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见倾心 06

来自明薰的碎碎念:

【本篇是我在去威海前的最后一更( ∩'-'⊂ )because金陵太热,抗日抗不下去了!得跑了去躲躲!

轻溓在本章感情线有推动,有情节(σω<)☆

如有涉及专业名词不准确,不符合逻辑的地方欢迎小伙伴们指正!✧⁺⸜(●˙▾˙●)⸝⁺✧

自己觉得还蛮长的了,应该足够high一把🙄🙄🙄】

——————————————————————————————

🍉🍉🍉【前排提供急救包,可以免费快递给齐大总裁和Derrick同学(σω<)☆】🏥🏥🏥

——————————————————————————————

【06】

        晚上睡得太迟果然不是好习惯,陈溓一大早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问题似乎有点严重。加上一直以来的轻微低血糖,等他迷迷糊糊地穿好衣服,再去迷迷糊糊地挤牙膏,结果差点就把洗面奶给挤到牙刷上去。好不容易给冷水洗清醒了,揉揉抱着他裤脚不肯松爪的CICI,他还是狠狠心拎着笔电下了楼。

        金陵秋天的气候还算不错, 虽然是阳光闪耀,空气里却难得的干燥凉爽。二十分钟,陈溓少有地赶在早高峰之前到了办公室。Olivia已经帮他准备了早餐,还有今天的日程表。他一边取出楼下巴黎贝甜的手作红茶,一边仔细看过纸上的一条条文字。而其中被荧光笔显著标记过的最后一条,就是他下午三点要去汉尚华庭那边查看项目实地。Olivia把时间安排得相当合理,上午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安排一些公司里的琐事。只有这边毫无牵挂,他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实地的研究里去。

        曾经也确实有人问过他,难道就不能两边都兼顾着,这样还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他也想过,也不是分不开这个心。但既然这个项目到了他的手上,他就必须得对这个项目负百分之百的责任。每一个项目,都应该不留遗憾。至少,也要无愧于本心。

        这也是他一贯的原则,从未改变过。

        桌上的电脑刚打开,一身黑色裙装的Olivia施施然地敲了门,来到陈溓的桌前。“电子图纸我已经全部备份进了ipad,下午带过去可以在现场直接查看。3D模型我已经让工程师和数据分析在处理了,还有什么需要处理?”“建模完成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抽空把汉尚华庭这边的图纸资料,包括模型在内单独拎出来归档。其他日程还是照旧。”
 
      “早饭是否需要调整?”Olivia点头,干脆利落地抛出最后一个问题。“明早开始,手作红茶换成他们家的茉莉蜜茶,记得要大杯,谢谢。”放下手中的日程表,陈溓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她这个冰山工作狂有条不紊的安排。结果下一句话差点没把正在喝茶的他给呛个半死。

       “你不是一直不喜欢那些甜蜜蜜的味道吗?”

        他丫的……敢情他的好助理是不是误会了些啥?陈溓好不容易平复下内心莫名的冲动,才以一贯的冷静回了句“只是偶尔换个口味而已。”然而这回答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更是直让Olivia盯着他多看了几眼,才踩着鸽灰色的地毯走出办公室。

        被盯的有些发慌的陈溓赶紧强迫自己进入工作状态,结果就连查看图纸也没了心思。抬头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才九点刚过一刻,他已经没什么心思在研究图纸上了。烦躁就像长势无可遏制的野草一样,开始在心里疯狂地滋生。他也只好放下手头所有工作,坐到面对整个金陵的落地窗前。芝华士的柔软让他有一刻几乎要昏昏欲睡过去。掐了掐额头让自己稍作缓和,他还是抓起手机,不受控制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齐言轻刚从晨会里出来,手机就开始传出一阵悦耳的stay with me。一看显示,嘴角竟然也不自觉地上抬了一个细微的角度。“我是齐言轻。”“齐总,”陈溓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细微的倦意,“下午在哪里碰面?”

       另外一边,齐言轻并未着急开口,只是眼神里有了些波澜。他听出来了陈溓的声音里有着疲倦的意味,直接了当地开口道:“我顺道把你带过去,下午两点二十在楼下等着。”

       笑话,就他语气里那个状态,开车上路非得出事不可。

       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陈溓抓着手机就愣在了沙发上,直到听着齐言轻挂断电话,也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确认下碰面的地方,怎么这人就跟在游戏里触发特殊剧情了一样,瞬间就来了个突然的一百八十度大反转?他甚至已经开始盘算,下班后要不要去超市买点核桃补补脑子。最近又是面对设计案,又是突然切换模式的齐言轻,他陈大设计师的脑子还真有点不大够用了。

       陈溓还是如约在楼下等着齐言轻过来。没过多久,黑色的 Carrera 911就悄无声息地停在了他面前。一身FENDI的定制西装,衬得齐言轻更是深不可测。系好安全带,保时捷便已经平稳地进入了主干道。一路无话,车里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安静地不大自在。陈溓本来想说些什么,但齐言轻正在开车,也不方便打扰他。于是就双手交叉着,偏头去看窗外一闪而过的那些风景。齐言轻的余光瞥到副驾上陈溓的侧脸,忽然就有些忍不住想开口询问的欲望。但车还在绕城上,也只好按耐下心底潜藏的疑惑,专心地驶向前方。

