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我为王凯当学霸#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斩暗 03 (中篇/药店老板和刑警设定/OOC/重口)

前文及设定传送门:设定 01 02

凌李,副庄季,更新时间不定超长假期四天一更。

尽量快速产粮~(~ ̄▽ ̄)~

中篇/药店老板刑警设定/OOC/重口/亲生父亲多次强暴女儿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不喜请慎重阅读唷(:ェ)| ̄|_

03  涛声起

一个城市里总有无数错综复杂的线交错纵横。

李熏然大清早赶到局里,迎头撞上拿着几大袋卷宗有些倦意的季白。二话不说赶紧扯了一杯速溶咖啡过来。季白仰头一大口,把纸袋丢给他,扬扬下巴:

“好日子到头喽。”

李熏然打开卷宗看,越看越觉得恐怖。

嫌疑人深夜尾随年轻女性下班,待其进入巷子中时对其多次强奸,然后剪掉被害人长发当面焚烧并强迫其吃掉,取走身上的成套昂贵内衣,最后用一只啤酒瓶不断塞入下体部位进行凌辱,打开随包的口红在墙上留下玫瑰花印记。第二天早上被发现时已经精神失常,调看周边街区监控录像一无所获。

人间失踪。

作案手法残忍老道,一旦猎物被盯梢基本难逃魔爪,季白一起摔来的几个加厚纸袋里头全部是卷宗。粗略翻翻案情概要,基本认定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一旦被凶手盯上,再无几率可逃。

强迫被害人进食带有腐烂及绿毛的蛆虫,直播人肉烧烤引来千人疯狂点赞。用女性的颅骨打磨成三十六颗珠子串成手串,被人从网上万元高价买得。最顶那颗也是一朵长茎玫瑰。女性乳房部分成对做成标本挂在家中墙上,甚至有初发育少女的……

李熏然看着照片上露出来的那只修长无暇的手狠狠地啐了一口,愣是顶着一股翻上来的恶心劲儿回了胃里。吐了还浪费今早的欧姆蛋和鲍鱼粥,绝对不能看个卷宗就飞了!

“所以现在并案调查?”

“不,”季白双手抱头往椅子上一躺,“我回家睡一觉,你看完了整个初步分析给我。上厅非常重视这个案子,是个长期活儿。”

“别,就你这样还开车,我送你回去。”

李熏然抓了车钥匙,季白拎着外套往肩膀上一甩,抓着背包晃悠悠地跟在后头。上午车流还算少,应天高架上开了一刻钟钟就从匝道转了出去。李熏然车开的专心,丝毫没发现副驾上的季白抱着外套已然睡着。又兜兜转转十来分钟,停在一栋SOHO公寓楼下。

他没敢叫醒季白,难得眉眼之间都完全放松下来,睡得平和且稳。

李熏然抓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恕哥,我送三哥回来,在你家楼下。”

庄恕是套着围裙下来的,他轻拍副驾驶上那人的脸,没醒,只是哼哼两声。李熏然开口想说话,庄恕摇摇头,然后打横抱着季白进电梯,他拿着季白的平板和外套跟着进了公寓,庄恕把季白抱进卧室睡下,抓了瓶饮料扔给沙发上翻着信息的李熏然。

“老凌呢?很久没见他了。”

“好的很,”李熏然启开巴黎水的瓶盖咕咚一大口,心满意足地抹抹嘴,“两家药店生意不错。”

“他才过得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庄恕解开围裙靠在沙发上拆快递信封,一打全英文的纸露出来。李熏然对医学一窍不通,英语除了日常对话也好不到哪儿去。反复嚼了几遍庄恕的话,总觉得像吞了一坨口香糖胶。他抬头想反问,庄恕视线也正好转过来看他。

“最近又在查案子?”

“无恶不作。从案件上看,凶手对年轻女性及性爱有很强的怨念和执着。关键是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李熏然把瓶子放下,看着庄恕厨房餐台两头忙活。

做他们这行心里苦,但都没法说。

“刻意的寻找有时并不会收有成效,费尽心思找了半天,很可能就在身边。”庄恕抬头划了两条手机上的新闻,看得直皱眉头,“你们可有大麻烦了。”

李熏然接过手机一看,差点不顾形象地一句“妈卖批”脱口而出。

现在的媒体怎么就跟闻风而至的苍蝇一样?比警察还快?

又一起命案,还是新鲜的。

凌远坐在柜台后面对着面前的报表清帐,忽然听到门铃响。依旧如常地扬声问一句:

“要买点什么药?”

问完半天没有回应。

他抬头,看到一个穿着运动衫的男人站在柜台前面跟店员说话,拿了好几盒药以后,站到他面前。他低头一盒盒算钱,然后装袋。男人接过塑料袋,用右手颤颤地扶眼镜,对着他憨厚地笑。

“中山北路这里,租金并不便宜啊。”

“是。”

凌远随口跟他闲聊几句,抬头看他离去的背影,有些佝偻,步子也慢慢的。时间似乎在那人身上来回往复了很多次,每一道都纵深而锐利。岁月无情,人衰老也不过是说来就来的事儿。他抬头看看自己,眼角似乎有若隐若现的线条,却又在一笑而过间埋没。

他老了,也变了。

李熏然连闯了四个红灯堪堪赶到滨江外滩,封锁线加特警已经围了起来。陈端大老远看见李熏然的车,跑过来递了鞋套手套就快速地切入案情。

两小时前在江边拍摄外景的摄影师为了取景靠近江边,发现岸边防水油布裹着的尸体后报警。以往几案凶手都有取走被害人身上具有意义的特殊部位,这次除了肢解剁碎之外,似乎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陈端看旁边法医已经将尸袋拉上撤走,把李熏然拽到一边,从身上掏出个证物袋。鲜红浸湿了大半,隔着太阳都看的晃眼。

“李队,这是凶手可能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

隔着袋子看不大清楚,李熏然把袋子转了个面,终于搞清了那些细腻塑料片儿的光泽和手感。

被害人连根拔下来的手脚指甲。


【小剧场】我在76号做指甲

明薰:(哼小曲儿)今儿个正好有空,去对街那家76号新开的美甲店做个指甲,听说水晶甲效果不错~

李熏然:(认真脸)我一定不会告诉作者店主是汪曼春。

凌远:(认真脸)我也一定不会告诉作者的。

明薰:(震惊脸)exm???谁??

汪曼春:(亮起了指甲刀)(微笑.jpeg)

给自己挖坑跳搂的就是我,身负作业开车还有蔺靖我???

还是一如既往的希望大家来留言讨论呀QWQ写案子写血腥果然有点烧脑子求各位给我灌输知识科普知识!!!

感觉自己写的略慢热【躺平】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