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琅琊·梦华录(七)

CP:蔺靖

字数:2284



录七  山居引


萧景琰和蔺晨作为大学教师,期末改完作业分数一上传便算是放假。就算再有学生因为分数闹腾,也肯定是找不到人的。

因为他们早就订了机票溜出上海了。

蔺晨这次是听闻了成都的麻辣食物甚是好味,吵着自己要“上刀山下火海”。黄喉毛肚兔腰子泥鳅巴沙鱼,九宫格火锅搞起,玻璃杯啤酒倒满,怎么好吃怎么来。萧景琰则是听闻青城山有家民宿甚是别致,是一位老道长开在山里的。想着环境清幽便早早定下一间房,安静地待上一个星期对于他来说就是难得的享受了。

一杯茶一卷书一顿素餐,人间很值得。

他们先是把成都周边大大小小博物馆景点都转了个遍,然后租个车去碧峰峡看那些圆滚滚的黑白团子——可爱得紧,蔺晨甚至出了自然保护区的时候头上已经带上了熊猫帽子身上揣满了各式各样的钥匙扣,当然,帽子是最大码。

然后车一路开到青城山脚底下,两人按照之前做的攻略,从后山上山,前山下来以后再回成都继续……耍。


民宿是在后山一处相当隐蔽的位置,两人转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走,最后不得已打了电话——有个年轻人出来接他们,一边笑呵呵地说这里的确是不太好找,所以生意也是不咸不淡地做着。

几人进门才发现,果然有一个道家服饰,蓄着一把胡子的老人坐在檐下泡茶。见到他们点点头,很和善地笑。年轻人转头跟两人道:“你们放了行李,可以来找我师父喝茶。茶叶都是他自己采了翻炒出来的,别处都喝不到哩。当然你们所谓的外面的好茶他也有,不过要收费。”

一串钥匙递到萧景琰手上,“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萧景琰房间定的还算早,行李放下四处转一圈,山上山下的景致,皆能看见几分。他已经想象着早晨起来能跟着道长在院子里打一套拳,一起收些蔬菜下厨做饭,不用管那些职称论文学生作业考试分数绩点之类的劳什子,自自在在地做两天自己的日子。回头跟着蔺晨回成都再好好吃一顿,扫荡一圈特产寄给那些仍在上海奋斗的兄弟们,尤其是他那个顶着一头卷毛,眼底永远是亮堂堂的弟弟,跑出来玩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很想他的。

晚饭很有趣——老道长厨房里一个窝在房间里看书,一个抽出一沓信纸,给兄弟们挨个写信准备塞进礼物中。蔺晨抱着一堆树叶——各种形状都有,在水下细细地洗干净了再另行处理,大概是打算做几个叶脉书签留作纪念。

一大早两人是被鸟鸣唤醒的,拉开窗帘已经有点亮堂。清晨这时候还带点湿漉漉的味道,瞬间让人清爽不少。萧景琰推开窗,随手捻些面包屑撒到窗台上,不多时便有麻雀和指不上名的鸟前来啄食。蔺晨随后醒过来,洗漱了换身衣服就下楼去。看见萧景琰跟在旁边,有板有眼地打一套太极拳——他自己上大学时也专门练过,后来发现音乐更对自己胃口,干脆加入了古琴社去学,结果还学成了。

于是他去找昨天引他们进来的那个年轻人,说明来意。年轻人笑,转身捧出个青花布料的琴囊来。虽然是把练习琴,弹奏大概也够用了。

之前老师教他们,是置于平整的桌面上进行练习。奈何到了蔺晨就不乐意,偏要抱着琴盘腿坐着弹,老师在多次劝说无果后发现似乎也没什么影响,干脆就没管他。

蔺晨盘腿往门前平台上一坐,试了下音,一首《阳关三叠》琴音渐起。要不是地上有些潮,他一准躲树底下弹琴去,那才完美。

萧景琰缓缓收了动作,长舒一口气。已经有人捧了茶具出来,两人坐在石桌旁,盯着大铁壶在炉子上咕噜咕噜。

“你的朋友很有趣。”

“您为何这么说?”萧景琰有些疑问,一边把木炭拨分散些。

“你跟他本质上不同,却又相同。”老道长看着蔺晨弹琴的地方,“相生相伴,不离不弃,有趣。”

萧景琰自然是没听懂这话里另外一层含义,只好帮他在壶里放好茶叶打打下手。蔺晨两首曲子弹完,麻溜地挨着萧景琰坐下。笑嘻嘻地问:“我们啥时候吃早饭呀?”

萧景琰忽然想扶额,好歹一个大学老师,能不能稍微有点正形?!


吃完早饭两人跟着道长去观里,蔺晨抱着相机一路拍拍停停,拍清晨的风景,锻炼的人,来登山的。过了一会有人来上香,烟雾逐渐缭绕在空气中,元始天尊的雕像伫立在背后的建筑里,无形之中庇佑着一方世界。萧景琰就那么盯着来来往往上香的、祭拜的人看了一个小时,人来人往之间他忽然觉得很有趣,各种各样的表情、神态,没有重复。

还愿的人,脸上再怎么克制,眉梢眼角总会有些喜色。祈祷些什么的人,或虔诚或焦虑,万千需求心愿交织,构成这一小方天地里绵绵不绝的香火与信仰。信奉者的脸上总是虔诚的,他们低声诵着道号,面对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神明,试图给自己指明道路,引导前进的方向。

他忽然就觉得自己迷茫了。

三千世界,无法以数计的生灵之中,他们究竟是怎么相遇了的?缘分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些说不清,却又让他想去相信。

“如果让你把上海的房子放下了,给你在这里一套房子,你还愿意吗?”萧景琰放下相机问蔺晨,很认真的神色。

哪想蔺晨回答得倒是干脆:“并不想。”

“为什么?远离世俗,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纷争,一切都很好。”

“因为没有你。”蔺晨把刚才在小店里买的冷泡茶递给萧景琰,自己头枕着萧景琰肩膀。“我怕是赖定你了,也离不开你了,你别想反悔。”

“你这人真是。”

萧景琰无奈地笑,头却渐渐靠在一起,去安安静静地看那些香火缭绕,烟雾之间便已经是另外一方世界。



【录七  完】


【李熏然有话要说】


只有我哥才会走到哪都想着我,去金陵给我寄盐水鸭,去四川跟着就是牛肉干火锅底料酸辣粉砸过来。我虽然胃不好不能多吃,心意还是体会得到的啦~

以上不是李熏然本人所述,是李熏然做梦说的梦话,如凌远问起,无从追究。


【李熏然  述  完】


【蔺晨  补录】


后来我们下山回了成都市里,又是一顿胡吃海喝。三鲜冰粉配麻辣兔脑壳,耶,真好吃!

景琰把给他的兄弟们带的特产都发出去了,希望能顺顺利利地到他们每个人的手上。

快递我劝你善良。

你上次摔坏了我起码两千块的书!!



【蔺晨  补录  完】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