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想去那里,只因有你1 (地标/人物群像)

        下雪的时候总是能勾起不少特殊的回忆,所以有了这一篇。    

         跟着他们一起去一次这些城市吧。无论是为了人文还是美食,或者只是公务出差 。@奔跑的蓝汐  @突然想换个名字  @简歌  @helene  @天蒓Gwen  @Devil小恶魔  @长安花早  @浔茶w  @楠楠自语lnn

         我在金陵等你们。

        脑洞源自和 @Snow 小雪聊天时的创意。

        下雪了,虽然只是微雪枝头,有些地方,也该去了。

——————————————————————————

     【北平】· 方孟韦

        下雪了,北京变成了北平。

        去一次北平吧,方孟韦依旧在警察局里,固守信念浩然而終。

         他依旧是那城里最明亮的白月光。

      【湖南军校】· 王天风

        他依旧是军校里最优秀的教官,会把自己的牛肉罐头让给明台,会为了死间计划义无反顾。

        他的身影,在傍晚落日的余晖里,在军校的铁门前,依旧是明朗和严肃的,却又有一丝柔情。

        去一次湖南吧,就算是在街头的小市里啖一碗螺丝或是火宫殿的臭豆腐。

       【金陵】· 萧景琰

        金陵初薄雪,约摸才覆了梢头。青砖黛瓦,故景如就。宫殿的棱角隐没在一片浅浅的白色里,愈发得好看了。

      “我想小殊了”

      “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他活在这个世界。”

        风云几卷,烈火清平愿。昔年朱弓,可是壁上空弦?

        他将一腔的风骨热血都留在了这里。

        回眸望去,那人站在王府门前,风霜加身,眸中是沉稳与不畏风波的从容。当年的金陵啊,霁月清风,琅琊榜首,风流不尽。

        起风了。

        去一次金陵吧,这里不仅仅是六朝古都,还是萧景琰魂牵梦绕了一生的地方。

     【上海】· 明家四姐弟,谭宗明、陈亦度,凌远、赵启平

        明公馆依旧还在,阿诚刚把汽车停在门口。拎着公文包下来给大哥开门。

        明台躺在沙发上看着泰山百货的月刊,姿势依旧没个正形。看到了新出的黑曜石袖扣,吵嚷着让大哥给他买一对,说是最近的“Fashion”。

        大哥无奈的看了一眼,依旧还是掏钱,让他明儿个自己提溜去。

        阿香回老家了,依旧是阿诚做的晚饭。熟悉的味道,哪怕只是一碗普通的鸡汤浇面。大哥还觉着“这面做的真难吃”,结果被一句话怼回去“难吃就走!”于是又默默坐下来吃着了。

        如今我们终于活在了阳光下,此生最大的心愿,触手可及。

        上海依旧霓虹闪烁着,谭宗明站在金茂大厦的落地窗前。手边是从容的休息时间里,刚抽完的雪茄。还有点火星。他不自觉着就把手贴在落地窗上,冷的。终于算是入冬了。

        鬼知道股市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

        谭宗明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出去。

        DU的大楼里,最高处依旧有着星星点点的亮光。陈亦度坐在工作台前,手上的铅笔不断画出纷繁的线条。面前的纸上,是一套定制西装的设计稿。

        他想的是就送这个给谭宗明当新年礼物,这样也实在。米兰那边的订单延误了,之前给他订做的TOD'S的西装迟迟没有寄过来。干脆自己动手做一套,还方便些。

        手机忽然响起来。

        陈亦度修长的指节划过手机接听,嘴角带着温和而又少见的笑意。在上海冷风席卷的夜里,看起来总是暖的。

        然后他放下铅笔,拎着手边包装好的礼盒坐电梯下楼。拉风的保时捷911已经如约而至。谭宗明戴着他送的Raybon墨镜,朝他招手。

        上海市第一医院。

        一台联合手术刚结束。赵启平几乎是强撑着写完手术报告,就靠着墙睡过去。凌远刚从刷手台过来,就看到连护目镜都没摘就摊在那里的修长身影。今天有门诊,跟了三台手术,最后一台还是联合。

        医生也是人,他们也会累。

        凌远帮赵启平刷手,全身消毒完毕,才和韦三牛一起将青年拖回了院长办公室。然后想了想,在手机上拨了一串号码出去,然后转头望向窗外闪烁的夜空。有细密的丝线交错在玻璃窗上,手掌贴上去,是冰凉的感觉。

        外卖的鱼生粥送到了,赵启平也迷迷糊糊地刚睡醒,闻到食物的味道瞬间清醒了。于是两个人就在办公室里边大口喝粥,边讨论患者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末了,喝完粥的赵启平说他突然想吃成隆行的蟹黄捞饭,还被凌远打趣了两句。

        晚来天欲雪,能食一饭否?

        去一次上海吧,无论是迷醉在城市飛速發展的节奏中,还是流恋在弄堂的软语咿呀中。

        从外滩到弄堂,一个时间的跨度。

        从成隆行的蟹黄捞饭,到南翔镇的小笼汤包。

        走吧。

评论(2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