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此心无垠,应如水(浴水系列/污)

【相比于庄季来说更温和

高污

温泉PLAY

【关于影替:私设为萧景琰平常有要紧事需离开金陵期间,代替他坐镇的人】

全文都是在成都玩的过程中挤时间写出来的~边旅行边写字真的是一种超级疲惫又兴奋地体验耶!

顺祝情人节快乐!吃得开心!

———————————————————————————————

立春,金陵的天气乍暖还寒。山尖的积雪尚未完全消融,而使得空气里凛冽着一股料峭而锋芒的寒意。

萧景琰自平定四境之乱,便一直留在金陵勤恳处理政务。春耕时节必是和民众共同耕作,因此百姓之中对其口碑也是甚好。有时政务办多了疲乏,便会抽空带上战英登山望远以抒胸怀。然后在山上凉亭里小酌兩杯,大抵就是他的放松方式了。

大梁的国力越发雄厚,朝堂上便有好事者撺掇着给圣上填充后宫。可萧景琰自林殊领军出征后,便再无心于他物。只一心治理国家,恢复元气。弄得群臣还以为圣上不喜女色,后来有人解释明白其中期望原委,便也表示理解。

这日,萧景琰连看了四个时辰奏折,只觉得心神俱疲,便想着早些回去休息,待到明日再来处理。高湛见主上连日辛勤处理政务之事,亦是出声劝萧景琰早些回去。天色昏沉,却还泛着不同寻常地灰白光亮。

“天这个光景,明日又该降雪了。”

“确是,”萧景琰在园中停住,阵阵冷风呼啸,纵使他裹着披风也觉得有寒意入骨。“瑞雪兆丰年,是好事情。”

萧景琰平日并不多言,不知今日为何比往时多了不少话。高湛给他递上手炉,便也退下。只剩他一人拥炉而坐,却觉得身上还是阵阵地冷。正欲温酒来散除身上寒意,便有着甲身影推门而入,跪在三尺之外。

来人自然是战英。

“陛下,琅琊阁来信。”

萧景琰放下手炉,接过递来的信笺。最外层用涂蜡的牛皮纸包了,火漆封口。就算风雨折磨,里头信纸依旧无损。抖抖信封,从里面掉出来另外一封。拆掉麻草绳,再打开才是真正的信。他将信纸放到鼻下一过,登时便愣住。琅琊山上独有的冷香,是初雪覆过的梅花清冽甘醇。幽幽淡香随之而来,是海棠。他见识过那里的四季更替,却独少了些内在的东西可以用来形容。

萧景琰展开信纸,两行稳健的行书跃然纸上,起笔飞扬潇洒,似蛟龙出潭,收笔流连自然,若谪仙降世:

金陵又雪,君在何方?

思兮盼兮,花间泉旁。

他纠结着城内的事情还未妥当,却又痴迷执着于那一抹疏影暗香。那是无声的邀约,却不得不赴。

萧景琰把信原封不动地装好,仔细贴身收着。列战英还在一旁等候,便唤他过来仔细嘱咐一番,诸多事项交代妥当,才让将军下去准备。

冬日里天亮得晚,两道身影已然从一道小门中悄无声息地出去。冰轮中天,星辉漫洒,几乎都倾泄在那身玄色披风上。萧景琰与战英一路疾驰,也才在次日暮时堪堪赶到山下。山路陡峭,两人只得提灯上山。一层薄雪,一座隐于世的楼阁,纵使萧景琰也由衷生出几分羡慕。

新雪方落,又是一年春始。空气中满是醇厚的泥土味道,萧景琰抬头,深吸了一口,方才缓缓吐出。

琅琊阁前灯火通透,萧景琰把那人写的信给童子看了,便被引进一条长廊。至于战英,也有人带下去安顿休息。

那人领着萧景琰在廊中穿插迂回,终于停在了一间格局巧妙的院庭中。

“先生今晚且早些休息,明日自会有人领您去温泉。”

萧景琰步入卧房,便觉困意阵阵上涌。白日赶路和连日长时间看奏折的疲惫迅速侵袭上来,带着他缓缓沉入美梦。

恍然间总觉得有人轻抚过脸颊,驻足片刻,悄然离去。

常年规律的作息似乎在琅琊山都不再规律,萧景琰起来时,已是天色大明。在房内用了早饭,便由着人带他往温泉去。奇怪的是那童子也只是将他带到泉边的小屋之中,便行礼退下。

屋内除了木柜别无他物,柜上摆了套棉袍和方便池边行走的木屐,还有一张匆忙写就的行书:

“你会喜欢这里的一切。”

萧景琰不语,只是笑着换上衣服,推门出去。池边水汽蒸腾环绕,如梦如幻,如云如雾,一方琅琊,竟然还有比天上琼楼更好的去处。头上换了青玉飞鱼冠,萧景琰一身雪白宽袖袍,脚踩木屐缓缓行在池边。

