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双医生/凌赵】便当和鱿鱼圈(双XXcp七夕活动/一发完)

送给@奔跑的蓝汐 的七夕甜饼~嗷嗷嗷!

顺带@简歌 妹纸,注意身体呀!!!

 

    内容关键词:七夕贺文/宠妻狂魔老凌/神助攻/无剧情无逻辑/只是为了发糖吃吃到糖尿病

    【人物设定照常放在开篇】:

       凌远:

       身份:赵医生的【男】盆友

       上海市第六医院 院长

       原人物出自电视剧《到爱的距离》

       (为叙述方便,就把他和赵医生扔到一个医院了!)

       赵启平:

       身份:凌院长的男【女】盆友

       上海市第六医院 骨科医生

       原人物出自电视剧《欢乐颂》

       好吧…最近双医生cp我给站上瘾了,又正好赶上七夕,所以就赶着七夕的浪花,再来发糖!再来发糖!再来发糖!【重说三】

       要是吃不成糖尿病,我就把王字倒过来写,绝无玻璃渣-(・ω・」∠)_因为胃不好【什么鬼】

————————————————————————

        听说今天是七夕节?

      不过这好像跟我没啥关系……像凌远那样忠于工作的人,怎么可能记得住这种日子?

       赵启平已经拿着手上的X光片看了半天,可他一点东西都看不进去。就刚才来看胳膊的那个小姑娘,明明只是轻微的软组织挫伤,居然还是男朋友陪着一起过来的!又是跑上跑下地缴费,前后又是拿药又是买吃的哄……

      更关键的是,那个小姑娘说,自己是下楼给男朋友买他最爱吃的流心芝士塔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小赵医生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妥妥的!

      看完上午最后一个病人,赵启平拿了自己的饭盒准备去打饭。一摸自己的饭盒,竟然是热的!再打开一看,怪了……难不成今天老天看他可怜,派了个海螺姑娘下来??仔细看饭盒,小小的饭盒分成了均匀的几部分,晶莹雪白的米饭上面点缀了生菜叶。又有鱼松点缀于其上,鱿鱼圈被人精心地摆成同心圆,里面填满了让人想要大快朵颐的剁辣椒……这便当,可谓是够新颖,够别致!

      可是话说回来,自己这一上午除了去了两次厕所,就没有离开过诊室。离开期间,还有当班护士替他看着,不可能有人进来做调包的事情。问其他几位,也是一脸懵逼。凌远?凌远是最不爱吃鱿鱼圈的,理由是他嫌弃这东西热量太高。更何况院长办公室跟他们骨科相隔甚远,他个大忙人是绝对没空往这儿特意塞个爱心便当再跑回去的。鱿鱼圈他虽然爱吃,却只敢在得月楼买个小份外卖,回家看球赛的时候解解馋而已。

      要是给那位知道了……只怕晚上又要整肃家风了!

      回头看看现在这盒饭里,除了底下铺垫的蔬菜和米饭,满满的都是鱿鱼圈和剁椒啊……天啊,感谢上帝!!

      赵启平一瞬间感觉自己简直幸福得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筷子刚准备大快朵颐,拿着饭盒的手忽然一顿。平日里的鱿鱼圈,都是极为松散地分布在盒子里,而他饭盒里最中央的的鱿鱼圈,则被人按照大小重新排列过。从下到上,从小到大一共有六个。

      难道说六这个数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在内?工作年数?读书?亦或是什么别的日子?

      小赵医生的心情像是跳楼机一般,经历了一个完美的大起大落。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还是把那“鱿鱼圈塔”拍了一张下来,然后快速解决了午饭。

      下午门诊的人有些意外的少,骨科除了两个患者来找他复查,几乎就没啥人经过这里。赵启平趁着闲暇功夫往椅子上一摊,就开始对着“中午未解之谜”发呆。结果就是想到头都要炸了,也没想出啥结果来。两个患者复查完,再到下午的常规巡视完成,也才用掉了两个小时而已。直到下午五点的下班时间,有好些医生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赵启平仍然还纠结在这个问题上难以自拔。

      吃一份鱿鱼圈不过是绞去百分之一点的唾液,用去两颗苹果那么重的嚼劲儿,一份红红的剁椒,一个和凌远其人一样规规矩矩的环塔,费了七分钟的咀嚼时间,可是却吃的他食不知味。简直让人有些生气而又可笑。暂时把杂念放下,他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装进包里,离开了科室。

