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琅琊·梦华录(六)

CP:蔺靖

字数:2434


录六  曾许诺

“来,三,二,一,走。”

随着背景音乐的响起,舞台上的演员开始了新一轮的排练,用自己的方式去塑造出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来。台下是密切关注着的老师,一旦演员走位、灯光或是音乐出了问题,立时就要指出来。

“曹霜你刚才走得太快了,等下注意下站位,给自己定个点。王一凡你情感呢?情感?!你的情感是不是还没睡醒啊!你是反派!”

“灯光注意下,等下跟光的时候跟紧了,你开什么小差?!咱们还有五天就要汇报演出了,这种问题不允许再出现!”

这是蔺晨这几天以来在剧场里吼的最多的几句话,简直吼得嗓子都要冒烟。

作为执导老师的他,对于学生每年的毕业演出可谓是操碎了心。奈何越是着急有些事情就越容易出问题,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这不,中午大家在后台紧赶慢赶地扒个盒饭都能出事情······

主演被活动板的架子给砸伤了脚,没过一刻就开始肿起来。几个男生抬去医务室一看,医生直接开了张假条:赶紧去医院拍个片子瞧瞧吧。

这下好了,主演受伤,看这样子也不是五天能好得了的。蔺晨一面问了一圈列表候补的演员谁能顶上,一边抓着剧本干着急。恰巧这时电话打过来,蔺晨一看显示:【萧景琰】

萧景琰刚监考完,路过实验剧场便正好过来探个班。刚要开口问问排练情况便被蔺晨一把抓住手:“你接下来一周没有事儿了吧?”

萧景琰回答的很实诚:“没了,刚才才监考完最后一场。”

“《长安路》那个剧本你熟悉的,就是孩子们今年那个毕业大戏。主演受伤了,我想让你顶上。正好你也熟悉剧本,这样融入上我们能省不少时间。”

“你让我演淮南君?”萧景琰皱眉,“淮南君的台词没问题,可我只学过使剑,没用过枪啊。”

“不慌,这个好学,我教你。走走走先去后台换衣服化妆,咱们先把台词走一遍看看效果。”蔺晨推着萧景琰往后台去,一边扯着嗓子喊:“服装老师化妆老师,给淮南君做准备,半小时后排练!”

萧景琰换了衣服化了妆,推开化妆间的门出去。

登时就有学生手里的矿泉水都抓不住,“哐当”一声砸地上。

“我去,蔺老师哪里找来的替补?”

“我觉得他的气质······ 才更像淮南君!”班长默默地往嘴里塞了两颗糖,“淮南行至栈道,忽有山风迎面而来,衣带飘飞,便吟······”

“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萧景琰眼神微垂,似是真就身处高崖之上,眼前一片云海茫茫,还有波涛奔涌向东,终日不息。

所有在场演员都呆住了,蔺晨赶紧抓着话筒开始喊准备新的一轮排练。萧景琰站在镭射灯底下,身影随着衣袍拉得很长。恍然间他觉得,萧景琰若是生在古代,一定就是淮南君那般儒雅高贵的人儿啊。

“灯灭了以后,烟雾等一两秒钟随着灯光出。”蔺晨最后一句话刚出来,剧场陷入黑暗。有烟雾和略微冰冷的风,淮南君拄着他的枪——当做木棍一般地用,就这么出场了。

台下才有学生反应过来,指着淮南君站立的地方小声问同学:“我怎么觉得淮南君像是萧老师?”

“台词老师?!”

萧景琰此时半跪在地上,半捧着一抔泥土样的东西,轻声呢喃着。然后他又用木棍撑着起身,缓缓走下去。蔺晨知道第二幕即将到来——洛川与淮南在高崖上的交流,灵魂深处的问答。

“淮南?你为何在此。”场景一变,温柔的女声——各式各样的,从四面八方环绕过来。

“为了寻一条路,一个人。”淮南君目光投向远方,轻声笑了,“我曾许诺如能五年之内完成那件事,便亲自登长安路感谢他。”

“可他已经死了。”

淮南君浑身一震,声线即时颤抖起来,“你怎么知晓?”

干冰营造的云雾更加浓郁,淮南君身在其中若隐若现。有更多的魍魉浮现出来,

“他虽失信,我却不能食言。该赴的约,该见的人,即使是他的遗物,他的骨灰,也得见。”

班长饰演的鬼君从纱布后面浮现出来,黑袍黑面,竟然是很阴柔的男声:“幽冥之处也要去?”

“要去。”

这回换了个女声,灯光给到她身上,“即使亲赴黄泉?”

“也要去。”

“如果踏上长安道的代价是你的命?”

萧景琰袖袍一挥,木棍在地上沉闷地一敲,目光直射台下某处。

“吾一定会去。”

风声骤起,接着大河奔涌的声音,转到地府的一幕。

接下来的排练竟然因为萧景琰顶上主角的位置之后变得异常顺畅,萧景琰似乎身上有一种神奇的能力,能把整场的气氛都调度起来。每个台上的演员竟然在这种感觉的引导下,无论台词、走位还是控制都要好上很多。整场排练竟然是超乎寻常的顺畅。

萧景琰刚摘了假发,蔺晨就跟风一样卷进化妆间,抱着他就往脸上吧唧一大口。

“你在这里成何体统!”

“景琰,”蔺晨赶紧递上一瓶水,“淮南君都被你演活了,你站在那儿就······就像本尊亲临一样啊。”

他愣是把激动过头之下差点爆出来的粗口给憋回去,还真是有点堵。

“剧本吃透了,多揣摩,自然能演出不一样的味道。”

萧景琰唇妆还未卸掉,这会低下头来,像极了绝望时的淮南。他像是看穿了一切,却又极尽全力克制着些什么。蔺晨很想在化妆间搂住这人,很亲昵地撕扯着吻住他将他揉进灵魂里,妄图渡一点温度去化开他心上的坚冰——即使是彻骨的寒冷,即使万劫不复。

然后他装作玩手机的样子,猛地咔嚓咔嚓拍了四五张,存在手机相册中。

之后几天萧景琰一次不落地跟他们一起排练,布置舞台,他甚至还跟学生们一起动手改了一块背景纱布并锁边。蔺晨竟然不知道萧景琰竟然台上台下皆是熟悉,但既然有他在,他也可以安心地把控全场。

于是就到了毕业演出那天,所有演员准备就绪外面即将放观众进来的时候,蔺晨提议所有人一起合影留念一下,四年师生关系一场,也是挺不舍的。之前演洛川的小姑娘抱着蔺晨几乎就要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还是萧景琰给哄住的。

专门过来进行影像记录的老师点点头,接连按下快门。

萧景琰刚想说些什么,已经有观众陆陆续续进来。只得再看了一眼蔺晨,隐入幕后黑暗中。

《长安道》终于开场,蔺晨坐在台下最最正中的位置,恰好能清楚地看见萧景琰的衣袍被风吹起,面对着山河说出最为庄重的誓言。

他再一摸自己脸上,已经是满脸泪水。

他想起自己对萧景琰所说的誓言,想起很多东西也明白了很多东西——就在那一瞬间彻悟的。

看来今晚的时间还很漫长,他需要补回一些漏做了的事情。


【录六  完】

萧景琰初次见面所说台词,出自李白《蜀道难》“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我多加俩逗号。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