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01 (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重口)

详介戳这里:设定

————————————————————————————————————————

~(~ ̄▽ ̄)~~(~ ̄▽ ̄)~~(~ ̄▽ ̄)~~(~ ̄▽ ̄)~~(~ ̄▽ ̄)~~(~ ̄▽ ̄)~~(~ ̄▽ ̄)~~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暑假等超长假期大概四天一更。

尽量快速产粮吃啦~(~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重口:亲生父亲强暴女儿有!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01  你的夜晚

宁市,华灯初上。

凌远把卷帘门放下来锁好,拎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往停车场走。路边小吃车上堆着打包盒和一次性餐具,不断地有烤串麻辣烫的味道远远地钻进鼻子里。赤膊的男人结束一天的工作,三五个围绕在桌前畅饮啤酒。地上横七竖八地摆了几个泔水桶,脚边吃剩下一堆油腻的竹签子。炒河粉的把锅颠的叮当响,然后飞快地塞了餐具打包塞到顾客手上。

小吃摊,路灯,吆喝声,汽车的鸣笛,还有难得的凉风吹在身上,嘈杂地变合成一首生活的交响曲。

别克刚倒出车位,忽然有人拍后车窗。

凌远停车,后头穿着灰衬衫的青年几步过来,在昏黄的路灯光下对他露牙齿笑,然后开门直接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

“不请我去吃个夜宵?”

“加重胃酸分泌,给消化系统带来额外负担。要你这时候出警去跑个案子你愿意不?”

凌远转头,青年正歪头对着他,圆润的鹿眼在一盏一盏擦踵而过的路灯里闪,看得他叹口气,脚下油门又踩的重些,冲过路口那个即将变红的信号灯。工作辛苦了一天,奖励自己一点好吃的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他搬来的这个小区算是宁市的中高端项目,物业管理贴心到足不出户就能搞定一切。上一次楼下的垃圾桶没有按时倒,楼上邻居一个投诉电话跟着骂过去,搞得清洁工差点丢饭碗。

凌远按了指纹锁开门,青年抢先躺到沙发上开了电视。他从冰箱里找出刚买的烧鸡解冻,加了些蔬菜烧的温热,然后开始下面条。

虽然已经入春,却依旧冷的像深冬零下三四度的夜里。寒气从空气中缓慢腐蚀进骨子里,慢慢没有知觉。从凝结水汽的玻璃上看客厅,电视里放着球赛的直播,看样子是苏宁易购对天津易力的主场。凌远边揣度着到底谁会赢,一边将煮好的鸡肉和蔬菜摆到最上面。煮好的七分熟水包蛋卧在高汤包围的面条之下,分量也是沉甸甸的。

“熏然,过来吃面了。”

青年瞬即从沙发上一个打挺坐起来,抓起筷子就开始大口吸溜。剩下的一点烧鸡给凌远处理成了白斩鸡,好吃的让面前的青年只顾往嘴里塞,搞得差点整个人都埋到碗里去。

“明儿个难得有一天假,”李熏然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我的伙食就你管了。”

“白天我都待在药店里,你能耐得住冷清?”凌远一想起读大学时的李熏然,满脸「我绝对不相信」的神情。

大一的时候晚上饿了,跑到湖南路去吃夜宵,差点被宿管阿姨抓个正形。

大二的时候偷偷摸摸看球赛,干脆夜不归宿。

虽然科科成绩优秀甚至满分,辅导员每次看见李熏然还是很头疼。后来幸亏他师哥季白大三好好给他收了收心思,不然这小祖宗连他爸都快管不动!

凌远收了碗筷洗完,把白天买的草莓装在盘里洗了端來,就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球。李熏然随手抛两颗草莓给他,草叶都摘得干干净净。于是两人便看着球赛边互相递草莓吃,吃了大半盆草莓,球赛也刚好结束。李熏然囫囵地刷了个牙,轻车熟路的从凌远卧室里卷个薄被往客房跑,末了还不忘在门边回过头来笑着挥挥手。

凌远拿这小崽子没法,只得好脾气地跟他挥挥手道晚安,然后自己拿了平板过来看报表。

石明站在几可俯瞰宁市的落地窗前,手中拈了朵盛开的红木偶。暗红色盛放在手心里,手心里有窗外斑斓的霓虹像是液体一样流淌过去,然后拉开全新的帷幕。这个城市最美好的时候才刚拉开帷幕,让人痴迷、沉醉、沦陷。

他低头亲吻玫瑰花,然后一片片剥离下来,洒在面前不知所措的孩子身上。孩子没反抗,面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能做什么呢?

是要玩游戏吗?

玩游戏的话,为什么又不开灯呢?

或许是一个······类似于小时候经常和她玩的捉迷藏?

“每个女孩子最美的时候,就是跟小薇一样的年龄。”

他亲吻过小小身体上柔嫩的肌肤,肌肤柔软而暖,像是温着的水。带着豆蔻初开时温软宽和的气息。

“小薇……”

接着是喷涌而出的黑暗和干涩的剧痛一起侵袭上来,淹没整个世界。

李熏然夜里做了个梦。

梦里是无边的黑暗,有刺耳的啸叫声一直挥之不去。他费了好半天才从其中挣扎出来时,抬眼一片明亮。天色大明,多年养成的生物钟也不容许他再多眠片刻。

抓起手机一看,五点四十五。

今天跟凌远去药店溜达溜达,似乎也会有意思。

————————————————————————————————————————

【休息时间】

明薰:看来老凌下面条的手艺不错,我也想吃【托腮】

李熏然:(两眼放光)不许你跟我抢老凌······的烧鸡啤酒豚骨叉烧面小笼包子鸭血粉丝汤赤豆元宵乌饭团杂粮煎饼红烧肉螺蛳大闸蟹!

明薰:(扶额)我不抢,不然你们吃饭我估计得吃化学试剂啊【委屈】

新开的中篇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欢迎留言讨论批评指正唷!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