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Special birthday(一发完)

 @奔跑的蓝汐 


汐哥416生日快乐啦!!你的车随后送上!!


一个两千字不到.双方极度撒狗粮不甜不要钱短篇!



1.

生日是什么?

顾名思义是指人出生之日,也是每年满周岁的那一天。

但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父亲把我送到美国的私立高中读书,读大学读MBA,有十多年几乎只有我一个人在度过。沉浸西式文化十多年不但没能融入那种夜夜开趴的氛围中,倒越发让人喜欢安静,注意细节。

我是谭宗明。

从白手起家到如今的商业帝国,上海的中心,也是我所有的梦和辉煌,在这里我是世界的主宰。

快到不惑之年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拥有了一切,唯独少了一个人——身边的,亲近的。那跟Andy和我的秘书是不一样的,那只能算是得力的助手,但是陈亦度不一样。我的帝国,我的无上理想,似乎都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而创立的。

我们都是疯子——工作上的。我可以为了一个案子连轴转三五场酒会,他可以为了一份设计稿而毙掉之前的二十七份修改稿,事实上那些每一份拿出去在业界内都是精品。

我们像行星的引力,熠熠生辉而相互吸引,we are the perfect one.

我逐渐了解亦度的一切,他的喜好,他的忌讳,他的生日。陈亦度先生不缺钱,也不缺衣服,他的品味有一股18世纪的那些伯爵一般的优雅和高贵,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就包括后来我的那些新的西装,配上温莎结更是不输国外的手工制作款。

气场是先天所接触的很多东西,包括你的阅历共同决定的。

本来想送他wacom最新出的一套数位屏,但他却坚持最重要的设计稿一定是手绘。或许送他趁手的绘画工具会是合心意的礼物?

“画图就像呼吸和写作,这些事情让我极度放松。”拉格斐先生说的,大概就是他最理想的工作状态。于是我选中了辉柏嘉255周年的纪念套装——事实上我买的时候已经售空了,只能多花一点钱。感谢直觉让我选中它,和一支2000年酿制的干白一起亲手送到陈亦度家中。

我连曹钟都没告诉,大概是个……surprise?

生日快乐,度先生。

有你在的人生才算是完满,真正的完满。



2.

别吵,我要改设计稿。顺便给我在楼下星巴克买一杯特浓美式,双份奶,不加糖。

生日……啊,明天的确是我生日,不过那又怎么样,每一个对DU来说至关重要的秀不亲自把关我不放心。

我是陈亦度。

正如你所知,在罗德岛读完硕士回来就开始在圈内摸爬滚打,直到创建DU,直到……遇见谭宗明。

有人说他像鳄鱼,沼泽里的王者,攫住经济的咽喉,掌控着世界和一切,我也这么觉得。从晟煊的最初到现在,虽过程有差,本质上我们却殊途同归。

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顶多是那天的下午加泡一杯锡兰红茶,来一块新鲜出炉的蓝莓玛芬蛋糕就算过了。我的助理也熟知这一点,六年来她知道我喜欢那个牌子的茶叶哪家的蛋糕,但她不知道我已经心有所属。

我的卧室里有一张对开的半身像,还没画完。画的是谁你也能猜到了,不必多说。当然,只有眼睛现在深入完成了。为什么是眼睛?大概……大概是因为深邃。

这个词其实很空泛,但再适合用来形容他的眼睛不过了。

当天设计稿终于定稿,准备开始打板选料,也因此那天回家回得特别晚。回到家才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有些不一样,除了我心仪已久的干白葡萄酒,还有一个big size的航空纸箱。里里外外花了五分钟才拆干净了包装,简直是惊喜——想了很久要买但却迟迟没有下单的那套辉柏嘉的绘画套装,现在正在我面前。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与我心有灵犀呢?我的谭先生?

你比我更了解我,有时贴心更胜过我的亲人。

下个月你的生日,前段时间拿到的定制袖扣可以送你了。暗金色的龙形图腾,配什么西装什么衬衫皆是百搭,正好送给你作为生日礼物。而且你一定会爱上它的眼睛——我采纳了朋友的建议,用黑钻点了两颗眼睛上去,活灵活现的呢。

红酒斟满,不过不是一只高脚杯,是两只。何必急着要走?一起跨过这个夜晚,开始……全新的一年。全新的一年里,你我都安好。

当然,我们也可以共同度过这个夜晚,一起到天亮的。这都取决于你,我的谭先生,谭宗明。

只要你喜欢的,我都给你,即使远在两极。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END】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