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琅琊·梦华录(九)

蔺靖产出拉票大礼包了解一下!

 

录九   阴谋论

 

萧景琰自从金陵那处萧梁墓的现场归来之后,便一直精神状态不太对。两人在同一个学校教书,办公室靠的也是很近。和他同一办公室的曲老师是舞台剧专业的,这几天看萧景琰精神状态明显不对,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便私下去问蔺晨。

“萧景琰状态不太对的啦最近,家里出事情了?”

“不是,”蔺晨在走廊上被问住,人多又不方便说实话,只好打马虎眼,“我们俩前段时间不是一起出的差嘛,景琰因为工作连熬了两个通宵,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多谢曲老师挂念啊。”

曲老师点点头,和来找他的许老师一起出门吃午饭去。

蔺晨几步跑到萧景琰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其他老师大概都是去吃午饭了,唯独萧景琰坐在座位上神情恍惚。平板上是上次研究所得的资料。他才不管这么多,先把带来的饭盒打开放到桌上,接着伸手把平板一抽抓到自己手上,“先吃饭。”

萧景琰心思明显不是放在吃饭上的,他一直抱着饭盒发呆,偶尔才会拿起筷子往嘴里夹一点菜。蔺晨也看出来不对劲,干脆让他把饭盒放下看着自己,“还是关于萧梁墓的事情?”

“周教授是我的博士生导师,”萧景琰习惯性用手揉揉眉心,“他是个很坦诚的性子,有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大家的。唯独每一次问到这方面相关的问题他就躲躲闪闪,甚至避而不答。”

“为什么之前严令我们下墓,后来又改口同意,你不觉得奇怪吗?”

“的确是,”蔺晨无意识地敲着桌面,“我的导师原本是周乘风,后来换了陆国良带我。老师之前一直跟我说,周老师有事情瞒着他,也瞒着我。我当时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还真是······”

两人眼神一个交换,同时抓起手机打电话。

之后的一个星期似乎又回归了正常轨道,两人该上课上课该吃饭吃饭,没有人能看得见表面的平静下已经是山雨欲来。

睡到半夜的萧景琰迷迷糊糊被一个电话叫醒,另一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人从头到脚都清醒过来。他下意识把蔺晨摇醒,抓了个外套和车钥匙就直奔医院。

“怎么会这么突然,”蔺晨边系安全带边皱眉头,“周老师虽然前几年体检就有查出来肝不太好,但发现的时候还是早期。动了手术也接受了化疗,按道理来说情况不会这么快……第一医院?”

“对。”

蔺晨按了一个号码出去,“查出来肝癌是三年前……看来得问问我兄弟才是。”

凌晨三点多的抢救室门口,很难得的围了个水泄不通。周乘风的夫人哭的撕心裂肺,以至他们刚从电梯里出来都能听到了。一左一右有两个学生搀着,剩下的不是在无声地掉眼泪,就是在跟医生重复且无效地确认死亡事实——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老师就这么去了。

现场甚至还有两个警察在,萧景琰一问才知道之前还折腾了一番,有个情绪过于激动的学生差点搞出一场事故。他刚准备往前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竟然是蔺晨的那位院长朋友发来的消息。

“远哥,所以周老师到底是怎么去世的?”蔺晨坐在办公室里翻了两页病理报告,“这看不出问题啊……肝腹水加严重的消化道出血,器官功能衰竭,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我三年前主刀的这台手术,什么情况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凌远放下保温杯,用他一贯令人感到温和且平静的语气回答蔺晨,“如果说让我解释,我只能说小细胞癌症后期的恶化速度实在出乎意料,这是不可控因素。周老师临终之前没有什么跟你们说的吗?”

“看来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这边。”萧景琰点点头,“他最后带的一批博士生,我刚才在抢救室门口看到了一个,现在去问问还来得及。”

“你们恐怕迟了一步,”旁边的凌远放下电话,有些疑惑地开口,“刚才在五楼走廊上,一名男性抢救无效已经死亡。死亡原因……”

蔺晨已经冲出去,萧景琰边往外跑一边拨了一个号码——谢天谢地这个总算有人接。

“师哥你也没睡啊,在医院吗?”

“我在五楼抢救室门口,你······”

他看见一个裹着睡衣,头发乱成一团的胖子朝他招招手。

“我都不敢相信老师和师兄就这么走了,他还说要帮我改那篇课题报告的。”胖子一边抹眼泪,一边把雀巢的速溶3+1往嘴里猛灌。“他还说,他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他并未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萧景琰还没听完就打断他,“他是不是说了什么?”

“其实是我偷听的,他大概是在喃喃自语,说什么你的身份······跟金陵,跟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有关系。你当年毕业以后,我们这些人也就只有你跟我还保持联系,那天我收到一封邮件,周老师的私人邮箱发过来的——他一般很少用这个。”

萧景琰低头看邮件,蔺晨也凑过来看。他感觉自己像是看了一个很奇妙的故事,现实发生的一切却又在同他强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跟蔺晨说,“订机票,我明天去金陵。”

金陵大学的老校区隐藏在市区里,周围一圈儿都还是民国时期那些个样式的建筑。开了导航往图书馆走,萧景琰按照邮件里写的编码报给管理员,开了一个储物柜。

他蹲下来,神色复杂地取出一个文件袋。袋子里装的是两个油纸包着的圆形物品,还有一个U盘。U盘容量很大,他在公共阅读区开了一台电脑插上去一看,里面塞得满满当当地全是资料,资料都是跟萧梁墓和朝代相关的东西。末了的文件夹里是一些扫描图,有些看不清楚,依稀能分辨出两个锦衣华服的人,渐渐与萧梁墓壁画上的人影重叠。

他“听见”自己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崩碎,再生长出新的枝蔓。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的脑海里快要爆炸了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不断变化与缩减,想让他回到当年的金陵城去。

他的眼前逐渐被人拉上帷幕,一切归于黑暗。

萧景琰回到上海就倒在卧室睡了一整天。

他不断地在做梦,每做一个梦,就有些东西在逐渐明晰。他就站在无法触及的位置看着一切重复上演,黑色的漩涡出现在他身后,想要把他带入万劫不复。他想找蔺晨,找到了,却喊不动他。

茫然,质疑,冰冻,失去。

究竟是谁,是有人在拨弄这一切,还是真的是按照时间的轨道已经注定?

直到有一股暖流自喉咙润过五脏六腑,萧景琰才醒过来。蔺晨看他睡了一天怕是缺少水分,干脆想了个歪主意来喂他喝。

不过这样也挺让人安心的,至少他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至于周教授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身世,历史,都让它淹没在时间里好了。

他仰头,右手揽住蔺晨的脖子拉近自己,温柔而缱绻地与他共同体会这个吻。心跳逐渐加速,有热度蔓延过全身,意识和灵魂一起逐渐契合。这是他决定了要用命来护一辈子的人,大概还是要珍惜当下的。

管他有什么阴谋,见招拆招便是。

【录九  完】

 

【补录】

 

后来油纸包打开,是两张老式的黑胶碟片。为此还专门跑了一趟旧货市场,去买了一台留声机回来。只是之后的一段时间很快陷入琐碎的工作中,未有时间能听听那些碟片里录了什么?略感遗憾。

至于有些事情,可能已经到了浮出水面的时候了。

我期待着,也准备好了迎接它们。

【补录  完】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