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 一见倾心 07


【07】

        齐言轻来不及跟孟初过多解释,小心地把陈溓抱到副驾驶上,油门一踩,保时捷朝着离这最近的明基医院绝尘而去。顺手扣好安全带,打开车载,拨通了一个号码出去。

       谈子遇刚领着几个护士从病房里巡视完出来,手机就在衣兜里欢快地跳跃起来。一看号码,顿时有些想笑,“齐大总裁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别废话,人在不在医院。”齐言轻根本不敢去看副驾驶位置上的陈溓,脚下又是狠踩一脚油门。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因为闯红灯连吃的单子了,只希望赶紧把陈溓送到医院。

       千万别出事,千万不要有事!

      “有人受伤?什么情况?”谈子遇几步避开嘈杂的人群,声音骤然冷静下来。“我朋友,被工地上的铁卡砸中了胳膊。不知道情况怎么样,看他好像还有低血糖,五分钟后到医院门口。”

      “我知道了。”挂断电话,谈子遇跟急救科讲明情况。立时就跟着护士推车来到门口。刚好看到黑色的保时捷几乎是电光石火间冲进医院,在自动门前堪堪停住。立时就有护士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把陈溓推了进去。

        跟着谈子遇一起办完所有手续,齐言轻靠着走廊上的护栏,神色有些愠怒:“我跟陈溓一起去项目区查看实地,结果他被脚手架上掉下来的铁卡砸中胳膊,还要麻烦你一次。”正好有护士拿来陈溓的片子和病理报告,谈子遇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运气不错,居然没伤到骨头。左臂缝了九针,有软组织挫伤,肘部这边少量瘀血。病理报告上说他的低血糖还挺严重,我建议等这边情况稳定下来了,吃点中药调理下比较好。走吧,一起去看看。”说完,还故意用胳膊肘捅了下脸色缓和不少的齐言轻,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你们俩,什么关系啊?”然而齐言轻直接给了他一记锋利的眼刀,径自向前走去。谈子遇自觉失言,也只好赶紧跟过去。

       仪器的机械声,消毒水刺鼻的气味,还有走廊上有些遥远的人声,构成了陈溓醒来时记忆里的全部。

       病床被调到了一个十分舒服的角度,让他可以半躺着观察四周。右手边的架子上挂着透明的液袋,透过手上的针管一点点地透进身体内。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齐言轻和谈子遇几乎是并步走进病房。陈溓刚醒来没多久,精神状态还不是很好,黑色的眼瞳仍然有些迷离,但还是伸手想去抓床头的手机,被齐言轻给拦住。然后他亲自拿了手机,递到陈溓有些冰凉的手上。

       一边任由谈子遇给他做完检查,换上新的一瓶水离开病房,手上同时也拨了一串号码出去。先是交代Olivia这几天家里有私事没法来公司,让她项目上有任何的情况随时汇报过来。然后又打给管家,让他把CICI送到朋友的宠物所照看几天。接连打完好几通电话,陈溓才放下手机,有些疲惫地靠着床闭目休息。恍惚中感觉有人坐到身边,平时低沉威严的声音里带了几分难言的歉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齐言轻的声音,陈溓勉力撑起身体,缓缓开口道:“齐总当时走在我前面,我刚一抬头就看到头顶上的脚手架在晃,然后的情况,就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对不住。”齐言轻难得地开口,竟然是道歉。看着神情有些茫然的齐言轻似乎有些不同于往日,心底的想法霎时脱口而出,“愿不愿意听我一个计划。”

       齐言轻闻言,缓缓地转过头来盯住仍然靠在病床上的陈溓。面色仍然苍白,眼睛里却有灼灼的光,像无尽黑暗中天边的一抹晨曦,带着难言的光彩。“汉尚作为高端项目区,竟然在工地上会出这样的事情。现在知情者还少,我们完全可以合情合理地在孟初那边敲一笔,我的医药费,总得有人给我报销。”

        坐在床边正在倒水的齐言轻,手上跟着就是一抖,黑色西装上瞬间就晕开一大片。他把手上端着的水递给陈溓,脱口而出的却是:“医药费我来付,你安心养病。”

      结果话一出口他就开始后悔。陈溓讲的完全在理,而且他们这边还有绝对的优势。齐言轻他自己这边只要运转得当,就是突然想要撤资,让孟初那边来一个措手不及,都完全行得通。掩饰住面上的尴尬,他又开口问道:“病理报告上说你的低血糖很严重,怎么回事。”

     陈溓觉着今天齐言轻的态度,总有些让人说不上来的别样味道掺和在里面,却又有着某种醇厚而令人留恋的味道,诱使人去接近。

     好像不太对。

    “过分夸大,昨晚看图纸睡的有些晚了。中午午饭没来得及……”

    “没来得及吃。”齐言轻皱眉,望着躺在床上的人眼底的清澈光芒,他心底预备的一通火气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通冷水,实在是发不出来。出口的气话却说的是“等拆线起码还要三天,医院会有人专门负责你的饮食。你给我在医院安心待着,好好吃饭!”

     他妈的不是好像,是真的不太对!

     陈溓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齐言轻夺门出去,愣愣地看了半天旁边桌子上的半滩水渍。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平复一下内心的纷乱,却有一缕淡淡的气味飘到了鼻腔面前。他闻的出来是BVLGARI的夜幕之水独有的味道,而这令人无法抗拒的气息,还萦绕在房间里,迟迟不去。

     那是齐言轻今天身上的香氛味道。

     而且还难得地,让他实在是无法讨厌起来。

   【🌸来自明薰的碎碎念小剧场🌸】

      嗯,逃出金陵的火炉,带着宗主和小哭包一起出来度假了。在海边吃吃喝喝码出来的产物(ξっ´ω`c)表示回南京以后一定、一定好好更新!

【电话声响起】

(齐言轻:喂?作者人呢?你让我家Derrick受了伤的这事打算怎么办?

明薰:嗯,凉拌,我先跑路了!)

【系统提示:您的作者已经被齐言轻给送便当下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