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琅琊·梦华录(十)

蔺靖产出组拉票大礼包了解一下!!!



录十  子午调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脑昏沉,抬头看闹钟,凌晨两点十七分。蔺晨在他旁边不知做的什么美梦,抱着被子一脸笑意,还不时要蹬开被子手舞足蹈那么两下子。

想必梦里是个环游世界潇洒肆意的大侠?

有的人一旦中途醒来就很难再入睡——萧景琰就是,干脆蹑手蹑脚披了件衣服出门去,打开书房的工作灯。工作台上还放着睡前没翻完的一本书,外加半杯茶水——已经冷透了。

书还没翻两页,窗外雨倒是下得大起来。水滴斑驳了视线,斑驳了这个霓虹闪烁直至深夜的外滩——与真空的隔音玻璃安静了一整个城市,难得的安静。

他揉揉眉心,忽然就思忖起方才的梦境。梦里有个白衣人,不同的身份却与他同名同姓,还有些在现在看来极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曾经与那人同游山海之间,一起走过许多地方,无话不说无事不聊,再去回忆时只觉得那人面容模糊,又看不真切。

梦里不知身是客,谁又知道自己是谁?

茶杯里续上热水,萧景琰从书柜的角落里抽出一张油纸包着的黑胶碟片,放到角落里的留声机上。几个低沉的音,瞬间织就一个早就该到来的绮丽之梦——未曾想到自己身在梦中,梦中人也就是自己。琴声转了一个音,便看见自己身着玄衣,背着一柄重剑,手执一柄轻剑,站在自己面前。只是那一端有些影影绰绰的,虽只隔一道屏障的距离却也像是万水千山。

他不由得伸出手去,竟然真的就握住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心温热着,有些薄茧——不算粗糙,却能让他想起父亲小时候牵着他有过上海的弄堂里的感觉。

然后对面的“萧景琰”笑了,竟是伸出另一只手来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所梦见的,都曾经历过。”

“这些······这些竟然都是真的?帝王,还有蔺晨?”

对面的“萧景琰”点头,而后叹气:“千真万确,不然你这几晚接连做的梦又是从何而来呢?只是我没想到上古时期有琴曲可引人入梦,他们竟然还有把它保存下来的方法。”

“那张碟片?”萧景琰转头看向留声机上旋转的黑色,“这是我们去年在金陵大学图书馆里找到的。”

“往昔都已经过去了,我唯一能同你说的便是,珍惜当下,珍惜眼前的,或者是身边的人。”

“如要再见我,可在午夜时用留声机放那张'黑盘子',自然会来。”

话音刚落,雾气在面前盘旋一阵,消散不见。只留一张工作台亮着灯,在这黑夜里未免显得有些寂寥。萧景琰刚在椅子上坐下,准备翻翻书,听见背后拖鞋趿拉的声音,再是温柔的木质香气,接着就是一个熟悉的环抱。

“怎么醒了······才三点都不到······”

尾音里还带着浓浓地、尚未消散的睡意。

蔺晨穿着个oversize的大T恤,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萧景琰旁边就不打算挪腾了。萧景琰只能放下书揉一揉蔺晨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哄着他回去继续睡。反正两人明天学校里没有课了,萧景琰倒还有一份学生的期末作业要改——就三十篇论文而已,也不急。干脆重新泡了茶抽出一小包咸饼干,开始享受这份难得的清闲。

于是一本书从深夜翻到清晨,从清晨到了一片明朗日光。

黄浦江上逐渐听见游轮的汽笛声,有细碎的金色洒在江面上。看不见的人看得见的人被错综复杂的管道输送到这个城市的各个地方,血液在身体里奔涌,巨兽逐渐苏醒。

蔺晨在一坨被子和几缕明媚日光中翻了个身,发现身边是空的,急忙掀开被子往书房跑。那人还坐在原处翻着一本书,阳光从侧面进来镀给他一层金色,气氛忽然就庄严虚幻很多。

他把书从萧景琰手中抽出来,给他把薄外套披上。

“先吃点东西,再去睡一会。你昨晚醒得太早了,白天肯定撑不住。”

“没事,”萧景琰摇摇头,“你也知道我白天睡,睡不安稳。我先吃点东西,然后有事情要问你。”

“行。”蔺晨屁颠颠地去餐桌上准备早饭,顺带把晾温的青菜粥端过来。

萧景琰显然是饿了——昨晚吃得就很少,今早一下子就饿狠了点。一碗粥一个菜包吞下去,擦擦嘴问蔺晨:“最近睡得好吗?”

“啊?”