      不过四十分钟,他们已经到了项目区门口。听过负责人大概地介绍,陈溓接过旁边施工总监递来的安全帽,顺手就递给旁边的齐言轻。齐言轻有些诧异地望了一眼已经扣上安全帽,正在取出IPAD的陈溓,也没多细想就把帽子扣到头上。几人跟着负责人一起向里面走去。

       金陵城南部的开发,这几年正是如火如荼的时侯,连带着周边的地块价格都是成倍地炽热翻涨。陈溓一边与齐言轻交换着意见,手指同时在平板上轻巧地滑动了几下。

       “我刚才大致了解了周边的环境,证明了我的想法是可行的。只是汉尚还有江景的元素在内,夏天如果有持续的暴雨,导致水位上涨,迟早会影响到前面那几栋。”“孟总,你们这边是否有跟水汛部门确认过相关要求?”认真听过了陈溓的建议,齐言轻转身问向旁边的总负责人。“确认过,我们也严格按照防洪要求空隔出了二十米的隔离带。但是这样一来,后面的景观,视野角度又会受到影响。有些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被点到的孟初有些犹豫,要是这关键点处理不当,那他这次的投资基本就赔了个彻底。

      “这个倒不用太担心。”陈溓已经把孟初心里的担忧给猜了个大概。干脆把手上的平板递到两人面前,“等会我们去看一下,是否可以根据河流动力学原理,来开挖一条贯穿整个项目区的景观内河。这样作为内渠既满足防汛需求,同时也可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孟初接过平板,看着动画演示,半晌,才抬头锁定了面前一脸漠然的陈溓,缓缓开口道:“不愧是在德国硕博连读出来的高材生,没留在老头子的设计所……果然是正确选择。”

       听到这句话的陈溓,缓缓回过头来,语气里虽然平静,却透着十足的坚定。“德国虽好,毕竟不是久留之地。这里,”他踏了踏脚下坚实的土地,“才是我们的地方。”温润的黑色眸底,此刻却好像化学试剂骤然间起了反应,开始有难以言喻的灼灼光芒在跳动。

        孟初又深深地望了一眼面前脸上毫无波澜的陈溓,才接着带着两人去看了下大致需要开挖内河的地方,又商议了不少细节。陈溓提出想和齐言轻单独再转转,孟初也就同意了。只是提醒两人尽快回来,晚上想单独请两人应酬一下。

        走走停停,停停拍拍。手里的平板完全代替相机上了场,拍的64G内存瞬间下去大半。齐言轻就干脆屁颠颠地一路跟在他后面,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溓一心沉浸在项目的情况上,时而皱眉,时而又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我怎么突然觉得,我今天来好像就没做什么事。”齐言轻随意地踢了踢路边的碎石,望着仍在低头忙碌的陈溓道。“是啊,齐总是负责投资的比较多。只要运转得当,这次项目,”陈溓抬头,伸手比了个数字,“起码这些。”

        “哪止,”看着陈溓终于从工作中浮游上来,齐言轻突然莫名地感觉,今天金陵城这天气,似乎都要比平时舒服些,滋润地人心情都舒爽起来了。“那倒要恭喜齐总。”陈溓淡淡的笑了一下,举起平板准备再多拍几张近处的结构时,却被人夺了过去。“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毕业,又在汉诺威学习过。陈总的求学经历,似乎比我还要丰富多彩。”手中的IPAD被抢,陈溓倒也未有怒色。只转头反问道:“那齐总以前是在哪里读书?”“倒是比你差些,在哥伦比亚读完研究生,我就回国开始接手一些晟枰的事务。国内市场不稳,初来时也是颇为艰难。”

       漫步在项目区的小路上,齐言轻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毫无察觉地比平日多说了不少。就连陈溓也是不断地叙说些以前求学时的经历,午后的阳光将两道修长的身影投射在褐色的帷布上,且走且行。

       陈溓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午后有些暖熏的气息,再睁眼时忽然就愣住了。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让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猛地将站在原地的齐言轻撞开。齐言轻背后突然受力,不由自主地踉跄冲出几步。好不容易稳住身体的惯性回头去看时,整个人忽然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陈溓痛苦地蜷在地上,左臂上的衣服被划开了不少,混合着暗红色粘连在一起。甚至在低声抽气的同时,都还有着暗色不断地渗洇出来。

       齐言轻几乎是奔到陈溓身边,二话不说就把他半是抱着半是搀着地扶了起来,声音里的怒气几乎如同滚滚沸水。“怎么回事?”

      “脚手架……铁卡……嘶……”陈溓痛的只是倒吸气,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他还想多说些什么,身体已经腾空被抱起。明明是午后,他却觉得整个世界突然开始拉上了帷幕,渐渐昏暗下来。

        声音消失了,光线消失了,一切忽然都开始安静下来。

        他最后还记得的,是齐言轻把他抱起来时说的那句话,“我送你去医院。”

        接着,一片沉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