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雪夜归

甜的,放心。

上海难得一片白茫茫的干净。

陈亦度开车回佘山,半小时的路程由于积雪硬是多花了一倍时间。他把车停到车库,从地下车库走上来,转身在冷空气中做了个深呼吸——冷冽的味道倒灌进肺里,清澈且难得。他看那些晶莹的、透明的六角形落在他大衣上,围巾上,头发上,甚至是睫毛上。呼出来的热气在路灯下打个旋,飘散到未知的黑暗里。再跟着转两圈,非要在白茫茫一片里留两个脚印子,权当是找一点小小的趣味。

安静啊,真难得。

别墅里一片亮堂,这终于给人一些温暖。是有人的,而不是有时他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忘记提前打开家里的灯光系统。他们都无声地站在黑暗里,空气里也只有冷冽。不像此刻的别墅里,空气中,有些温暖的味道。

他在玄关把雨伞交给老严,抖落围巾和大衣上的雪花,循着味道传来的方向过去。谭宗明穿着居家服,正围着锅子煮些什么东西。甜香的味道飘散在厨房里,悠悠地扩散在一楼的空气之中。

“在煮什么?这么香。”

“我让赵启平从日本带回来的水磨年糕和赤豆汤,给你煮甜汤吃。还买了熊本县的拉面和黑蒜油,走海运过来。”谭宗明把红豆沙倒进碗里,又往旁边的蒸锅里去取年糕。白糯的年糕泡在红豆汤里,竟勾得人味蕾一阵悸动。

陈亦度喜好各种甜汤,广式的糖水甜品都是他的最爱。一次在广州开会,为了一碗姜撞奶,竟晚上一个人开车去顺德买了再返回来。谭宗明亲自下厨给他煮甜汤,味道还未感知,这份心意却也化在心里,丝丝甜蜜温暖。

他忽然想起那次与谭宗明在箱根的一家温泉旅馆,也是下雪之时,小炉正热,两人温酒,只是吃着温泉玉子竟也觉得人生享受不过如此。但身上的寒意还是让他先在浴室里把身上泡得暖和了,才出来享受这份美味。

“真是好吃,赤小豆磨得非常细。这个天吃上一碗,实在是享受。”

谭宗明看着陈亦度低头细细品味,忽然就笑了,如水上涟漪般荡漾开去。

“只要咱们都在佘山,我变着花样给你煮。”谭宗明顿了下,状似无奈地耸肩,“大不了咱们一起长胖呗。”

陈亦度抬头,瞪着谭宗明看了半晌,两人一起“盒盒盒盒”地笑。


陈亦度裹着被子翻了个身,“老谭,你上次看见下雪是在哪里?”

谭宗明很认真的想了想,“瑞士。”

“国内!”

“喔,那大概是我十三岁的时候。后来我出国读书,看见下雪实在很简单。美国如果不下雪,去加拿大一定看得见。”

“真是难得的回忆,”陈亦度裹着被子往谭宗明那边靠了靠,“我上一次看见也跟你差不多,只不过是在苏州的一个小镇上,天地间都是安静的,真好。”

“有你也很好。”谭宗明凑近些,两人额头相抵,“那么晚安了,阿度。”

【完】

温泉玉子:玉子,日本对鸡蛋的别称,温泉玉子一般利用泉水热煮至五成熟。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他,只是我知道,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也要走下去。给自己一个交代。

zxy,happy birthday。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