“我的意思是,”萧景琰很有耐心地慢慢解释,“有没有做梦什么的?比较奇怪的那种。”

蔺晨虽然觉得萧景琰忽然问这些问题是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点点头道:“是有做一些梦,感觉自己是个大侠一样,舒爽无比啊···哎哎哎,景琰你哭什么啊?”

萧景琰显然也没意识到泪水在无意间就这么落下来了,匆忙用餐纸巾在脸上拍一拍。抬头看蔺晨的时候,眼底依旧是泪光点点,水润着无边着的黑色里倒映着一片星河。

他只是低头笑一笑:“原来是真的。”

他忽然就相信命中注定。


蔺晨竟然很快就接受了萧景琰所说的,梦里所见所感与萧景琰一对照竟然丝毫不差。更何况还有昨晚的奇妙经历——他一向,也从来都是相信萧景琰的。

萧景琰改了学生作业,便裹着被子打盹去。蔺晨从冰箱里拿出才买的芦笋、蘑菇、鸡肉,系上围裙开始给食材进行初步的处理。

梦里不知年月,不知时间,竟都是真实又美好的大把时光。

他已经分不清身处何处,究竟是千年之前的大梁还是千年之后的上海外滩。直到听见蔺晨的声音,锅铲的翻炒声,嗅觉同时也作用起来——食物的香味疯狂地往他嗅觉细胞里挤,他才趿拉着拖鞋坐到餐桌边,很乖巧地坐着等开饭。

蔺晨端着一碗汤过来,见萧景琰脸上还有些未消散的睡意,转身又去厨房里打开罐子舀两勺蜂蜜切几片柠檬用温水冲了,搅拌开才递到萧景琰手上。

萧景琰捧着杯子,目光一直不离蔺晨在厨房里来回忙碌的身影。连蔺晨伸手捏他脸,都还是安静地坐在那里。

“景琰。”

“啊?”

一块沾满酱汁的照烧鸡肉塞进嘴里,萧景琰瞬时瞪圆了眼睛。

有温暖且熟悉的味道从胃里唤醒,逐渐从全身各处都开始一路点燃。他仔细咀嚼了鸡肉,顺带夹一点菜送进嘴里,还是记忆中的好味道。

“今晚你什么都不要想,早些休息。”

“还是好味道。”萧景琰伸手夹了鸡肉送到蔺晨嘴边,“你也吃一块看看。”

蔺晨仔细品味一番,点头道:“的确,我当时去京都溜达了一圈,厚着脸皮同料理店的师傅学来的,嘿嘿嘿。别问我人家怎么肯教的,不打不相识不吃不知道啊……”

两人同时“盒盒盒”地大笑出声。

熬过了期末之后的时间实在是自由且舒适,分数一上传啥都可以去他大爷的。蔺晨喜欢睡前翻翻书,想到今日萧景琰所述,干脆把从金陵大学图书馆找来的那几本书抓着看。

萧景琰最近忘记打理头发,额头后面头发都长得有些长,干脆用一个小皮筋扎成小揪揪,额头前头那几绺就任由它懒散地贴在脸旁边。一边筹划着明天是不是应该去之前那个工作室把头发弄一下,猝不及防地被蔺晨吧唧一口。

“你这又是作甚!”

“咱俩要是在古代,不说整个大陆,起码四国之内,肯定是美男。”

“皮相而已,无需太过在意。”萧景琰抱着被子,打个哈欠。

“书上说大渝人那是体格强壮,全民皆兵,肯定没戏。北燕人肤色蜡黄,也不提。夜秦人当时就已经很少了,这个样本容量估计统计起来也很困难。南楚之人据书上所说,男子体格健壮却矮小,女子肤白,却多有身高优于男子者……”

“再怎么好看也没有你好看。”

萧景琰翻身,抱住蔺晨盖的被子,“睡觉吧现在。”

“是是是,哪有我们家景琰最好看。”

蔺晨也不挣扎,就这么被萧景琰像个玩具熊一样搂着,慢慢陷入睡眠之中。

谁知道是身在现实,还是一切不过几千年前的大梦一场?

一切散去尘埃落定之时,才发现梦中事梦中人,不如珍惜于当下而已。



【录十  完】


【蔺晨  补录】


谁都没想到他一本书从晚上看到早上,真是不让人省心。

那张神奇的黑胶碟片后来再放,果然在半夜能见着两个人儿,神仙似的,拉来我们学校做老师那真是极好的。沏茶备下点心,畅聊许久,从风土人情到服饰研究,两人都是很有心得。

不过想想后来景琰说的,这些玩意儿扔一边算了,因为自始至终从我遇见你开始,我就喜欢的是你,萧景琰。

我爱你。


【蔺晨  补录  完】


【全录  完】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