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二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
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19

前文传送门:16  17  18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有请慎入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注:本章部分关于装备的使用及描写略有OOC,已经查阅资料最大程度地做到避免,如不能接受,请慎入。




19  再逢


石明显然是优秀的,优秀到让所有人都意外——他甚至精通空手道和跆拳道,两者的结合使得他在与李熏然的搏斗中不落于下风。李熏然一边要拦着他一边要顾及裴旻舒,新旧伤口交叠,体力逐渐落在下风。虽然粉尘爆炸成功让两人脱开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裴旻舒一时间手足无措,他没有李熏然懂得枪械使用,更不精通格斗。他只有隐忍和仇恨,燃烧殆尽若是不能换来成功,十年隐忍便将功亏一篑。

千钧一发!

两发子弹,一前一后从远处呼啸着洞穿了石明的身体!

“别让他引爆!李熏然小心!!!”

烟花冲上天空绚烂绽放,美得天际和人都失去颜色。炸药和它工艺上虽是殊途同归,走的是更极端的一条路。

李熏然被爆炸掀飞出去,他看见燃烧的火焰,绚烂、温暖、熟悉——他想起了石薇说的话和那晚所做的梦,远处被掀上半空的季白凌空朝着石明又开一枪,摔在另外一个集装箱上。

凌远目睹了一切——事实上他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李熏然的背包被他捡了回来,他把里面东西哗啦啦倒一地,找到一把手枪,李熏然的佩枪。自己提炼的东西李熏然应该是带着了。装卸弹夹他不会,上膛他看过军事天地的纪录片,只能赌一把。

他匍匐在地上,绕过集装箱,绕过火堆,躲在最接近的地方。

枪已经上膛,凌远举枪端稳,扣动扳机。

李熏然体力已经不支,泡在江中更是消耗了大量体力。这会又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一脚,整个人瘫在地上。头被一只登山靴踩着,脸歪向一边。

他的身体还想搏斗还叫嚣着自由,伤口渗出血,温热地淌在地上。

凌远呢,他亲爱的老凌呢?

他在哪里呢?

黑暗和重影时不时地开始影响他的判断,石明又踹了他一脚,朝着裴旻舒低声地笑,魔鬼般地疯狂。

“十年,这十年是我最快乐的。凭什么她能这么做我就不能?!凭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指向我?!”

“生不出孩子,我找了代孕,没想到人性还是贱!所以,都别走……”

凌远被再一次的爆炸掀翻在地上,他觉得内脏一阵天翻地覆地搅。但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手上的这把枪,这几颗子弹。从骨到血肉里的自私疯狂,在这一刻是唯一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

都别走,那就都别走了。

“不是说都别走了吗,”凌远开始笑,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疯狂,“是不是,是不是你说的?”

石明听见声音,很不屑地啐一口吐沫,“我还以为是谁,另外一个疯子。”

“我是个疯子……”凌远停在原地,“疯就在于你不该动他……不该动李熏然!”

我爱的人啊!

转身,上膛,凌远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丢枪,冲刺,靠近,锁定胸骨下缘脾的位置,肘击、闪避、再补一拳!

石明挨了最后两击,终于倒地不起。

凌远再一次确认石明失去行动能力,终于蹲在地上去看李熏然。李熏然歪着头看他却不大能动,一头卷毛又脏又乱,还要挣扎着伸出一只手去安慰他,不过是受点伤而已。

我没事呀,还活着的,我们都还在。

“我们都做到了。”

李熏然看着凌远,看江边昏暗的灯,很是想仰天长啸终于案子收尾了还成功表白了,虽然他现在基本没有了行动能力,一切都苦尽甘来,都值得。他扯扯凌远,示意他怎么退膛,换上之前的弹夹,开几枪算是通知。

凌远长身站在不远处的斜坡上,连着开了三枪。

他回到李熏然身边,十指相扣。李熏然仍旧躺在地上,江风给他带来身边人熟悉的味道,他想象得到灰头土脸的凌远样子应该也是可爱的,反正怎么看都可爱。相看两不厌,古时候的人真是聪明,形容山水还是人说的都合宜。

虽然这情形实在不太合时宜,也勉强能算是个约会。

李熏然想想就想笑。

增援很快循着枪声接近他们所在的位置,李熏然被抬上担架。他们同时也在相距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季白,人摔在集装箱上却没什么大碍。身上破破烂烂看着恐怖,李熏然心里是有底的。他看着季白被人搀扶着朝他过来,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准备撤出去。

并没有人注意到一只手,和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与怨念按下的动作。

 危机预料感似乎来得太迟了。

担架摔在地上,李熏然拼尽全力把离得最近的一个人拽进一旁的废墟。回头看凌远陈端老邢季白他们,哪还有影子?!

