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晗遇/双教师设定】寒遇(一发完/大学日常)

      答应 @浅溪-stream 小溪妹纸写的一篇,这个cp好像有点冷啊嘞,张鲁一和尹正???人名及性格设定沿用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估计写出来可能是个短篇QAQ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能写成个啥样子,同祝各位食用愉快~

      另外,本篇有把谢晗的变态性格稍微拉低,不会那么明显暴力就是了233333傅子遇的老妈子性格及相关照旧沿用,希望是个甜饼,也扯不起来什么虐点,真的。


 

【1】

       傅子遇是在一个很冷的时候来到南大的。

       天很冷,那时还下着雪。作为一个娇生惯养在南方温室天气里头的技术宅boy,这样的天气让他跑去给学生上节课都觉着麻烦。

       他抱着笔记本电脑往机房走,雪已经积了不少,踩脚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天地一片白茫茫的干净,什么也看不见,偶有几个学生匆忙的从他面前走过去,却也是神色匆匆。

        脚底一滑,似乎是被积雪覆没下的什么给绊了一跤,整个人连带着他的宝贝笔记本也一同往前摔出去。身后忽然被人用力一扯,霎时又有了平衡。回头看时,见是个穿了长风衣的瘦高男人,脖子上随意地系着BURBERRY的格子围巾,手上还拎着琴盒。想来是个音乐老师?

     “走路可要慢一点。”

        男人的声音很是低沉,沙哑得有些让人迷醉。像是在夕阳下独品那些顶级红酒的感觉,有些令人迷幻且难以自拔。他忽然就想到那年被薄靳言拉去奥地利听新年音乐会时,坐在金色大厅里听到的室内乐,悠扬而又回味绵长。现在面前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竟然不亚于此。

         不成,这人竟然挺有意思的……

      “先生也是南大的老师?”

      “古典乐方向小提琴老师,谢晗。”

      “网络工程专业博士生导师,傅子遇。”

【2】

       自那以后两人算是认识,却又像若有若无地淹没在了人海中。

       傅子遇带着四个博士生,最近又赶上毕业季的工作忙时。平日里光是毕业项目、论文答辩都够他忙的焦头烂额,自己的小公司项目也到了关键时刻。结果薄靳言还突然这时候蹦出来说:要给他家安迪升升级,简瑶的笔电也不大好使,有空让他也一起瞧瞧……

       气的傅子遇差点就想把刚买的咖啡直接泼他脸上。

       这都什么朋友啊?!他自己饭还来不及吃!

       刚准备抓起手机叫外卖的时候,他的学生忽然敲门进来,手上是一份外卖模样的东西。

    “老师,有人给你订的饭。”

       傅子遇打开盒子一看,这像是外卖的水平吗?!明明就是大厨!鱼骨被细腻地根根除去,绵软的直接在口腔中化成一片绚烂。旁边的西兰花烧的口味清淡,简直就是从最深处拿捏准了他胃口的感觉。

       后来傅子遇才知道,谢晗为了能让他吃到口感上佳的鱼肉,都是先用手术刀对半剖开尚还活着的鲜鱼,抹上盐腌制半小时。在腌制的过程中,鱼会不断的挣扎跳动,试图摆脱身体的极致痛苦,但这个过程,却最是能让鱼肉入味至深。

       然后,用瑞士军刀将鱼肉一片一片的切开,开始新一轮的烹调。每次烹调前总少不了一首室内乐,伴随着悠远沉醉的声调,让生命在其间悄然逝去。据说那样死去的方法,没有任何痛苦,鱼肉才会是难以想象的鲜美。把每一次烹调当做一种极致的享受,谢晗曾经这样说过。他无法想象那双修长的手在摆弄一片片鱼肉时,会是有多么的好看。因为每次展现在他面前的总是精彩纷呈。

       他也看不见那背后的阴暗。

       傅子遇最喜欢午后在工作室,伴着那落了一地的细碎金色,手边有starbucks的大杯馥芮白,抱着笔记本电脑处理各种事情。有时谢晗下午没课,也会坐到他这里来。抽空带了琴盒时,只要他愿意,总会拉两支舒缓的曲子,当Kausienranta的曲调走起来,恍然还以为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坐在塞纳河边上,或是徜徉在有着彩绘玻璃窗的哥特式教堂里。

