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琅琊·梦华录(二)

CP:蔺靖

字数:2161

Warning:本篇有较为重要之人的逝世,介意请慎入。



录二  长相忆



蔺晨收到萧景琰的传书,看着鸽子脚上绑着的纸卷颜色,忽然就慌了。

再展开,是遒劲里带了一点慌乱的六个字:

情况危急  速来

然后他疯了一样地抓起随身行囊就下山,所有人就看着他们的少阁主跟突然抽搐了一样狂奔着冲着下台阶,一路灰尘都被卷起来。差点有童子要叫老阁主来,年长一些的看到蔺晨桌上留下的纸卷颜色,摇摇头:只怕是金陵那边出事了。

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知道,而且他在几个月前就隐约预料到——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这么措手不及。静太后的身体此前就不是很好,能在调养之下过了五年,也已经是极限。生死无常是这么说没错,可是降临到身边人甚至就是自己身上时,才觉得措手不及。

谁都是在这世上走头一遭呀。

蔺晨见证过新生命的诞生,也亲手送过故人西去。此刻是同他牵扯颇深的萧景琰身上,他心内焦急,一遍又不断告诫自己这时候是万万不能乱的。

他要是也乱了,那就真该出岔子了。


一个时辰,蔺晨已经到了金陵城外。他下马的瞬间,黑驹长嘶一声轰然倒下。

然后他一路轻功飞进皇城,落在芷萝宫门外。刚理好衣袍粗略收拾一番,殿门自内打开。先是神色匆匆地几名医官,接着是他身边常伴的列将军。列战英看见蔺晨在门外惊讶了片刻,接着轻声道:“殿下已经陪了一天一夜。”

蔺晨点点头,跨过门槛往里走。萧景琰背对着他坐在床边,握着静太后的一只手。他听见脚步声,看见月白色的衣角。蔺晨在床头坐定了,轻声道:“先让我看看情况,可好?”

萧景琰点头,把床头的位置让出来给他。蔺晨也不多话,坐下开始切脉,切完之后摇了摇头。

“确实境况不太好,今天的事情。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我可以行一次针,可以······交代清楚,咦?”

蔺晨低头,看见枯槁的手用尽气力握住他一根手指。静太后双眼仍是半闭着,再摸脉搏,竟然有了一丝生机,只是……只怕也是最后了。

他转头看旁边的列将军:“参汤、银针、沸水,快点!”

立时有宫女过来喂下参汤,蔺晨将银针消过毒,接连出手四针。最长的一根刺入百会,床上的静太后似乎有所感知,缓缓醒转过来。萧景琰守在床边,有些止不住地颤抖。

“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你不必担忧太多。以后在政务上一定要勤勤恳恳,为百姓造福,才是……实在的。”

蔺晨舀了一勺参汤,静太后不肯再喝,只是看着萧景琰:“蔺先生是个很好的人,若是有不解之处……可以多问他。”

“我记着了。”萧景琰强行忍住翻涌上来的一股悲伤,点点头。

“你们都能平平安安……我也就……”

话未出口,人已经过去,随着外面的雨声一起湮没。

萧景琰闭上眼睛:“ 去敲丧钟。”

列战英应了一声,推门出去。


蔺晨仰起头长叹一声,忍不住用袖子擦擦眼角。奈何眼泪着实是个神奇玩意儿,出来了就止不住。他挥挥手让殿里其余人都退出去,自己拿了个帕子递给萧景琰。萧景琰攥着,也只是攥着,其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礼部很快有人来操持丧礼的事情,蔺晨低声跟列战英打了招呼,拽着萧景琰出门去。萧景琰几乎是被拖着走的,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一处废弃的花园里——这片地上个月工部还说要翻修来着,估计也是耽搁了。干脆拍拍屁股往堆砌出来的木头堆上一坐,想了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一下身边人,又开始翻随身的那个小包。

翻翻翻翻出几颗玉米糖来,软糯糯的裹了糯米纸,味道依旧香甜。琅琊阁少阁主特供,别处没有——他闲来无事干的副业,卖糖。

“景琰。”

“嗯……啊?”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似乎还在反应嘴里的东西,忽然间翻涌上来的玉米味道瞬间一暖心头,略微让守了一天一夜的疲惫消散。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先把糖吃了,多少垫一垫。”

萧景琰点点头,默然地重复咀嚼的动作。

蔺晨叹口气,把剩下的三颗糖一股脑倒进嘴里,嚼,使劲嚼,他得让自己冷静一下,还有很多事情当下必须去做,十分急迫。

然后他往旁边靠近萧景琰,很缓慢地,自然地,将人揽在怀里。

“靠一会,逝者已矣,咱们等下还得一起处理些事情。”

萧景琰点头,终于将全身重量放松下来,闭上眼睛作几日里难得的半刻休息。


随后的事情有蔺晨协助,竟然办的顺畅许多。哪个环节有人偷懒或者没跟进,直接一块令牌丢在人面前,顺带佩剑指过去:陛下的话你都不听陛下吩咐的你都做不好,要么等收拾,要么自己滚蛋。

二十七响丧钟,守灵三日,完毕之后入皇陵。

萧景琰白袍白巾跪在灵堂里,默默地往火堆中压下一叠黄纸,顺带把没烧完全的用棍子拨一拨。他看着火焰想了想,问跪在旁边的蔺晨:“民间有传言,火焰可把想说的话带到另外一边,可是真的?”

“是真的,琅琊阁也有过记载。”

萧景琰低头,从怀中掏出个用蜡封好的纸封引燃,送进火里。火舌一瞬间猛然窜高,算是收下了来自于彼方的一份思念。

母亲,您在那边,要一切都好好的。

蔺晨一跑来金陵就待足了一个月,期间只匆匆往琅琊阁送了个消息给自己爹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便专心协助萧景琰打理起日常的一些事情。直到他收到他老爹的亲笔信,要他回去一趟再来,只得跟萧景琰告了别。临走之前在静太后的灵前,恭恭敬敬地叩首九次。

您不仅是景琰的母亲,也是我的母亲啊。从多少年前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必将倾注一生,不会食言了······

萧景琰送蔺晨到城门口,“路上慢些,近日若是无事,也不必常往金陵······”

“只要你需要,”蔺晨晃了晃手里的小小纸卷,“我一定第一时间在你身边协助你的。上言长相思,下一句我得改一改,下言······长相忆。”

言罢,纵马而去。萧景琰目送着身影消失在坡后,方才回去。



【录二  完】




本章有个人情感掺杂在内,因为六月家里出了一点事情,情之所至,一气呵成。


每一个故事不会很长,看起来很轻松也很快,人的五感都会有的一个小系列~


结尾诗句原句【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出自《孟冬寒气至》,


这里为了需要,自作主张改动了。很喜欢原诗意境,值得一读~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