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_明薰

坐标金陵的小可爱
金陵没有蔺晨也没有景琰,只有我!

大三数媒狗日常肝作业/项目,IELTS备考中

主楼诚及相关衍生,谭赵不吃
凌赵/洪季少量食用

虫铁/贱虫一天能扒三盆粮【大雾】

POI宅李/肖根【都是好吃的!】

非常少量锤基

© Wuli_明薰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雪夜归

甜的,放心。

上海难得一片白茫茫的干净。

陈亦度开车回佘山,半小时的路程由于积雪硬是多花了一倍时间。他把车停到车库,从地下车库走上来,转身在冷空气中做了个深呼吸——冷冽的味道倒灌进肺里,清澈且难得。他看那些晶莹的、透明的六角形落在他大衣上,围巾上,头发上,甚至是睫毛上。呼出来的热气在路灯下打个旋,飘散到未知的黑暗里。再跟着转两圈,非要在白茫茫一片里留两个脚印子,权当是找一点小小的趣味。

安静啊,真难得。

别墅里一片亮堂,这终于给人一些温暖。是有人的,而不是有时他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忘记提前打开家里的灯光系统。他们都无声地站在黑暗里,空气里也只有冷冽。不像此刻的别墅里,空气中,有些温暖的味...

【蔺靖】诀别书(死亡30题之三)

关键词:遗书


写刀也是一件会上瘾的事情。


蔺晨亲启:


与你已有三月不见,此次匆忙相会之后便要拔营启程。临行之前才觉有万千事情想要细说,奈何时间已来不及,只好修书一封。鸽子到你处时,我应该已行至半程。


蔺君认识我以来,无论是政策、民生,都能助我一二。春种秋收,高产作物,都比我懂得更多些。我曾以为我与蔺君一起,是长长久久。平日里对于政务也不敢多加懈怠,不能多有成就,也要求个四境安定,户枢不蠹。只是有些事情总是遂不得人愿,也由不得我。


在其位,司其职。想要获取一些东西,想要守护什么,总要有所付出。此前蔺君也同我说过类似的话,现在想想,的确在理。


只是走之前叫人...

【庄季】死亡证明(BE慎入/高虐)

如题,不能接受请慎入!!!


来源:死亡三十题之二

梦境:死亡,别离,悲伤,这是你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张纸


                   【医院死亡证明】


亡者性别:季白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84年7月28日


家庭住址:嘉林市亭湖区诚信大道18号嘉林新苑12栋202


工作单位:X市公/安/局


死亡时间:2017年9月23日13时22分...


【凌李】分离

【原梦境】:原因不详,内容是与心爱的人分离,

【关键词】:回忆,碎片。

分与离,一直都是相生相伴着存在的。

凌远觉得现在自己什么都不再畏惧了,自从李熏然在那次任务中离去——彻底的离去。

他甚至还来不及见李熏然最后一眼,因为最后码头的一场爆破将一切痕迹都抹干净了。唯一留下来的是半条手表的金属表带,已经烧得发黑,内侧刻的“LL”却依然可辨。

他恍然觉得自己就站在那晚的码头边,火光叫嚣着撕扯开黑暗,将来之不易的光带到人间。只是光的代价实在是大了些。而李熏然拍拍他的肩膀,黑一道白一道不知在哪蹭了个花脸,咧着嘴跟他笑,然后一转身,转身就消失不见。灰烬随风飘散在夜空中,像是他跟李熏然看的最后一部...

【楼诚】午夜(BE慎入)

不超过500字,一个随笔练习。

预警:玻璃渣,BE,主明楼视角第一人称叙述,介意请慎入


我想,四点十二分的上海是少有人在街头行走的,除了一个孤独人。

凌晨四点钟,看见海棠花未眠。只是偌大庭院里唯我一人,终究是孤单而又寂寞——这世上什么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只有踽踽独行。阿诚不在了,大姐也不在了,明台情况尚好,确是没法联络他——有了变数也说不定。

睡得很早,梦里却并不安稳。枪声响过,血液迸溅在脸上,伸手一摸是热的。是老虎桥监狱还是上海城郊的哪里?殊途同归,都是一样的性质,这大概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我的结局。

脚镣手铐只能束缚我的身体,使未加治疗的伤口更加溃烂。疼痛沿着神经传导,...