       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3】

       谢晗还记得傅子遇头一次发火的时候。

       那时南城的天气实在是糟糕得有些过分,持续了持续了几日的暴雨,依旧没有停歇的趋势。傅子遇家住在城郊的公寓里,倒没受什么影响。他尚还可以趁着城区交通尚未“瘫痪”撤回大本营,却在那日下了课准备回家时撞见了抱着一堆乐谱和琴盒的谢晗。

       南大地势不算太好,校园内已经积了大半。所幸正赶上暑假,影响也不算太大。但若是要方便行走,也必得卷起裤腿趟水而过。才走了一半的路,便看到谢晗抱着一堆乐谱拎着琴盒,步履维艰。身上的灰色衬衫是湿的,黑色长裤也是湿的,却把怀里的东西护得周全无恙。

       视线在空中对撞的那刻,竟然有些尴尬。

       傅子遇二话不说就奔过去帮他抱了不少乐谱,然后渐渐往停车场撤退。把东西放上车,车内冷气一上来,谢晗就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为了从音乐教室里抢救出这些他几乎是视为珍宝的乐谱,起码来来回回淌了十几次水。好歹坚持着到了家,他还心心念念着自己的小提琴和后备箱里成堆的乐谱。

       傅老妈子用编程的飞速煮好了姜汤,亲自端到谢晗身边。

    “不喝。”

       谢晗摇头,声音里已经有些沙哑,听上去更像小提琴的琴弓在弦上摩擦过的尾音,有些微热和迷惑。像他平日里在音乐教室内听的那首Finding Beauty,勾动了不少蛰伏的思绪,还有些莫名地情感涌出来。

   “怕辣?”傅子遇从来不缺耐心,加了些红糖,然后又用嘴试了下温度,“这回可以了。”

      那人有些无力地从沙发上挣扎起来,看了一眼傅子遇手上的碗,还是接过来开始闷头喝。喝了大半的时候忽然停下来,盯着傅子遇看。

   “你也必须喝。”

      老妈子掉头就准备跑路,有没有人知道他从小就不爱喝这些东西啊?!

      刚准备开口婉拒的时候,谢晗已经把厨房里剩余的姜汤倒了出来,学着他的模样加了些红糖。

   “我不……”

   “怕苦?”那人的嘴角完全是好看的笑意。

      有些炙热的气息靠得近了,接着便有甜甜的暖意缠绕上来,抵着舌根缓缓流淌进食道深处。末了,舌尖还半是挑逗半是邀请地勾勒过唇齿的曲线,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傅老妈子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喂汤方法吓懵逼。

   “是要我一口一口喂,还是自己喝了?”

      赶紧抢过碗就往嘴里倒。

   “真听话。”

      碗被那拉惯了小提琴的修长美手拈了,放到一旁的茶几上。接着是有些像是被松木燃烧的炭火烘烤过的炙热倾泻开来,散了大半身体里的寒气。谢晗边打开旁边的琴盒,边耳语在窝在沙发上的那人耳边:

   “我拉了十几年的GypsyDance,要是能和你一起……让旋律进行到美好的深处…咬合的紧致感···那才是最让人窒息的。”

【4】

      我不清楚,你从何而来,又将何去。

      亦不知曉,你的过去,和你的将来。

      我时时徜徉在音符的世界里,亦或是在乱如烟海的软件代码里逡巡,藉此远望那些尘世普通的美好幸福。却不及一个寒日里的交错,从此牵绊永远。

      我看不见你背后的阴影,却愿意用所长为你织就黎明。

      望不清你背后的鲜血淋漓,荆棘密布,却愿意倾尽全力去争取和守护。

      有时真想躲进挑剔的人群,这样夜一深就可以找到最耀眼的那颗星。

       Si l’amour est un constant célestes.

评论(9)
热度(44)
  1. 戏浅鱼Wuli_明薰 转载了此文字
    对于我亲爱的筱薰(小紫),我只想说我爱你,深深的爱你。也是难为你了忙着雨夜还这么爱着我❤❤❤红心蓝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