疑您是无证驾驶,请您跟我走一趟。”

“哦哦哦,好。”


蔺晨人生中头一回乖乖进局子居然是因为一个美人。

萧景琰上任以来居然遇到一个这么乖乖听话的,只可惜是个无证驾驶。

他闻着队里独有的烟味、油腻和食堂混在一起的味道,差点掉头就准备跑。奈何美人摘了帽子,正在跟前面一个戴着墨镜的严肃男人说些什么,似乎两人关系不错,并不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

当然那人一摘了墨镜他就知道是谁了。

“阿诚?你怎会调来这里工作?”

“蔺大哥你怎么会······算了,你这我也没有办法帮你,车子必须要扣下,罚款肯定少不了·,最严重可能要拘留······”

蔺晨一把将阿诚扯到一边,“刚才那个人叫什么?”

明诚刚要开口,蔺晨已经走到了一排证件照之下仔细寻找,最终锁定了一个浓眉圆眼的年轻人。

他反复念他的名字,呢喃之间,梵音隐约,城墙巍峨,红衣猎猎。这个人,这个名字,都似曾相识······

他应是个画里的,戏本里,最英俊潇洒的人儿啊,连骨子里都是美的。

萧景琰。

蔺晨跟学校请了十天假,原因无他,蹲局子。

然而这十天他觉得是过得最开心的十天,一辆车哪有一个美人重要?只要能看着美人,想着法子追到手,这点代价,值得。

他出门给梁仲春打了一个电话:“喂?给我报个班,我想考驾照。要离九队最近的驾校。还有,给我把车弄出来,你怎么不跟我说在这里开车还需要驾照这个什么东西的啊你是不是想害死我还害得我丢了一个月饭钱······”




【END】




后来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萧景琰无意之间翻到了蔺晨当年写过的一篇日记。

“车可以不要,美人不可以不追。更何况,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是在城墙上,还是在山中的楼阁边上,还是景区的溪水边?

所以我真的不在乎了,车子可以不要,其他的劳什子都不要,我只想尽力去追一个人。”

后来蔺晨还因为不知道开车需要驾驶证被自家兄弟们拿去当做笑料,讲了半年还在有人传。

而且,版本还越来越奇怪······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