山间树木似乎完全感应不到外面残冬的恶意,依旧葱茏地笼罩了一方宁谧角落。从左前方放眼望去,云雾缭绕,若隐若现。偶有鸟鸣声声,当真是人间秘境。

萧景琰沿着泉池转了一圈回来,刚准备尽兴放松一番,放眼四周,倒是少了些什么。

少了一个跟他一起泡温泉的人。

他以为蔺晨是仍在路上,便从怀中取出一直随身的陶笛缓缓吹奏。可等他两首曲子过了,也未见着半分人影。又沿着池边走了一圈,甚至看过来时路,也没看见蔺晨的影子。

明是主动邀约,到了之后却又不见踪影。萧景琰向来不喜欢别人无故失约,蔺晨写了信正式邀他,他便推了朝中大半事务,调用影替坐镇金陵及时赶来赴约。左等右等竟然不见人影。搞得是坐下了,又站起来,站起来了,又忍不住坐回石凳上向四周观望。

身后烟雾渺渺,一时竟然模糊了视线。萧景琰心底有些生气,但转了两圈回来身上竟微微有些冒汗,一时就这么离开只会感冒,便打算脱了衣服在温泉里暖暖身体。

衣带已解,回身刚欲把衣服放到石凳上,便有一翩然身影拎着食盒进来。萧景琰未察觉到会有人突然进来,衣服又恰好全褪,脑子懵的半刻工夫,人已经来到面前。

蔺晨望见那道修长而赤裸的身影,只知抓着食盒愣在原地。看水汽氤氲,看萧景琰一脸的猝不及防和惊讶,看匆忙被衣袍堪堪遮住的躯体。

“你…你且转过去!”

蔺晨很是配合地转过去,然后自顾自地脱掉浴袍,用温泉水打湿身体,再从腿到全身,将整个人都缓缓泡在温热的泉水中。四肢百骸似有一道热流缓缓淌过,连日的疲惫也有了缓解。萧景琰方从温泉中探身出来,来到蔺晨对面。

“先生这处温泉果然不凡,观景有如仙之境,品水也甘冽清甜。泡了一会,身上似乎也轻松许多。”

“景琰在京城勤于政务,劳损精神,平时更要注意身体保养。”蔺晨笑着刮他的鼻子,“你呀,有时真是不知疲倦。”

萧景琰被蔺晨弄得有些不自在,视线却转落在蔺晨搁在岸边的食盒上。蔺晨随着视线看过去,却是宠溺地笑:

“用温泉水煮过的鸡蛋,还有新酿的眉间雪。”

一听是眉间雪,萧景琰一反常态地激动,缓缓往岸边过去拿食盒。可那盒子离岸边却有些距离,萧景琰探出上身俯身去够,才缓缓将盒子拖过来。里面是四颗煮的温热的鸡蛋,还有两个瓶子。萧景琰靠近蔺晨,将手中吃食递过去。

又是一年,两人许久不见,此时更加珍惜这忙碌中窃来的空闲。从政务聊到去年金陵新定的的律法赋税,绵绵思念似乎也付诸其中。

“你约我卯时在此,现在只怕已经辰时了。”

蔺晨一愣,连带着处理了不少阁内的事情,想着空手去见也不算好,便又折到厨房匆忙带了些点心过来。却没想到差点要误和爱人的约定。要张嘴辩解,却什么都说不出。

没想到萧景琰放下陶瓶,逼近靠在池边的那人,眼神灼灼,“我等了你甚久。”

“我也是处理了几桩阁里的事情,才匆忙过来。膳阁没做什么点心,就……”

修长的手指忽而落在唇瓣上。

“我知道你也辛苦,并无大碍。”

微笑在萧景琰脸上扩散开来。蔺晨平日都待在琅琊阁,有最新要报时,便以特派使的身份前往宫内秉烛夜谈。四境有事需要走动时,更是十天半月不得回来。雾气里一对不羁的黑眸直盯着他,萧景琰只觉心头一漏,双臂一张将那人拥入怀里。


核桃桃好吃:http://walnutfics.com/article.html#article/74/1


激情过后,皇帝陛下全身被温泉水清理干净,又由着那人把他抱到另一处隐秘的居室。

疲累此刻一起翻涌上来,蔺晨欲让他小眠片刻,却被拒绝。只是偎着蔺晨断断续续地说。他干脆把萧景琰裹进被子,自己也缩进去,听他一点一滴地细述。

从政务到细微过往,再到他。

“初见的时候,便觉着先生应是玲珑心思,通透无比。”

“现在景琰觉着呢?”蔺晨给他掖了掖被角,笑着问。

“此心无垠,如泉水澄澈,先生当知我意。”萧景琰难得正色道。

当年风起金陵,一心为情义,千秋定夺史书名。

而今诸事顺畅,良人相伴,再无奢求。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