【谭陈】茧

注意:故事前半部分为倒序,略ooc,慎入。


【心上的茧】真的好听


DU成功获得枫丹百货和Harold入驻权的消息传回国内后,全公司上下一片热烈庆祝。连陈亦度都忍不住用支付宝发红包给公司职工,权当是一起庆祝下。Tiffany已经在询问他预定庆功宴的事情,桌面上的邮箱忽然“叮咚”一声响,是谭宗明发来的邮件。

一瞬间有很多思绪在世界里闪过,却回答不出任何言语来。他打开邮箱无数次,试着想要些一些什么来回那封邮件,打开的时候却只能僵硬地敲下两个字:好的。


无硝烟的战争是在一个月之前逐渐显现的,枫丹百货和Harold百货的考验几乎是同一时间到来——也就差了一个小时。在那之后DU就陷入了...

【蔺靖】琅琊·梦华录(十)

蔺靖产出组拉票大礼包了解一下!!!


录十  子午调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脑昏沉,抬头看闹钟,凌晨两点十七分。蔺晨在他旁边不知做的什么美梦,抱着被子一脸笑意,还不时要蹬开被子手舞足蹈那么两下子。

想必梦里是个环游世界潇洒肆意的大侠?

有的人一旦中途醒来就很难再入睡——萧景琰就是,干脆蹑手蹑脚披了件衣服出门去,打开书房的工作灯。工作台上还放着睡前没翻完的一本书,外加半杯茶水——已经冷透了。

书还没翻两页,窗外雨倒是下得大起来。水滴斑驳了视线,斑驳了这个霓虹闪烁直至深夜的外滩——与真空的隔音玻璃安静了一整个城市,难得的安...

【蔺靖】琅琊·梦华录(九)

蔺靖产出拉票大礼包了解一下!


录九   阴谋论


萧景琰自从金陵那处萧梁墓的现场归来之后,便一直精神状态不太对。两人在同一个学校教书,办公室靠的也是很近。和他同一办公室的曲老师是舞台剧专业的,这几天看萧景琰精神状态明显不对,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便私下去问蔺晨。

“萧景琰状态不太对的啦最近,家里出事情了?”

“不是,”蔺晨在走廊上被问住,人多又不方便说实话,只好打马虎眼,“我们俩前段时间不是一起出的差嘛,景琰因为工作连熬了两个通宵,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多谢曲老师挂念啊。”

曲老师点点头,和来找他的许老师一起出门吃午饭去。...

【蔺靖】琅琊·梦华录(八)

蔺晨:我!蔺晨!投票!!!

萧景琰:恳请大家为【蔺靖】惠赐一票,感激不尽。


录八  应忘情


有些事情太过真实的时候,你很有可能就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尽管身在梦中,却恍如现实世界,也未尝没有过。

比如前几年很火的《盗梦空间》。

恍然间一场大梦,海誓山盟之间有失去也有舍得。蔺晨感觉自己像是在轮回之中走过了两遭,醒来时只剩下满脸泪水和枕边人,在周遭的晨光中宁谧而优雅。

幸亏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幸亏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这次一接到召唤,作为萧梁相关领域的两大研究专家,蔺晨和萧景琰即刻奔赴金陵参与研究发掘——至于某戏剧学院的老师,不过是明面上安排过去的...

【蔺靖】琅琊·梦华录(七)

CP:蔺靖

字数:2284


录七  山居引


萧景琰和蔺晨作为大学教师,期末改完作业分数一上传便算是放假。就算再有学生因为分数闹腾,也肯定是找不到人的。

因为他们早就订了机票溜出上海了。

蔺晨这次是听闻了成都的麻辣食物甚是好味,吵着自己要“上刀山下火海”。黄喉毛肚兔腰子泥鳅巴沙鱼,九宫格火锅搞起,玻璃杯啤酒倒满,怎么好吃怎么来。萧景琰则是听闻青城山有家民宿甚是别致,是一位老道长开在山里的。想着环境清幽便早早定下一间房,安静地待上一个星期对于他来说就是难得的享受了。

一杯茶一卷书一顿素餐,人间很值得。

他们先是把成都周边大大小小博物馆景点都转了个遍,然...

1/12