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IELTS二次备考中,首战6分不够读研的哈哈哈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午夜(BE慎入)

不超过500字,一个随笔练习。

预警:玻璃渣,BE,主明楼视角第一人称叙述,介意请慎入



我想,四点十二分的上海是少有人在街头行走的,除了一个孤独人。

凌晨四点钟,看见海棠花未眠。只是偌大庭院里唯我一人,终究是孤单而又寂寞——这世上什么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只有踽踽独行。阿诚不在了,大姐也不在了,明台情况尚好,确是没法联络他——有了变数也说不定。

睡得很早,梦里却并不安稳。枪声响过,血液迸溅在脸上,伸手一摸是热的。是老虎桥监狱还是上海城郊的哪里?殊途同归,都是一样的性质,这大概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我的结局。

脚镣手铐只能束缚我的身体,使未加治疗的伤口更加溃烂。疼痛沿着神经传导,遍及全身,身体的每一寸,都是痛的,痛到骨头里。明亮的橙色光芒在身边升腾起来,他们惊叫、恐惧,有人试图把火扑灭,还有人似乎在挨骂。我还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其实是很残忍的。因为我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身体的重量很轻了,意识也在涣散。

忽然又一声枪响,所有的所有归于沉寂。才入伏的天气热的要命,身边人在安睡着,空调的温度打的正好——这个天抱着冰镇西瓜是很爽快的事情,还要冰镇葡萄,红烧肉汁泡的米饭,好吃。

天光终于自东更亮起来,有人起床开始梳洗,有人边读着报纸边享用早餐,还有个调皮蛋在端着鸽子汤准备跑路——小兔崽子真是欠收拾了。

好了,回顾完了,该走了,该走上我的路了。


【完】


上路其实带了一点转生的意味,意思就是木娄要去走奈何桥了,踏上他该走的路。

即使转生他也记得阿诚记得所有人的!相信我。

写出了一股浓浓的网文+散文风,这脑洞还是我从废纸篓找出来的,发现没删除,来填个坑。开学就要开始备考,就是更新也是这种段子居多,希望一次能出了语言成绩,带着成绩去申请学校去,还要准备推荐信,很多很多东西。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