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琅琊·梦华录(八)

蔺晨:我!蔺晨!投票!!!

萧景琰:恳请大家为【蔺靖】惠赐一票,感激不尽。


录八  应忘情


有些事情太过真实的时候,你很有可能就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尽管身在梦中,却恍如现实世界,也未尝没有过。

比如前几年很火的《盗梦空间》。

恍然间一场大梦,海誓山盟之间有失去也有舍得。蔺晨感觉自己像是在轮回之中走过了两遭,醒来时只剩下满脸泪水和枕边人,在周遭的晨光中宁谧而优雅。

幸亏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幸亏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这次一接到召唤,作为萧梁相关领域的两大研究专家,蔺晨和萧景琰即刻奔赴金陵参与研究发掘——至于某戏剧学院的老师,不过是明面上安排过去的一个身份而已。这回估计真的是急到火烧眉毛,两人刚在家打包好行李,接他们去虹桥机场的车就已经到了楼下。

萧景琰翻着平板上即时传过来的现场资料,眉头不知不觉就要开始往一处挤。蔺晨凑个头过去看,发现最后才附上一句话,也是他们此行的工作任务:协助研究发掘出来的墓葬及物品,对于文字、石刻部分由蔺晨指导工作,文化服饰等其他方面,萧景琰负责。

末了还有一行加粗的字:如非必要,切勿下墓

落地以后的时间都没有片刻耽误,两人即时就被拉进一栋市区的精致建筑里。金陵方面对此似乎是非常重视,交接之间都有人不断往里面运送着些刚从现场带回来的东西。从拓片到墓葬品什么都有。

“汇报进度,即刻开始切入。”

萧景琰与蔺晨异口同声。

跟萧景琰对接的竟然是两个年轻小姑娘,思路非常清晰地给他汇报了进度之后,领着他来到房间里看那些粗略分过类的东西。萧景琰脱了外套坐下,边低头仔细端详着桌上布片的纹路边下命令:“小毛刷之类的工具给我一套,这个空间暂时封闭,除了你们两个,其他人暂时都不要出入这里。”

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去跟门卫说明情况,另外一个麻利地解下腰上缠住的工具包递给萧景琰。萧景琰把平板支在旁边,自己开始查看一些东西。不时还要问一些问题,工作压力可想而知。至于蔺晨那一边更甚,三个助手都是金陵大学的研究生,跟着蔺晨做事,竟然像是下一刻就要进行论文答辩一般紧张。要什么资料要看什么东西,即时就要给他指出来,甚至是发表自己的观点。

开玩笑,他们导师都没像这位这么随便的好吗?!这完全就是学国外研究生的seminar啊!

第一天的工作结束已经是夜里一点。萧景琰抱着平板躺在床上,看着今天汇总出来的资料,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有些问题。尤其是发给他们资料里的最后一句话,为什么劝他们最好不要下墓?

“我还是想亲自去看看。”蔺晨发微信给他。

“后天,”萧景琰飞快地回复了消息,“我们后天过去。”

然后他想了想,给负责人敲了一封表明愿望的邮件过去。很快有了回复,确是让他们出乎意料的一句话——后天上午十一点,发掘现场见。


发掘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两人到了现场居然也是花了半天工夫才找到负责人。而最让人奇怪的是,在场所有人,凡是见着了萧景琰和蔺晨面容的,都瞪大了眼睛待在原地。有人在小声议论有人在揉眼睛,请他们来的那位周教授叹了口气,指着一张壁画拓片道:“你们自己看看吧。”

两人双双上前,第一眼先是看壁画,第二眼就开始看对方。

“所以何时可以下去查看?”

“你们去换衣服吧,小梁,”周教授揉揉眉心,“让他们跟着一点钟那一批去。”

这次的任务还是抢救性发掘,倒斗的除了些看似值钱的东西带走了,其实还是剩下了不少。他们一方面已经去追溯去向,另外一方面,也就是安排了他们两位来进行协助。墓室机关几乎破坏殆尽,现场工作人员都是满身泥土,神色匆忙地向外搬运东西。几人跟着队员一起穿过长廊,来到主墓室,蔺晨把手电筒举到萧景琰跟前,跟他一起看墙上锦衣华服的两个人。

怎么会是锦衣华服的呢?

一瞬间萧景琰脑子里冒出千奇百怪的想法,却有一个很坚定的声音在同他讲:他自在,风流,不羁,潇洒一生,除了一个人。

有风从耳边吹过,人的争执不休声,像是水沸腾前的细小气泡一般逐渐明晰。

他看见朝堂之上,帝与群臣争执,争执无果之下拂袖而去。另外一个华服的人追上来,这会儿终于能看得清脸——当真是与蔺晨有八分相似,躬身对着皇帝陛下说些什么。

“孤绝对不同意。”

“陛下,”那人语调很平静,“这法子已经是目前的情况下,最为万全的。”

“四国联军,五十万。”

“御驾亲征不但民心不稳,一旦出事就是全盘皆输。请您……”

三思尚未出口,杯盏落地,声音清脆。

“陛下,臣今天来,其实还有一件事。”

“我们……就此决断。”

“也请陛下,就当吾从未来过吧。”

没有人知道那一晚上陛下究竟做了什么,第二天起来朝还是照上不误。上朝第一件事,一道召令给蔺先生封了个将军,率十五万军队开赴苍浪谷。没有丝毫犹豫和纠结,果断而干脆。群臣都以为是陛下回心转意,自然一片附和称颂。

谁的心能做到那么无情?没有。

可是他愿意逼着自己去忘,去背水一战。

忘了吧,忘了他吧,今日与君再共饮一杯,从此以后不再相见,不再相识。


后来有了一场流传史书的战役,有了一个可以在兵家历史上排得上号的人。以十五万对五十万,归来时只剩四百都不到。

主将蔺将军,下落不明。

那一场战役,大梁得以保全。

虽然元气大损,却再一次以不菲的代价争取来了十二年的休养生息——当初是梅岭,这次是苍浪谷。历史仿佛是觉得无聊,再一次跟他们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看着所有人在其中浮沉,却依旧前赴后继。

陛下消失了整整半个月,再回来时头发已经斑白。随身除了衣服盘缠,只有一封书信——蔺晨也看过那拓片,即时就认出来了字迹,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末尾落款,唯一“蔺”字。


他们再一次听见人声,匆忙的脚步声,有人在拽着他们往外面跑。整个墓室里,站都站不稳。尘土,跌倒,爬起来往前跑,再跌倒,再爬起来,连指甲缝里都抠进尘土——突如其来的地震冲断了一切,包括一场凄惨到有些不太实际的千年之梦。

萧景琰爬出来的时候甚至都站不起来,虽然蔺晨用衣服遮住了他的视线,避免直接受强光刺激,却还是有泪水忍不住地要出来。他看着地面往下塌陷,一切都逐渐归于湮灭,在这千年的时间里浮浮沉沉,似乎又要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他不相信这世上当真有忘川,但是一个人真的要想忘记一些什么,就算是强迫自己也是能做得到的。

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不是无情,而是有情却要硬生生把它放到好像忘了的层次,寂焉不动,只为成就大业而已。若是有一点波澜撩动,即时就像了那池塘上的涟漪,一圈圈地散开去。

他想,自己只怕是抑制得太久了。


【录八  完】


seminar:讨论课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