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02 (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重口)

前文设定请戳这:全文设定 01

————————————————————————————————————————

~(~ ̄▽ ̄)~~(~ ̄▽ ̄)~~(~ ̄▽ ̄)~~(~ ̄▽ ̄)~~(~ ̄▽ ̄)~~(~ ̄▽ ̄)~~(~ ̄▽ ̄)~~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超长假期四天一更。

尽量快速产粮吃啦~(~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重口/亲生父亲多次强暴女儿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02  雨霖铃

凌远的药店如其人,处处都是严谨认真的态度。一大早亲自指挥着两个店员把今天刚到的药全部上完架,才扯着李熏然出去吃早饭。

李熏然可没这闲工夫管,坐下就先要了两碗咸豆浆,一碗直接咕噜咕噜地灌下去,顺带抓着一根油条蘸了豆浆大口嚼。完了还不忘再吃一个刘长兴的牛肉粉丝包,这才颇满足地看凌远——只喝了碗豆腐脑,吃了两个菜包。只好抹抹嘴,有些尴尬:

“难道你每天都这么过?”

“你以为我成天累死累活,”凌远把最后一口豆腐脑咽下去,指指自己脑袋,“谁要是没病往药店跑,那可能这儿有问题。”

“远哥,不是这个意思,”李熏然把面巾纸放下,“宁市医科大出来,随便进个医院做外科医生,现在起码主任医师啊。”

凌远看着李熏然,再看一条街外自己的药店,眼神忽然有些犹豫不定。当年双专业双学位出来却只愿意埋没在这里开药店,在别人看来简直是神经病。

谁会跟钱过不去?

没人。

谁会在大好前程面前说No?

一般人不会。

可凌远他妈的就是个例外,还是个oversize的。

刚毕业就如石沉大海般消失,六年后浮出水面,守着两家药店过日子。谁问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无从知道。饶如好奇宝宝李熏然都不曾得知,便成了个未解之谜。

吃完早饭溜达回店里,李熏然直接扯了把椅子窝在中药柜台后头看报纸。从头条新闻翻到中页广告,把体育专版反反复复看了三遍,颇愤愤地批评了一顿某某球队这个赛季的表现下滑,抬头一看墙上挂钟,十点都不到,感觉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起身四处溜达一圈,差点被后面代煎中药的那味儿给呛着。他随手扯了张说明书瞥一眼,蒲地蓝口服液,啥玩意儿?想想也觉得不好喝。

刚准备跟个文艺学生一样去外面书报亭买本《读者》回来时,门铃响了。

是一切开始的门铃。

那是一个店员没事从网上淘来的,只要一有人进来就会开始唱歌。巧妙就在于门铃包裹在小猴子玩偶里,倒还挺招路过小孩子喜欢。

李熏然抬头一看,是个约摸十来岁的小姑娘怯怯地推门进来。看了半天,却越看越奇怪。

小女孩子都发育的早,十一二岁正是在开枝抽条的时候。这孩子不仅比同龄人矮不少,发色也有些枯黄,一眼就能看出是营养不良和维生素缺乏的典型症状。奇怪的是身上套的是GIVENCY满天星T恤,牛仔裤,NIKE的休闲鞋,右手还戴着swatch的腕表。他约摸还记得上回陪简瑶去换电池看过,这只手表是他每个月五分之一的工资,在专柜还不一定能等到货。

有个店员已经迎上去,问小姑娘哪里不舒服,要买什么药。可任凭店员怎么问小姑娘,却说不出半个字,只是站在那里低声地哭。

李熏然放下报纸走出去,走到哭的手足无措的小姑娘面前,微笑着弯下腰去看她:“小美女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只是哭,哭了一半才抬头看了李熏然一眼,依旧哭得抽搐。李熏然手忙脚乱地抓个餐巾纸过来,干脆蹲下来给小姑娘擦鼻涕,还不停地低声哄着才消停下来。

“好啦,现在可以告诉哥哥叫什么吗?”

“石薇……”

小姑娘扯着李熏然手上的大包餐巾纸,餐巾纸被扯的皱巴巴,干脆都塞给小姑娘。然后拉了个板凳让她坐下,细声细语地问:

“那哪里不舒服呢?”

“我来买药……”

“要来买什么药?”

凌远刚翻着存单从后面出来,看到李熏然正蹲在地上极有耐心地哄一个小姑娘,觉得还挺可爱。干脆就站在原地看着李熏然哄。

“爸爸说…叫毓婷……”

“啊?”

凌远一瞬间就变了脸色。

李熏然回头,凌远一脸震惊的表情还未完全收回,看着特别尴尬,却又不是装出来的感觉,赶紧偷偷凑到耳边问:

“什么情况?”

“紧急避孕药。”凌远回答的很干脆,“她顶多十二岁。”

这下换李熏然皱眉头,但只是一瞬间。他回头看凌远心领神会地去找药,继续蹲着跟小姑娘说话:“我觉得你一定学习很好。”

“我在九中上学。”

宁市金牌初中,升学率年年新高,没想到还真是个学霸。

“我上学的时候最不喜欢数学,高考就考了这么点。”李熏然故作无奈地摊手,瞬间就逗得石薇咯咯笑。凌远正好拿了药回来,拿个塑料袋装了递给小姑娘,笑着摸摸头。

“总共37块钱。”

石薇付了钱,怯怯地接过袋子,突然抬了头望凌远和仍蹲在地上的李熏然,

“两位哥哥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然,这个哥哥叫凌远。”李熏然笑着指指两人,跟着石薇走到门边,亲自开门。

“两位哥哥再见。”

两人同时点点头,望着小身影渐渐融入源源不断的人流中。

李熏然关上门,看了一眼凌远,又看了一眼小姑娘走远的方向。多年的精准直觉告诉他似乎发生了什么,一切却又无比正常。

他回头看凌远,似乎也是若有所思,却又一个字不说。地面上有些湿润,大概是飘了些毛毛雨。不大功夫下得更大些,打在地面上脆脆地响。车开过时鸣很响的笛,不多功夫又被雨声盖过去。

石薇回到家,发现桌上已经准备了晚饭,平日最爱的番茄鸡蛋面。吃了几口总觉得没有以前好吃,番茄里有一股奇怪的酸味。

桌上瓶子里有剪好的玫瑰花,透过缝隙抬头看时,父亲的轮廓在太阳底下像虚焦镜头一样,

模糊而莫测。

————————————————————————————————————————

【休息时间】

                           

                                                                                                                                                    明薰(端着一碗豆浆过来):李警官也在这里啊,要来喝一碗吗?

李熏然(很认真地闻了闻):我以我吃货多年的经验保证,这绝对不是豆浆粉兑出来的。一定是你用破壁机自己打的对不对!快给我来一碗!

明薰(故意端走):不给!远哥你等等····我给,我给!这一大碗豆浆都是李警官的了!得破壁机也给你了你把手术刀和白磷放下!

凌远:作者不给然然喝豆浆怎么办??在线等!!!

    

 

初见端倪和交锋应该快了,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感谢大家可以留言评论呀,爱你们!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