      从骨科所在的三楼走到停车场,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接着坐电梯到负一楼才是。赵启平拎着笔记本走在路上,忽然感觉有人在背后拍他。回头一看,是拿着饭盒晃悠悠的韦天舒。“你小子今儿个不值大夜班啊?”“今天本来就不是我啊,”赵启平被这忽如其来的疑问句给搞的有些莫名其妙,“哎,没事没事,你回去路上可慢点······诶!”韦天舒有些欲言又止,还是拿着饭盒,哼着小调赶紧走开了。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带着满腹的疑问开回家,凌远竟然还没有到。百无聊赖之下的赵启平只好打开电视看起奥运会的直播来。六点半,终于有人按响了门铃,开门一看,居然不是凌远,而是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外卖小哥。

      “请问是赵先生吗?您的香海鱿鱼圈外卖。”

      “等等等等,我没有叫外卖啊?”赵启平感觉智商已经严重跟不上节奏了,中午是鱿鱼圈,晚上居然还是鱿鱼圈,谁能给他个解释???“上海市里世界1305,赵启平先生,订单是在店里下的,下订单的人还让我给您这个。”外卖哥从盒底拿出一张纸条,上头是一行陌生的字迹: 

      The right one is on the way,and if i could rearrange the alphabet,i 'd put L and Z togther.

      落款人的地方没有名字,只是几个符号:(━ ....)他辨认了半天也没个头绪,只好拍了照片发给远在刑警队里的李熏然。

      专业人士速度就是快,不一会就得了回复。“摩斯电码,转换过来是数字六。”

      又是数字六。

      赵启平一面嚼着鱿鱼圈,一面直皱眉。手机上来了信息,凌远说医院里头有突发状况,今晚很可能回不来。让他先睡下,不用等了。说是不用等了,但赵启平想想也知道,身侧无人,已难成眠了。

      一夜清明,第二天一大早,赵启平匆匆的扒完早饭赶去上班。挨过上午时间,他拿着饭盒匆匆的往他的“休息室”——凌远的院长办公室走去。刚一推门他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里头不但李睿和韦天舒都在,还乱哄哄地吵成了一团。间杂着“你宠老婆也不能抢我的午饭”这样无厘头的对话。

      “怎么今儿个这么热闹?”赵启平装作无意的往沙发上一坐,拿起饭盒准备吃饭。面前的三人对视一眼,竟然同时望着韦天舒道:

      “你来解释!”

       好歹还是一起出来的师兄弟,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全是猪一样的队友。韦天舒瞪了李睿和凌远一眼,才缓缓开口道:“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昨天的午饭忽然变了?”

       赵启平点点头。

      “因为这个没良心的说要给他老婆改善伙食!”

      “是不是想知道昨晚谁订的外卖?还有那张纸条?”

      赵启平再点头。心中直腹诽道韦三牛你他妈有话就不能一次说完,还躲躲藏藏个什么劲。

     “凌远订的外卖,李睿改了字迹代笔的纸条。”韦天舒说完,还恶狠狠地盯了李睿一眼,没想到李睿竟然难得好脾气地扶扶眼镜,开口解释道:“凌远昨晚是真回不来,夜里还来了个车祸重伤的患者。但昨天是你们认识六周年,赶着今天又是七夕,他心里挂念你,就让我们俩去跑了个腿。”

      赵启平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把饭盒放到桌上,转过身去抱住了凌远。

      韦天舒一看前方要高能反应,赶紧拉着一脸严肃还没缓过来的李睿溜出办公室。末了还不忘“贴心”地把门带上。

      再不跑,等着吃狗粮啊?

      他拒绝这个套路!

      “老凌,我先不说你抢韦三牛的便当来给我改善伙食的事。昨晚有重伤患怎么也不告诉我?害得我要夜不能······”

      “夜不能寐。”凌远好气又好笑地揉揉赵启平的头发,把桌上的几个纸盒拿到茶几上,开口道:“佳人于归,若觅良机,你我定处一处。”

      “老凌····说人话!”

     “如果能重新排列字母表,我定会把L和Z放到一起。现在,”凌远把另外两个纸盒打开,里头全是他喜欢吃的,还有一份香海鱿鱼圈。

      “千万别跟三牛说,因为这次我直接抢了他的外卖。太不靠谱了。”凌远用叉子挑起沾满了剁椒的鱿鱼圈送到赵启平嘴边,眼中的宠溺黏稠如蜜。

      “张嘴,乖。”

评论(2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