他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目眦尽裂。

人间,炼狱,火焰,悲号······

一瞬间,堕入地狱。

他看见凌远头顶摇摇欲坠的钢板,季白的挣扎······

他也听见陈端撕心裂肺的哭声,抱着老邢跪在地上。

他的反应,冲出去,纵身一个飞扑将凌远压在地上。钢板带着力量沉重地砸下来。

他再也没有恐惧,没有知觉,似乎有人在呼唤,李熏然却再也听不见。天堂、时间、流逝、悲喜,一切的一切在他面前逐帧闪过,他想到抱着凌远做的零食在家窝着看蜘蛛侠的时候,Uncle Ban说的那句话。

“能力愈大,责任愈重。”


河流,山丘,鸟鸣,云流······

隐隐绰绰的光线,人声,混乱,嘈杂。

李熏然非常不喜欢这种环境,深层意识里他却知道自己在医院里。有管子插入身体,源源不断的输送药液与其他液体进入身体,他甚至掰着手指头想,凌远呢?怎么没看见老凌?

不行,这不行,凌远不在他真的不安心。

他得醒过来,必须醒过来。


凌远在李熏然对面的普通病区。

他每天都穿过走廊,在隔离门的外面看仍在沉睡的李熏然。粉尘吸入对他的肺损伤不小,这几天都是在养着。李局长李夫人一起降临ICU,除了看李熏然也少不了跟凌远的一番长谈,末了的两周他开始收到每天一份的煲汤——虫草鸡汤养心汤百合银耳羹,天天变着来。李夫人笑眯眯地看着凌远全部喝下去,忽然就叹气。凌远听见,抬头看李夫人,李夫人也在看他。

他看见一个母亲,一个平凡人对于儿子的疼爱与心疼,与李熏然无差的那种。

他忽然有点想哭。

凌远挂完水喝完了煲汤,准备在护士的搀扶下出去走走。宁市的暑意有消退的趋势,风从窗外吹进来,贴着肌肤的温柔。护士知道他每天这个时候惯常要往ICU那边走,去看一个很帅的卷毛青年。

他慢慢地,慢慢地,走到门口,床上是空的。

凌远转身就要问护士,但他忽然止住了口。

他在一片耀眼的光里,很安静地坐着。连吊水的架子都是美的,镀上的金光,也镀在他的眼角嘴角——折翼的Dominions。守护城市,守护人民,他是为了维护秩序和渡过难关而生的。

李熏然也察觉到了背后有人,他被护士缓缓地推着,转过身来。

他看见他的凌远,他的爱人,他拿命都要守护的人。

凌远走近他,俯下身,很轻很轻地环住他。他闻见香皂的味道,混合着温热的阳光一起交织在空气中,无声而美好。

李熏然伤的其实真的不算重——这是他自己认为的,之前旧伤未愈再添新伤,新旧交叠外加感染引起了一些并发症。上手术台之前庄恕和韦天舒光看已经吓了一跳,也得亏是他俩,不然开腹之后的状况普通主任上来都怵。李睿听完状况都皱眉头,何况后来被凌远完完整整地都知道了?

至于季白,好的差不多就吊着个快捆成木乃伊的胳膊回了队里。这几天一些事情和后续的处理也有条不紊地开始收尾,石薇也开始接受心理干预和药物治疗,虽然关于以前的事情又说了不少,但还是有很深很重的坎触碰不到。他们根据描述找到了石明在江边购置的一栋别墅,敲掉装饰墙后找到了裴蔓薇的尸体,也算是给当年无解的案子一个交代。

石明的残骸被找到,一节胫骨,一个焦黑的头骨和小块的盆骨残骸,外加一个压烂的眼镜框。他的一切被连根拔起,错综复杂到所有经手的老刑警都以为像是在地里拔花生。

再一次看见石薇是在李熏然出院一个星期后,凌远开车带李熏然前往的。那家私立医院拥有着最好的美籍心理专家,凌远跟他交流半天,转述给李熏然。

多年的影响和控制以及药物都不是能够轻易摆脱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她需要更多的呵护。

李熏然听完只是摇头。然后他在灰绿眼珠的注视中,说了一句话。

She should have a family again.


在医院里呆了一个月,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的李熏然很不能适应。凌远先行回到自己的房子里打扫卫生,一个多月没有回去落得全是灰。药店重新对接了一下,网店竟然被几个小伙子做的蒸蒸日上,实体店里也一切正常。老板干脆一挥手:集体放一个星期假,带薪。

李熏然简单地扫了个地擦擦灰,推开客房房门,一切都是照旧的。凌远的背包凌远的箱子,还有一件没来得及收起来的POLO衫,落了灰了,他把其他衣服卷在一起,送进洗衣机。

凌远晚上快九点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拎着盖浇饭和豆浆。李熏然大老远蹦过来:我闻见了好吃的东西的味道!

“你说的那家的盖浇饭,还有豆浆。”

“我去,”李熏然打开盒子猛扒一口,“老头盖浇饭啊!”

“应该是这家······老板还说有个卷毛小伙子很久不来吃了,给你多加了一份酸豇豆。”凌远一边喝豆浆一边说,“现在事情都结束了,算是兑现承诺。”

“那我呢?”李熏然歪着头想了想,“承诺兑现了,我还要不要?”

“要,”凌远难得地微笑,“李熏然同志肯定是要的。”





【未完】



下一更完结,随后开番外。

不出意外一篇开车,一篇是后续的交代。大概暑假/6月开新坑

会自己给这篇设计封面来练练手玩儿~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