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云端相隔(玻璃渣/一发完/略OOC)

人間最悲著,
莫過於生時不得見,死時不同刻。
可他活著的三十七年裏,
大概是全都做過。

————题记。



【配合山下直人—Astral Requiem食用更佳】

【私设所有医生在同一家医院】

【如果我死了,你会在心里与我的灵魂对话。 】

【劇情摘要】

季白抓捕重要犯人卻中了埋伏,被緊急送回國內搶救。雖竭盡全力卻仍是離世。莊恕悲痛之下,辭去胸外主任回到美國。

——————————————————————————

“这次去出任务,要很久回不来了。”

“说什么胡话,”庄恕拍拍青年的头,拉开拉链确认急救包是否装了,“等你回来,带你去新开的麟笼坊吃蟹黄小笼包。”

“嘁,别打算就用吃的收买我。”

季白拎起背包大步出门,回头又撑在门口停住,语气里有不同以往的严肃认真。

“诶,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了怎么办?”

“从地狱里把你拉回来。”

庄恕笑,笑的无奈而悲伤。他望着护士关掉所有监护机器,拔掉呼吸管,平缓地抽出一层白布遮掉青年最后的面容。

季白平躺在手术台上,闭着眼,大概是安静地睡了。

他靠着墙根缓缓滑下来,把自己沉浸在黑暗和冷冽的消毒水味道中。

梦里季白背上背包,还在门边如常跟他挥手告别,难得有空休息的他下楼去超市买了菜,亲自做了白糖糕。修剪过的玫瑰花插在瓶里,两只高脚杯斟满香槟。汤菜俱备,那人刚好开门回来,庄恕上前去拥抱他,然后落座在霖市的如水夜色前。

举杯,轻碰。金黄的液体缓缓滑下喉管,曼妙得如同一支无形的旋律。

然后是铺天盖地响彻的警报声,从车上抬下来满身是血的季白。凌远看过片子,只是皱眉头,然后和几个主任马上进手术室开始准备。庄恕被王主任拦在休息室,抓着手机坐在长椅上,微信里连着十几条消息冒出来,有李熏然发的,也有赵寒的,都是同样的内容:

季白在缅甸境内遭遇埋伏,为掩护队友身中数枪。被大使馆紧急调用班机护送回国,送到第一医院。

李熏然冲到手术室隔门前,看到他连白大褂也没脱,忽然也冷静下来,和赵寒一起坐到庄恕旁边等候。

赵寒开口问他,问什么答什么。他只是开口阐述,其余多余的字,一个没有。他和庄恕也算是熟识,现在只是安静地坐在长椅上,像一潭水,安静而冷寂。他忽然有不好的预感,却又觉得不是真的。

希冀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手术室的灯暗下来,李熏然转身的那一刻,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他执刀的时候主宰生死,每时每刻都觉得是在跟死神赛跑。每上一台手术都是面对鲜血,生命,时间,没有多余的精力容他思考。

“就算我是胸外鬼手,手下救活无数人,也没法救活他。”

庄恕脱下白大褂,叠得整齐地放在桌上,转身离去。回纽约的机票已经买好,除了没能答应凌远继续留在一院帮忙,他大概也没有什么值得念想的了。

公寓里已经打包收拾干净。庄恕想了想,还是将一个精致小盒子贴身放着,打车去机场。

来时孓然一身,去时一身决然,最终相隔云端。

“纽约…阿季还没去过,不过现在…我们要去了……”

机舱内的阅读灯暗下来,伴着一点湿润,堕入黑暗。

评论(13)
热度(32)
  1. 哥哥饶命Wuli_明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