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脸书:Diana Jing

所有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发现直接挂。

主刷:
楼诚/凌李/蔺靖/庄季/洪周/谭陈
杜方/荣霖/程赵/许唐/秦川
少量凌赵/谭赵/胡靖/胡石
努力发掘可食用新cp

中篇【凌李】斩暗 连载中

【POI】肖根/宅李
【吉祥纹莲花楼】笛花

手绘/手帐/板绘/摄影/影评/剪视频
什么都会却都不精【其实就是打杂】
常年求教各種開車和污,
三观不歪的暴食宅少女。

#王凯的一个影迷朋友#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白纸黑字

关键词:考卷

艾特 @楼诚深夜60分 

我就是那个出题的粘锅老咸鱼……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划掉】吃的开心!


————————————————————————————————————————


1.


在中国,大概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考试。从入学,到升学,再到高考。用一张纸作为决定性时刻的地方和需求,大概是再平常不过的人生日常。


作为一个学霸的庄医生从小到大,试卷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喷洒了墨汁的高级玩具——考得翻来覆去就是那点玩意儿,从小到大还都是一个套路。于是每次一公布成绩他就觉得烦,甚至还跑到教务去跟主任理论过一回——你出的题太简单了还漏洞百出,我做的没意思,没有意思还谈什么考试?


出题老师哪敢跟这个被所有学科老师宠上天的怪物正面来,只能几句话伴着干笑两声带过去。完了看看自己出的题,没毛病啊??最近有个网络流行语叫什么…老铁,扎心了?


老师也扎心啊……


2.


后来庄医生进修完了回国,在胸外科做一把手的主任位置。有的时候手术连着下病危,白纸油墨刚融合完就火速到达亲属的手上——他忽然觉得这种东西在本质上和试卷乃是殊途同归。


哭喊,绝望,无奈,挣扎……


医生也不总是万能的。


那回送来一个比较特殊的病人——是个刑警。子弹贯穿伤波及大血管和内脏,红色便不要命地往外涌。他几乎拼尽二十多年所学所见,才把这眉目硬朗的青年从对岸救回来,还亲自管床。半夜烧的嘴边起一圈碎皮,他在腮腺擦了酒精,又磕磕绊绊地喂水擦汗。不经意间看到那张脸——眼睛虽闭着,眉目间都是沉稳威严的味儿,倒真是挺耐看的。


庄恕摇摇头,又复测了体温——今夜总算是熬过去了。走到门边又忍不住地一回头,那人的侧脸隐没在天边微亮的晨曦中,夺目而自有一番威仪。这才有空瞥了眼床头的信息板。


季白,男,年龄34。


嗯,小伙子条件真挺不错的。


3.


医警的关系大概是最紧张,却又最息息相关。嘉林医院离刑警队最近,几回来往关系自然熟络。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躲在阳台上一起抽烟,然后掐了烟屁股去楼下巷子里吃路边摊。


那回赵寒因受伤而失血过多,季白在手术室外毫不犹豫地就献了600cc,坐在长椅上都有点犯晕。

然后就有泡好的桂圆红枣茶递到他面前。他以为是许栩跑去买的,抬头一看,是个穿白大褂的。


“已经稳定下来了,季队长不必太担心。”


季白点点头,抓着红枣茶没喝,抬头看着庄恕——好像自己上回躺在台上,是他亲自主刀的。


“我的身体自己清楚,庄医生这杯茶,就领了。”


庄恕干脆看着他仰头喝干净,还不忘了督促他把桂圆肉都捞出来吃了。这才心满意足地去洗杯子,路过三号手术室门口,看见一对老夫妻跪在地上痛哭失声,手里攥着好几份写满黑字的纸——是一连下了好几道病危通知书啊。


从来都是他决定别人的生死。


4.

作为一个胸外医生,从来都是他决定别人的生死。


那否命题是什么?


庄恕抱头坐在手术室外面,觉得手心里发凉。五六月份雷雨又多,窗户外头已经黑压压了一片。然后又汇集成一点,重重地擂下来,一声接一声,一次接一次地压在他的心上。


四个小时中,他只能坐在门外等。低头看自己,再看看胸牌,忽然觉得可笑。


急促的脚步朝这边来,重重地踏在地面上。然后有戴着口罩的护士从门后出来,将白纸黑字的东西交到他手上。他没抓住,那些再熟悉不过的白纸黑字甚至可以倒背如流。


来的人是李熏然和赵寒,看到庄恕站在手术室门前,也愣在原地。李熏然很想开口问为什么不是他给师哥主刀,赵寒忽然戳戳他,示意他往下看。


一双抖得不成样的手。


5.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庄恕才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却再也不敢轻易发下白纸黑字给那些病人家属。


他看病历上的名字,看着看着,眼前的字就自动变成那个人,然后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


有人推门进来,他抬头,愣住了。青年墨镜夹克衫颇有几分朋克的味道,把当初的病危通知书放在他面前。护士颇深刻地看一眼,把科室里的其他人都带出去。


“这玩意让我想到小时候的成绩单。”季白笑,顺手摘了墨镜搂住庄恕,“庄老师,这成绩您还满意吗?”


6.


当然满意,人更满意。


评论(10)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